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两个人一直走到了这赵天命的家中,他家是一幢竹楼,看上去不是特别豪华,甚至有些简朴,和刘老头家里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赵天命和刘老头两个人坐在大堂的中间,我跟何小雪两个人则是坐在了刘老头的右手边。

“我说刘道兄你来就来,怎么还带礼物?”赵天命坐下来之后,朝着屋内看了一圈,目光随后停在了这何小雪的身上。

听了赵天命这话,刘老头不由得一怔,不过立马明白了,故意打马虎眼的开口道:“道兄,你这话我不是很明白啊?”

“生于阴时,又死于阴时,而且死的时候怨气极重,这么好的鬼尸如果用来炼制尸皇是再好不过的了!再者,我如果没有看错的话,这人还是纯阴之体!一旦成为尸皇,岂不是天下无敌!”赵天命毫不掩饰自己眼里的贪婪,看着何小雪说道。

“砰!”的一声,随即就听到我的身边发出一声巨响,吓得我差点跳起来,赶紧朝着旁边看去,只见何小雪一掌拍在了椅子的扶手上,竟然将这红木椅子的扶手给拍成了粉末。

看到这里,我赶紧用手拍了拍何小雪的肩膀,示意她冷静下来,毕竟不管怎么说这里都是别人的地盘,还是和气生财为好。

一旁的刘老头看到这里,不由得挑了挑眉毛,不温不火的开口道:“赵道兄,这可惜了。她已经和我的弟子结了冥婚,又订下了契约,恐怕不是那控制好。”

“这又没什么。”赵天命听了刘老头的话之后,毫不在意的说道,“我看中是她的纯阴之体,和她跟谁定下契约根本没有任何关系,难不成是刘道兄不肯割爱?”

一听这话,气的我是牙痒痒,赵天命这话是什么意思?不把我放在眼里?不过,就算如此我也没有什么办法,在这个实力为尊的地方,我还真插不上话。

我只恨自己实在是太差劲了,没能力保护好小雪,如果我和刘老头一样厉害,岂容他放肆!

“赵道兄,我刚才已经和你言明了,她已经是我弟子的人了,如果赵道兄执意要人,那我作为长辈总不能不管,你说是不是?”刘老头听了赵天命的话之后,依旧不温不火的说道,不过眼神却是犀利了许多。

“哦?”赵天命一听这话,不由得冷哼一声:“那我倒是要试一试!”

就在赵天命话音刚落的一瞬间,只见他身形一动,竟然在原地化作一道虚影,在我还没有反应的刹那间,他已经到了何小雪的面前,抬起手就朝着何小雪的肩膀抓去!

那态势竟然有一副势在必得的感觉!

“你!”看到这里,我就想站起来狠狠给他一拳头!

“道兄,火气不要那么大!”然而,另一个声音却是在赵天命的背后响了起来,刘老头竟然也不知在何时出现在了赵天命的身后,手掌拍了拍赵天命的肩膀。

“哈哈!”赵天命眼里不由得闪过了一丝忌惮,随即立马转过身看了刘老头一眼,笑道:“开玩笑,开玩笑,既然是刘道兄弟子的女人,我作为一个长辈怎么可能会动**人呢?”

哼!听到这里,我心里不由得冷笑一声,这话鬼才会相信!刚才那态势了没有半点作为长辈还有的风范!

但是刚才赵天命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几乎一瞬间就到了何小雪的面前,这份实力绝对在我,不对,在赵明启之上!

不过,刘老头也是强大的可怕,刚才赵天命眼里那份忌惮是实实在在的,能够让他都感到忌惮,那么说明刘老头的实力和他一样,甚至高他一筹!

现在不是想这个时候,我赶紧看了一眼身旁的何小雪,只见她的眼里也满是震惊,似乎就连她都没有想到赵天命的实力居然如此强大。

看来,能够成为这蛊族的族长,赵天命还有是一定实力的!

“呜~”的一声,原本一直在何小雪腿上睡觉的小白狐在这个时候突然睁开眼睛,叫了一声,然后朝着周围看了看,又安稳的睡了下去。

对于她来说,就算天塌下来了也碍不着它。

“哦,道兄还有这宝贝?”刚坐下来的赵天命这才注意到了何小雪腿上的小白狐。

一听这话,坐在位子上的刘老头毫不在意的笑道:“如果赵道兄对小白狐感兴趣的话,我可不会阻拦你,不过到时候就怕你们一支蛊族会引来灭顶之灾。”

“哦?”赵天命听了这话之后,眼里不由得闪一丝精光,继而开口道:“还请道兄赐教,这是为何。”

“它是红久的血脉。”刘老头不紧不慢的开口道。

“什么!”听到红酒两个字,赵天命不由得一怔,眼里升起了浓浓的忌惮,甚至还有些许恐惧。


lb349.dzhhyy.com  571.dzhhyy.com  sd1.dzhhyy.com  xrcf.dzhhyy.com  cs99f.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jun1.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