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马周的营帐,玄世璟迅速回到了先锋营的营地当中,要管理三万六的降军,仅仅凭借马周和他自己肯定是不行的,两百先锋营府兵一定要带上,到时候若是出了什么变故,别的不说,一定要保住自己和马周的命,能活下来,这些降军对于大唐的军队来说,不过是土鸡瓦狗。

“全部集合。”进了营地,玄世璟对着营地门口的府兵说道。

那府兵得了玄世璟的命令,一路跑着进了营地,一边跑一边大声喝道:“侯爷有令,迅速集合!”

一连喊了三遍,玄世璟走到营地训练场前面的台子上的时候先锋营的府兵已经集结完毕。

“陛下有令,让本侯接受高句丽三万六千降军,带着他们离开安市城,先锋营除却薛礼之外,全部跟本侯走!”玄世璟扫视下方众人:“明日寅时,收拾好行囊在此集合,听明白了吗?”

“好了,解散!”玄世璟一挥手示意下方站着的全都可以解散了。

玄世璟站在台子上说话的时候薛仁贵也站在下方,与石虎还有常乐并排着,听到玄世璟说整个先锋营却是将自己除外了,心中甚是疑惑,只是将这疑惑留了下来,反正是有机会问的。

下边府兵队伍一解散,薛仁贵便立马追上了玄世璟。

玄世璟见此,招呼了薛仁贵到营帐中。

“侯爷。”薛仁贵站在玄世璟身后,一脸探究之色。

玄世璟转过身,看着薛仁贵:“想问为什么不让你跟着一起?”

薛仁贵点点头:“现在末将也是先锋营一员不是吗?”

“是,自然是。”玄世璟笑着上前,伸手拍了拍薛仁贵的肩膀:“薛兄从军有些年头了吧。”

不知玄世璟为何突然间说起这个,但是薛仁贵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了:“算是吧,记不清楚了,从老家一出来就直奔了军营,一晃眼都这么长时间了。”

“男儿生当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本侯不让你跟着一起去看送那些降军,是因为这差事稀松平常,你跟在身边,大材小用罢了,本侯已经向陛下举荐了你,当是你真真正正要出头的时候了,建功立业,封侯拜将,莫要让本侯失望。”玄世璟说道。

虽然没有他,薛仁贵的才华终究也会展现在世人面前,但是既然有这个才能,又何必让人家多走这么多没有意义的弯路呢?

玄世璟这么做了,也是与薛仁贵交好了,将来无论如何,薛仁贵都是欠了玄世璟的人情,有了人情往来,这就成了关系,总不能一直吃着父辈的老本不是。

“侯爷......这......”薛仁贵有些不可置信,幸福来的是不是有些太突然了。

寻常虽说偶尔感慨怀才不遇,但是这一下子转变太快,还真有点儿不适应。

“矫情的话就别多说了,好好干,对得起大唐,也对的起我这般看好你。”玄世璟笑道:“陛下是个惜才的人,以你的能力,出头是早晚的事儿,说不定以后本侯见了你,还得拱手喊一声薛将军恩。”

“不敢不敢,末将多谢侯爷!”薛仁贵躬身对玄世璟行礼。至于说什么拱手喊一声血将军,就当是说笑了。

第二十三章:夜袭与反击

次日一早,先锋营的府兵便在玄世璟的带领下与马周一同,点齐了那三万六的高句丽降军,从安市城出发往辽水行进。

从辽东城往营州城的方向,一路上各个城池城镇都已经被唐军占领,所以行军十分安全。

到了辽水河畔,玄世璟便与马周兵分两路,马周带着人继续向营州方向前行,而玄世璟则是带着人在辽水浅滩边驻扎了下来。

现在河面结冰结的十分厚实,大军可以分批踩着冰面过河,倒是费了一番周折。

辽水浅滩旁边,一座座营帐迅速的被支撑起来。

“常乐,传令下去,全部带上工具,两人一组伐木,然后运回营地好生存放。”玄世璟吩咐道。

“是。”常乐应声而去。

“侯爷,要将浅滩的泥沼全都填埋,为何不掘土?”秦冰月一身锦衣卫的男装,站在玄世璟身后。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124.dzhhyy.com  7fx.dzhhyy.com  t1yx.dzhhyy.com  u1qx.dzhhyy.com  imr7q.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