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晋源伸手向后一推把他撞在了桌上,直撞的姜建疼的喊了两声,骂道,“老子的腰。”

就他妈废了你的腰才好!惦记完小的不成又惦记人家的小姨,你当你是拉皮条的啊!陆云飞简直恨不得自己跳出去,帮着边晋源给这个老家伙一顿暴打。

“我不像个晚辈,那你现在有一点长辈的样子吗?!”边晋源怒道,“我姨夫才去了三个月不到,你就琢磨着让我小姨改嫁,你也不怕你哥听到了心寒!”

“我这也是为了你们家好,不然你们娘三个怎么过,你现……”

“你说这话亏不亏心!”边晋源拉起他又朝桌子上撞了一次,姜建龇牙咧嘴,刚想骂他,就被边晋源拉到门口,推了出去。

“你现在不同意,她早晚也会和其他人在一起,她一个女人……”

边晋源“嘭”的一声关了门。

姜建一边拍门一边喊道,“她根本养活不了你们俩,你弟弟明年还要上小学,正是花钱多……”

边晋源开了门,猛地朝他伸出了拳头,姜建吓得闭上了眼睛,却没有预想的疼痛。

“滚。”边晋源冷声道。

“你就横吧,迟早你小姨还是得改嫁。要我说,你就是个扫把星,克死了你妈,又……”

边晋源闻言,愤怒提起了拳头,姜建瞬间胆怯的向后退了一步,没敢把话说完,转身走出了院子。

边晋源这才再次关了门,走回到沙发上坐好。

他靠在沙发的靠背上,一时间竟觉得有些疲惫。

陆云飞看着不远处的边晋源,心情有些沉重,他无声的叹了口气,觉得这可真他妈操蛋。边晋源看着在学校也挺风光,学习好,长得好,老师喜欢,学生也喜欢,怎么家里竟然是这样的,穷也就罢了,怎么还有这么不省心的亲戚,这种亲戚就该被抓起来好吗?简直破坏社会和谐。

他正想着,就见边婕掀开帘子,从卧室走了出来,边晋源见她出来了,立马又打起了精神,问她,“双双吓到了吗?”

“刚刚有点吓到,现在已经哄好了。”边婕在他身边坐下,低叹道,“对不起啊小源,都是我没用,是我不好。”

“你没有不好,你已经很好了。”边晋源安慰她。从他母亲去世后,边婕就扮演起了母亲这个角色,她和姜峰把自己接到了家里,像亲儿子一样照顾。即使后面有了双双,他们也依旧对他视如己出。

只是谁也没想到,姜峰竟然会生病,边婕承受的压力比谁都大,又要赚钱,又要照顾重病的姜峰,还要操心两个孩子。最忙的时候,边晋源看见她偷偷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捂着脸哭。

所以他逃课出去找了工作,开始打工。

后来边婕知道了这件事,抱着他和他说,“不能这样的,不能不上学的,小源,你好好上学,钱的事情小姨想办法好不好?”

她说着说着就哭了,她从来不是很厉害的人,柔软、不够有主见,可是在边晋源看来,她一直是一个很好母亲,很善良的女人。

“小姨,你别想太多,当时欠条上写的是两年后还钱,所以就算上了法院,也是我们占理。你不用太担心,等这个寒假,我再看看有没有其他我能做的,争取尽快把钱给他们还了,等还了钱,咱们就和他们没关系了。”

“那是你姨夫的亲兄弟、亲姐妹呢,怎么能没关系呢?”

边晋源冷笑一声,“我姨夫要知道他的兄弟姐妹在他走后做的那些事,估计恨不得自己压根就没这些亲戚。”

他说完,又叹了口气,平静道,“小姨,今天我二叔说的这事,你别瞎想,你当然可以和别人结婚,但必须是你喜欢的,对你好的,不然,我姨夫要是在天有灵,也会难受的。我二叔这人不靠谱,他的话你别听,如果他以后再为这事找你,你就说我不同意,让他来找我。”

边婕点头,她看着自己的从小照顾大的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明明还在自己腰际的小孩儿竟然已经长得这么高了,说起话来,也比自己更掷地有声。

她温柔的笑了笑,“我不会答应他的,你放心吧。”

“那你回去休息吧。”

“你也早点睡。”


qxffu.dzhhyy.com  0xkm.dzhhyy.com  oq1.dzhhyy.com  rfq.dzhhyy.com  qke.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jpsvlx.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