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逢依言放下差不多距离的绳索。

霍予沉的双脚缓缓的落到地面,他把绳子给解了。

尔后,在茂密的树林间穿棱着。

山势陡峭,每走一步都需要万分小心。

因为下面是直来直去的山体,尖利的石头遍地都是,撞一下非得来个脑震荡不可。

霍予沉正专注的观察着周围的情况,听见身后有什么落地的声音。

他扭头一看,发现魏逢也下来了。

霍予沉无语道:“逢哥,在你心里我是有多没用啊,这点距离你也要跟着下来。”

“你难道不是该问你在我心里聪明过吗?”

他现在总算彻底明白了那句话。

你越爱一个人,越关心一个人,人在你心里、眼里显得特别笨,仿佛他是个巨婴,什么事都不会做,什么事都要你跟着他屁股后面,帮他收拾。

魏逢没看霍予沉有些诡异的表情,径直越过他往下面走了,头也不回的扔了一句,“你在面好好呆着,要走动也只能在水平线走动,千万别下来。”

“好咧。”霍予沉应答得无爽快。

他的腿虽说在生活没有什么影响,但终究不像最初那么灵便,怎么窜下跳都不会有问题。

长时间的坡下坡,对他的腿还是很有压力的。

霍予沉不会刻意跟魏逢对着干,便在他所站的位置往左右双方移动。

这里的植被很茂盛,再加山洞前延伸出来的平台的遮挡,在大白天的光线也显得很暗淡。

霍予沉在找了许久之后,终于看到一条仅剩一人通过的窄道。

那窄道从远处看基本看不出来,只有离他有两三米的距离蛙,才能发现。

魏逢显然也看到了,在不远处喊道:“老怪物应该是从这里离开的。”

“我们要不要沿着下面走一段?看看是不是通往那个山谷?”

魏逢迟疑了一下,“要不你在这里,我走过去看看。”

“逢哥,您能不随时随地把我往废柴堆里扔吗?”

“谁敢认为你是废柴,还能不被你痛扁一顿?”

“你啊。不过算你认为我是废柴,我也不可能打你,因为打不过。”霍予沉说完便沿着窄道下去了。

两人碰头后,霍予沉给悬崖顶的肖莜打了个电话,让他先在面等着。

两人沿着窄道走了很远,途也没看到异常的情况,那窄道仿佛没有尽头一般,像条小蛇一样蜿蜒的蛰伏在地面,存在感特别低。

两人并不是大喇喇的在窄道走,而是一边走一边仔细的打量周围是不是有什么异常?

但他们走到了韩俊所描绘的山谷,都没有看到所谓的异常情况。

两人沿着小溪走了一段,在一处平地看到了被烧黑的石头。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tvsvd.dzhhyy.com  ngf.dzhhyy.com  pkj.dzhhyy.com  iq1o.dzhhyy.com  x1ya4.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