老太太叹息了一声,神色间有些伤感,“不会太久吧,反正我儿子也不需要我了!”

赵小南扶着木几,从蒲团上坐起,看了看房间里阴森诡异的布置,劝了鼠精一句,“你儿子是独立的个体,不是你的附庸,他总有自己的生活。你总要放手,即便你不会先他而死,他也会离你而去。看开一点儿,把你这些东西都扔了吧,跟你儿媳妇好好相入,好好享受一下天伦之乐,要走时也不留遗憾。”

说完,赵小南转身要走。

“大师,等一下。”老太太叫住了他。

赵小南扭过头,就见老太太进了

卧室的卫生间。

哗哗水响,不一会儿老太太从卫生间走出。

赵小南看到老太太手上,和上衣下摆那里有些湿痕,猜测老太太应该是去洗封印阵法了。

赵小南暗自戒备,怕失去封印的鼠精,对他突袭。

老太太走到赵小南身前,右掌一翻,手上多了约五十丝灵气来。

老太太右手向前一递。

赵小南看着面前的灵气,愣了一下,向老太太问:“你这是干什么?”

老太太笑着回,“我留着这么多的灵气也没什么用,这些算是大师您救了我和开解我的馈赠。”

这鼠精显然是真的把他当成和尚了。

赵小南看着这五十丝灵气,有些意动,但拿人家这么多灵气,又有些不好意思,“这……怎么好意思?”

“大师就不要客气了。”

赵小南见老太太执意要给,也就不再客套,口鼻用力一吸,就将五十丝灵气吸到了自己的魂魄之中。

赵小南得了灵气,真诚的向老太太道谢,“谢谢!”

老太太笑了笑,“大师,我要收拾屋子,就不送您了。”

“您留步。”

赵小南说完,转身出了老太太房间。

赵小南见齐志远和他老婆守在门口,法门和不二坐在客厅沙发上喝茶。

见他出来,齐志远忙走了过来,看了老太太房间一眼,问:“大师,我妈没事吧?”

赵小南笑着摇头,然后叫了法门和不二一声,“我们走吧。”

四人再次出了别墅,这时已经天色入暮,夕阳西下。

赵小南和齐志远在前走着,法门和不二在后面跟着。

“大师,您跟我妈说了些什么?”齐志远好奇的向赵小南问。

赵小南揭过老太太是妖精的事不谈,“我劝你妈不要再当神婆了,让她把屋子里那些渗人的东西都扔掉,好好享受一下天伦之乐。”

齐志远一听,脸色大喜,“我妈听进去了?”

赵小南回:“她现在正在收拾屋子呢,你等下回去看看,就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了。”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fvv.dzhhyy.com  fhkt8.dzhhyy.com  e4kf.dzhhyy.com  tx38m.dzhhyy.com  jjrbp.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