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师府,一众师叔和师兄们,正围着刚刚出生没多久的小师侄、小师弟逗弄,虽然此时的小宝宝除了吃就是睡,其他还什么都不会。天师府里年纪最小的宋晋忠终于升格做了师兄,高兴地把自己最喜欢的小兔子玩偶送给了小师弟,并承诺等小师弟大一些了,他一定会带着小师弟一起玩。

张乃生终于也闲了下来,心情也完全恢复了放松状态,也有心思去处理一应事务了。首先就是前往碧海市当探子的张木道长和田沈道长,两人得知刘夏道长生了,打电话来跟他道贺。

张乃生谢了他们,又问起了他们在碧海市的情况。两人去碧海市的情况,对一般人要保密,但对张乃生自然是不必的。张木道长说道:“大兄,我和田师兄来到碧海市之后,以寻龙点穴的名义在大山里四处乱撞。孟婉渝所说的那个失去色彩的山谷,我们还没有找到,但倒也不是毫无收获。”

“来到碧海市的第二天,我和田师兄就发现,似乎有人盯上了我们。之后的几天,我们确定了这点。来盯梢我们的是一个年轻女子,对于她的身份,我们猜测应该就是那个什么恐惧之主和钱月陌的人,甚至有可能是钱月陌本人。当然,这个可能性极小,她怎么说也是大反派,没那么轻易露面吧?”

张乃生听完点了点头,说道:“行,从这点来看,孟婉渝说的情况就很有可能是真的了。若否摸到了他们老巢所在地,他们应该不至于这么紧张地整天派人盯着他们。你们继续留在碧海市查访,但要小心,注意自身的安全,一切以你们自身的安全为主,必要的时候可以放弃任务。”

“哦,对了,碧澜那边已经结束,过几天他们就会离开三凤市前来天师府。另外,我这边接到一个有趣的消息,之前考古研究发现了一座被盗的古墓,形制十分奇怪。考古学家进行抢救性发掘之后,研究了很久始终是迷雾重重,不过他们倒是发现了古墓里有很多和道教有关的东西。”

“因为这个,这次,考古队那边联系上了我,希望我能够派人前去对相关道教文化进行一些指导。我了解了一下情况,发现这个古墓和之前碧澜和我说过的一个古墓的情况十分相似,我怀疑这个古墓很可能和恐惧之主的来历有关,打算亲自去看看,等碧澜他们到了天师府就出发。”

“所以呢,我们发动总攻的时间,至少要等到查清楚那个古墓的情况之后。你们在碧海市,继续想办法查探清楚恐惧之主和钱月陌到底躲在什么地方?如果需要人过去帮忙,尽管开口。”

田沈道长说道:“行,你的意思我们知道了。我们这边呢,暂时没有问题,对方应该暂时并没有怀疑我们,只是不远不近地盯着。让跟多人过来,我恐怕只会打草惊蛇。你放心,我和张木师兄都有自保的实力,尽管不是那恐惧之主的对手,真到了那个地步逃的能力还是有的,你们尽管做自己的事情。”

曹秋澜也没有闲着,正在查看张乃生给他发过来的照片。照片还挺清晰,曹秋澜边看边对旁边的董一言说道:“没错了,就是上次说的那个古墓,也不知道墓主人生前做了什么,才被这样镇压。言,你觉得这个墓主人,真的会是任务腕表上说的那个恐惧之主吗?被镇压这么久,他还有这么强的实力?”

“不无可能。”董一言我难得仔细认真地看了所有的照片,“用这样的阵法镇压,可见墓主人生前或者说被镇压之前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这样的人,即便被镇压了,给自己留下后手也是正常操作。”

“嗯,你说的对。”曹秋澜点头,“言,你对墓葬形制有没有了解?这个大墓,你能看出来是什么时期,什么身份的人的吗?”对这点,考古学家其实也有很多猜测,只是意见并不统一。

毕竟,虽说这座古墓也有一定的规制,但是为了建造镇压的阵法,做了很多修改,搞得有点四不像。董一言点点头,说道:“从形制和陪葬品来看,应该是我所在前朝的墓葬。至于说墓主人的品级,恐怕要去看看才知道。”古代墓葬,都有一定之规,这有时候对今人来说也是一种方便。

“行,那我们到时候再说。”曹秋澜点了点头,便开始收拾起了桌上的资料,毕竟有些事情现在着急也没有用。事情还是要一件一件做,没办法着急,着急也急不来的。

第335章 古墓

两人收拾好东西,就起身出去散步,走着走着就又走到了那个湖边。和之前蛇怪还生活在水底时的波澜不惊不同,此时的湖畔充满了生机。微风吹过坦荡如砥的湖面,泛起涟漪点点,蜻蜓在水边飞舞。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死气沉沉的湖泊活过来了,原本笼罩在水面上的阴气也慢慢消散,相信很快就会消散殆尽。

曹秋澜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湖边清新的空气,笑着转过头对董一言说道:“过个一段时间,恐怕这个景区会变得更加受游客欢迎。嗯,这边冬天好像会下雪吧?湖边的雪景也格外美啊。”

董一言揽住他的胳膊,说道:“等着一切结束,你想去哪里看风景,我们就去哪里。”

等曹秋澜他们到达天师府,已经是一周后了。任务者们自然是早早就和他们分道扬镳了,虽然曹秋澜一直怀疑是鲁桀骜杀害了刘远,可他没有证据不是,没有证据就不能拿鲁桀骜怎么样。

而魏元梅他们以及杜崇友道长、刘谷灏道长则是跟着一起去了天师府。杜崇友道长和刘谷灏道长就不说了,作为正一道士,他们授箓的时候肯定是来过天师府的。倒是魏元梅四人,他们虽然是特殊部门的成员,且部长张小柔道长就是出身天师府,但这还真是他们第一次来到道教祖庭。

倒是全真龙门派的祖庭幽州白云观因为地理位置比较接近的缘故,魏元梅他们以前出于公事上的需要曾经去过那么几次。另外,宋子木也是第一次来天师府,不过他以后还会有机会来的。

不说张鸣礼和天师府的关系,他以后授箓也肯定是绕不开天师府的。

到了天师府之后,曹秋澜先把魏元梅他们四个,还有杜崇友道长和刘谷灏道长安置好,便带着其他人一起去看刚出生的小师侄。送上给小师侄准备的小玩具,曹秋澜问道:“师兄,名字取了吗?”

张乃生点点头,说道:“取了,就叫张泊州。”曹秋澜先是一愣,随即反应了过来,泊州是刘夏师兄的家乡,是她从前修行的地方,也是师兄和刘夏师兄相识相知相爱的地方。

虽然许多人都很喜欢小小的张泊州,但张泊州本人对这些愚蠢的大人显然毫无兴趣,瞅都不瞅他们一眼,就转个头打起了小呼噜。看过小师侄之后,曹秋澜又带着张鸣礼和宋子木去拜见张洵歌和张闻彻,这两位董一言和赵清音就没有去见了,他先和张乃生一起去研究那个古墓的资料。

曹秋澜求见的时候,张洵歌恰好和张闻彻在一起,倒是省了他跑两次了。两人依然身体健壮,曹秋澜领着弟子们拜见,又介绍了宋子木的身份。张洵歌上上下下打量了宋子木许久,才终于笑道:“是个不错的好孩子,以后和玉礼好好过日子。”说着,还送了他一个护身牌给他做见面礼。

宋子木毕恭毕敬地接了过来,心里多少有些激动。即便他见过的大场面不少,但面前这位可是当代天师啊!能得到他一句称赞,值得宋子木激动的了。当然,他也知道,自己能够得到这一句称赞,并不是因为他真的有多优秀,是道门的年轻俊彦,而是因为他和曹秋澜道长和张鸣礼之间的关系。

随后张闻彻也称赞了他一句,送了见面礼,完了还警告他要好好对待张鸣礼,不然天师府饶不了他。宋子木自然连连称是,张鸣礼可是他好不容易才追求到的,他脑子坏了才会对张鸣礼不好,把自己好不容易追到手的宝贝弄丢呢。说完小辈的事儿,张洵歌又问道:“董一言呢?他怎么没来?”

曹秋澜心里想:这不是怕见到您尴尬吗?当然,嘴上肯定不能这么说,不然岂不是给董一言拉仇恨?他说道:“老师,一言他和师兄商量事情呢。就是那个神秘的古墓的事情,我们都怀疑那座古墓可能和恐惧之主有关系,之后不是还准备和师兄一起去古墓里探探吗?他们先交流交流。”

张洵歌并不想让曹秋澜为难,也就没有当着他的面说什么,只是说道:“这件事情既然他有能力,是该多出点力。碧澜啊,我记得董一言在留香市的碧玉村,有一座猫神庙是不是?”曹秋澜一边泡茶,一边点头应是。张鸣礼和宋子木敬陪末座,安静地听着师长们谈话。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9b9.dzhhyy.com  dt0.dzhhyy.com  3es.dzhhyy.com  mgg.dzhhyy.com  qkvg.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