佟家在顺治朝的时候,在京中并没有太多的存在感,那个时候,强势的人太多了,佟图赖那点功劳,在那些人里头压根算不得什么。

后来孝康章皇后通过选秀入宫,她运气好,没有遇上顺治跟孝庄斗法最厉害的那几年,又抢在董鄂氏进宫之前就有了身孕,要不然的话,这皇位还真不知道是谁的呢!

孝康章皇后生下皇子之后,佟家就起了心思,毕竟,顺治就那么几个皇子,可以选择的余地就太小了。佟家做的最胆大的一件事就是,偷偷摸摸将因天花而死的病人贴身的衣服带进了宫,因为那时候有消息说,皇贵妃有意从几个小阿哥中挑选一个抱到自个膝下抚养,以顺治皇帝对董鄂氏的情谊,这个被皇贵妃抚育的孩子继承皇位的可能性更大。他们不敢对皇子下手,便想着对董鄂氏下手,算是永除后患。

但是他们那时候没想到的是,董鄂氏染上了,顺治也染上了,而且那时候一向不怎么得宠的康熙居然也染上了天花,差点没吓死,好在最后算是皆大欢喜了。康熙甚至因为是唯一一个熬过了天花的皇子,被送上了皇位。

这件事原本佟家人自然是藏得死死的,但是一件事情,超过两个人知道,那就不是秘密,所以,赫舍里氏偶然知道了这件事之后,便上了心。她那时候跟隆科多相敬如宾,但是呢,架不住她姓赫舍里,要是佟家跟赫舍里家有什么冲突的时候,这个秘密就有价值了!毕竟,这里头牵扯到了顺治的姓名,佟家可以说是干了弑君的勾当。另外就是,康熙难道就真的愿意以染上天花的代价做皇帝吗?以康熙的自负,他大概是觉得,就算顺治一直活着,他也会是首选。

赫舍里氏满眼都是仇恨之意,她勉强自己用还算是清晰流畅的话,将自个当年查出来的事情说了起来,又表示她还有证据,她得到了当年经手过此事的一个人的口供,这份口供一直被她藏了起来,她看着这会儿满脸青黑,恨不得立刻冲上来将她掐死的隆科多一眼,然后露出了快意的神情。

那份口供就在她当年陪嫁的拔步床中,那个拔步床其实不是赫舍里家自个打造的,而是前朝的古物,被赫舍里家得到了,赫舍里氏看到之后,就极为喜欢,软磨硬泡之下,赫舍里家重新上了漆,然后做了她的嫁妆。

赫舍里氏当年之所以一定要那套拔步床,是因为她偶然发现里头有暗格,还在暗格中发现了一些极为珍贵的珠宝,赫舍里氏当时有着小女孩的独占欲,想着家里头有什么好东西,还得分给下面的庶妹,就干脆将东西放回了原处,等自己出嫁了,这些就能顺理成章成为自己的了!后来她得了口供之后,就将那一份口供也藏在了暗格之中。

那拔步床乃是上等的紫檀打造,雕工精美,华丽非常,也非常符合李四儿的审美,何况,在赫舍里氏的陪嫁上面跟隆科多行云雨之事,更让她有一种KUAI感,所以,这拔步床至今依旧留在隆科多那边正房里。

赫舍里氏这边说了暗格的地方,还有打开方法之后,胤禛便命人去取暗格里的东西。

佟国维还在外面焦急地等候召见呢,这会儿康熙病倒的消息也就是一帮皇子还有少数几个宗室知道,并没有传出去,佟国维哪里想到,康熙已经是病得起不来了呢!因此,在他干等着的时候,要命的东西已经送进了皇宫。

看过口供之后,一群皇子都是倒抽了一口凉气,谁也想不到,佟家胆子居然这么大,之前那点事情反而算不上什么了,胤禛顿感有些棘手:“兹事体大,还得请汗阿玛圣裁才是!”

一群皇子都是点了点头,没错,谁知道康熙到底是个什么想法呢,康熙要是醒过来,事情自然由康熙处置,康熙要是醒不过来了,那么,佟家就算是害死了两代帝王了,那就真的是万死难赎其罪了!

胤禛直接说道:“既然如此,将佟家一干人等尽数关押进宗人府大牢,至于赫舍里氏,也另外关押起来!”赫舍里氏虽说是受害者,但是,她要是当年第一时间站出来出首,自然是大义灭亲,可是她一直藏着这个秘密,直到现在因为儿子的死才这般,就纯粹是报复了,以妻告夫,而且还告了夫家满门,这也是不符合律法的,因此,佟家是死罪,她也得跟着陪葬。

佟国维与老赫舍里氏还没能见到康熙和佟贵妃,就直接被下了宗人府大牢,然后连佟国纲一脉都被抓了进来,一个个都是莫名其妙,很快,就从隆科多那里知道了始末,一个个差点没跳起来。

要不是为了防止他们自杀,或者是自相残杀,他们都是被分开关押,身上任何尖锐的东西都被搜走了,而且手脚还被绑了起来,他们能立刻冲过去将隆科多咬死。

赫舍里氏早就知道了这个秘密,原本碍于岳兴阿一直瞒着,说不定一直到她被李四儿折磨死,都不会暴露出来。结果呢,隆科多这个混账,为了个李四儿,连儿子都能下手,这才逼得赫舍里氏鱼死网破!

隆科多一点都不觉得自己错了,只恨自己没有早点下手杀了赫舍里氏,原本正处在仕途上升期,眼看着就能超过当年的鄂伦岱,以报当年生母不许葬入佟家祖坟之仇的法海更是差点没跳起来:“你个蠢货,赫舍里氏当年就处心积虑做了准备,说不定早就暗示过赫舍里家,她要是死了,赫舍里家过来要回她的嫁妆,照旧能将事情揭出来!”

佟家一帮人在那里谩骂不休,互相推诿责任,有的在那里喊冤,还有的心存幻想,康熙总不能真的让自个外家满门抄斩,总得给佟家留下点血脉吧!

而这边,在一边御医费劲了心机的情况下,康熙总算是苏醒过来了,但是他这一次中风是真的很严重,已经半边身体不能动弹了,连说话都说不清楚,另外半边身体,也有些不怎么听使唤。

胤禛他们一直就在外面等着消息,一听到康熙醒了,立马全进去了。胤禛暗中长松了一口气,惊喜地说道:“汗阿玛,你可算是醒了!”

瞧见胤禛这个情真意切的模样,康熙心中稍有安慰,然后就有些吃力地想要说话,但是又说不出来,然后就伸出手指,想要比划什么,胤禛哪里看得出来康熙在比划什么,因此,干脆取了纸笔过来,康熙勉强在胤禛的亲自搀扶下靠着引枕坐了起来,然后也不用笔,直接用手指头蘸了朱砂在纸上写了一个“佟”字。

胤禛犹豫了一下,劝道:“汗阿玛,此事体大,等汗阿玛再好转一些再说吧!”

康熙虽说中风了,脑子却还清醒,当下就知道,佟家大概不光是隆科多的问题,当下眼镜一瞪,但是他现在有些口歪眼斜,不复从前的气势,胤禛心中一酸,正想要再劝,就见康熙又在纸上写道:“说!”

那边,几个皇子面面相觑了一番,胤礽也是一番犹豫,然后小心翼翼地说道:“那要不,汗阿玛您先平心静气?”

康熙愈发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不过还是强自深吸了一口气,勉强点了点头。

既然康熙执意如此,胤禛又跟御医确认了一番,这才将那张口供拿给了康熙,趁着康熙慢慢看的时候,还是小心地说道:“汗阿玛,不管如何,还是保重龙体为要!”

康熙活动不便,看口供也看得吃力,但是看了一半,也明白怎么回事了!

他们这帮皇子对于顺治的印象很单薄,大家很少会提起这位先帝,在很多人眼里,先帝跟孝献皇后之间的事情是非常荒唐的,朝野上下,对于顺治的评价都不算高,康熙也很少会提起顺治的事情,但是,实际上,康熙对顺治其实还是能够理解的。

做皇帝的人,追求的就是唯我独尊,康熙跟顺治都经历过幼年登基,权臣摄政的事情,比起康熙来,顺治还有个异常强势的生母。在康熙看来,以顺治当年的那些经历,他已经做得很好了。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jucdkg.dzhhyy.com

1ota9.dzhhyy.com  f6tk0.dzhhyy.com  ei9iy.dzhhyy.com  qksp7.dzhhyy.com  n8pp.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