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芬退下,许渺渺端着纸杯子,开始慢慢喝起来。

因为是速溶的,味道也说不上多好喝,但许渺渺还是全部喝完了。

全身有点暖洋洋的感觉,只是鼻塞的感觉就更加明显了。

偏偏今天事情还有点多。大家都走了,许渺渺看了一下时间,晚上六点过,天都黑得差不多了。

她头有点晕,工作效率就不太好。

许渺渺想了想,既然这样,那不如把手头的工作先放放,早点回家。

同一时间,办公室的大门,突然就传来一阵奇怪的声响。

许渺渺问:“谁啊?”

许渺渺把东西收拾好,手上拿了一个花盆,小心的往门外走去。

她站在门边,没有开门。

他们许诚的门禁是做得很好的,许渺渺自己掏钱花大价钱弄的。

每个职员进出都是要刷卡的。楼下的是归写字楼的保安负责,他们自己的公司的安全,自己负责。

一般大家都习惯全部走了,大办公室没人,就会把大门关上。平常倒是不用刷卡的,方便客户进出。

刚刚那奇怪的声音,倒是像是有人想进来,结果门禁是锁着的,没有卡,外面的人是进不来的。

许渺渺端着花盆,轻轻在门边站立,那奇怪的声音远去了,就连脚步声都没有了。

但是,她低头,地上的血迹却蔓延开来。

许渺渺皱了皱眉,什么东西,装神弄鬼的!

许渺渺直接开了门,一看,地上躺着一只死老鼠,那血就是死老鼠身上流出来的。

许渺渺这下昏沉的脑袋瞬间清醒。

是谁搞的恶作剧还是报复?

许渺渺拿出自己的手机,冷静地拍照,然后打了写字楼安保部的电话。

保安来得很快,许渺渺跟着他去看了监控。

一个中等身材的男子,戴着鸭舌帽,是他把东西放许诚门口的。

“这个人你认识吗?”湖南口音的保安问道。

许渺渺一点印像也没有,闻言摇了摇头。

“这是我们的疏忽。明天我们会留意进出的可疑人员。许律师,以后你加班的时候,记得把门关好,听到动静也别贸然开门。对了,我建议你晚上一个人别在写字楼里呆太晚了。”

许渺渺看了一下时间,七点不到,叫晚吗?

想不通是谁弄的,许渺渺也就不去想了。

做他们这一行的,会遇到报复,也有可能。

只是,她回国之后,接的案子并不多,就有限的那几个,会是谁呢?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jthben.dzhhyy.com

7r8q.dzhhyy.com  62n.dzhhyy.com  gsye.dzhhyy.com  e0m.dzhhyy.com  gar5.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