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云也不生气,说道:“看样子战争之神的耳目也是非常灵通的嘛,不过奥丁的智慧,战争之神却是没有继承到啊!”

舒云这话纯粹就是说提尔不长脑子了,事实上,提尔这话说出口之后也有些后悔,阿萨神族不管是女神,还是男神,实际上在私人关系上头,虽说不像是希腊神系一样非常混乱,但是呢,也纯洁不到哪里去,神明除了婚姻之外,各自有着自己的情人也是常事。不过,关于天后的绯闻其实很少,舒云一向深居简出,跟大多数神明都没有什么往来。私底下早就有传言,说天后其实当年并不是心甘情愿嫁给奥丁的,结果呢,奥丁一开始的时候在外面极为风流,后来,外面的风流债倒是告一段落了,之后却似乎是对男女之事没了什么兴趣一样,大多数时候都是待在金宫,坐在自己的至高神座上头。一些无聊的男神还在暗中开了盘口,赌天后什么时候会受不了奥丁,在外头养一个情人。

洛基什么的,算是跟舒云走得最近的一个了,但是,要说这两个神明之间有什么有的没的,其实大多数人都是不会相信的,不过呢,也有好事的神明在私底下说一些不靠谱的传言,提尔原本对此也是嗤之以鼻的,只是如今因为丧子之痛,还有原本他对洛基的愤怒,都让提尔有些管不住自己的嘴。

提尔呢,算是奥丁的长子,但是,他生~母是个女巨人,生下他之后就撒手不管了,奥丁对他固然有着不少关心,但是,在舒云这个天后这里,提尔依旧有些名不正言不顺。因此,在舒云这里,提尔几乎是很少会说话,如今呢被舒云这么一讥讽,很想要发火,但是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见舒云一力袒护纳尔弗和瓦利,一些原本与此事无关的神明倒是打起了退堂鼓,他们原本是想要声援提尔这些主神的,但是呢,天后这边也不好得罪,像是他们这些普通的神明,本来在阿斯加德地位就算不上多尊崇,搞民~主的时候,他们一般就是墙头草,先猜奥丁的意思,然后呢,哪边风头大就投向那边,再不济就干脆弃权,反正他们是不乐意承担这方面的风险的。

想好了中立之后,这些神明就悄悄退后了一步,看着那些儿子受伤的神明在那里鼓噪,毕竟,纳尔弗和瓦利无非就是被神力震晕过去了,压根没什么问题,但是自家的儿子却是受伤严重,因此,纳尔弗和瓦利必须要因此受到相应的惩罚,他们也是有头有脸的神明,连自家儿子受伤的场子都找不回来,回头还有几个神明肯跟在他们后面呢?

奥丁呢,神情变幻不定,他看着昏迷不醒的纳尔弗和瓦利,又看了看之前说了一番话之后,就没有继续啰嗦的舒云,一时间心情有些烦闷起来。

理智上,这事的确不是纳尔弗瓦利兄弟的过错,可是,问题是,死掉的是自己的亲孙子,另外几个受伤的神明有的也是自己孙子,还有的呢,也是孙子的跟班,还是那句话,要是连他们都罩不住,奥丁这个神王当着也没什么意思。

但是,真要是处置了纳尔弗和瓦利兄弟两个,许多事情,那可就真的有些不可收拾了。洛基跟诸神的矛盾这就要被放在明面上,回头谁知道洛基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呢?以前的时候,洛基发挥不出多少实力的时候,奥丁就觉得洛基有些棘手了,如今呢,奥丁已经意识到,洛基的实力比起以前来说强大太多了,别的不说,洛基的神力与海拉的神力融合在一起,居然能够将神明的神体和神格都燃烧殆尽。

提尔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奥丁却已经意识到了。奥丁如今已经回过味来,只怕之前洛基之所以很少使用自身的神力,是因为他自身出了问题,结果他借助于孕育几个孩子的机会,将原本就无法控制的神力乃至权柄都分给了几个孩子,因此,洛基不仅平白多出了几个强大的帮手,同时呢,自身的实力也有了大幅度的增长,有了这样的意识之后,奥丁顿时就觉得,跟洛基硬碰硬算是不行了,这事呢,还真不能太偏心了。

只是,就在奥丁琢磨着干脆各打五十大板的时候,洛基却直接风尘仆仆赶回来了,他进门就是一声冷笑:“奥丁,你我曾经结为兄弟,发誓共同承担灾厄,若是有甜美的蜜酒,我们也可以举杯共饮,可到了如今,是个神明都能欺到我头上来了,难不成,我就活该要一再忍耐吗?”

第127章 弗莉嘉

洛基一番言语,那简直就是撕破脸了,即便是以奥丁的性子,脸色也有些不怎么好看。

既然话已经说到这份上,洛基大功率是不会让自己的儿子平白吃亏的,果不其然,从来脸上都带着一种玩世不恭笑容的洛基神情简直可以说是狰狞了,他也懒得继续打什么言语机锋,直接冷笑一声,说道:“今天我将话撂在这里,今儿个谁要是敢拿我儿子开刀,别怪我鱼死网破!”

提尔暴怒起来:“鱼死网破,你有这个资格吗?”说着,直接挥动着沉重的长剑就向着洛基劈了过来。

结果这一剑劈中的只是一个幻影,洛基狞笑一声,手里却是凭空出现了一柄完全由火焰凝结成的短剑,洛基根本不跟提尔拼什么战斗技巧,短剑直接化作铺天盖地的剑雨,几乎彻底笼罩了提尔。

提尔根本想不到,很多时候表现得跟小丑没有什么区别的洛基居然还有这一手,那柄短剑看起来是神力凝结成的,实际上却是洛基压箱底的神器,看似无形无质,却完美契合了洛基的神力。

提尔一开始的时候没有发现这一点,一直到他挥舞着手里的重剑想要荡开这些火焰短剑的时候才发现了不对,顿时变得极为狼狈。

“够了!”奥丁忽然沉声呵斥道,他握住永恒之枪,重重的敲击了一下地面,顿时就将洛基和提尔同时制住,那些火焰短剑重新变成了一柄,飞回了洛基手上,而提尔呢,提起来的神力也是一松,差点收不住势头,摔个跟头,“你们当这里是什么地方?”

奥丁一番施为,很是让诸神心中一惊,奥丁其实多年不曾亲自出手了,对上华纳神族,也只是几个主神出手,奥丁大多数时候只是留在金宫之中指挥而已。如今奥丁似乎就是随手一击,就控制住了两个主神,其中一个还是在主神之中,实力一向名列前茅的战神提尔,因此,对于奥丁的实力,一个个都是暗自心惊。

实际上,也唯有舒云看出了一些猫腻,毕竟金宫是奥丁的老巢了,他之前一击,看起来轻描淡写,实际上呢,却是结合了金宫的神力网络,还有至高神座和永恒之枪的威力,这才有了这般惊人的效果。只是舒云也没有拆穿,只是依旧端坐在那里。

洛基惊疑不定地看了奥丁一眼,他也觉得这里头肯定有猫腻,毕竟,别的不知道,洛基其实对自己的实力是心中有数的。自从摆脱了毁灭之力的纠缠,洛基的实力一直在增长,尤其,洛基在神力的精微使用上头比起华纳神族的那些神明更是强上不少,毕竟,在之前的时候,洛基能够调动的神力很少,却要凭借着这样的神力做出不少事情来,自然得精打细算着用,如今即便是神力恢复了,甚至增长了许多,也没有改变洛基的习惯,因此,在洛基对自己的评估中,按理说,即便是提尔、托尔这样战斗类神职的神明,顶多也就是跟洛基打个五五开而已,这还是因为他们具备着战斗神职的加成。而洛基呢,却能借助于自己对于神力的精细利用,即便是两个主神围攻,他也能勉强保持不败。

而奥丁呢,虽说按理绝对是阿萨神族里面最强大的一个,但是,却也绝无可能这么轻描淡写地就将自己还有提尔两人的神力攻击化作无形,尤其,奥丁根本不擅长这么细微的操作好吧,他要是直接论起永恒之枪将洛基和提尔两个神分开,反而更加可信一些。

只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洛基也懒得继续虚与委蛇了,他皮笑肉不笑地说道:“神王陛下,如今的问题是我的两个儿子就要面临不公的判决,陛下你到底是个什么想法呢?”

奥丁阴沉着一张脸,直接说道:“瓦利虽说是无心之失,但是终究犯下了弑神的罪过,所以,洛基,你将他带回你的神殿,禁闭百年吧!至于纳尔弗,你也带回去好好教导吧!其他参与此事的神明,统统禁闭十年!”说着,奥丁直接一挥手,表示大家可以散了。

奥丁自觉自己算是各打五十大板了,但是,不管是洛基,还是提尔都不满意,洛基觉得,自个儿子被一帮子混账二代们欺负,差点没被欺负死了,结果反而要带回去关一百年的禁闭,凭什么呢?

至于提尔呢,更是觉得,自己儿子死了,罪魁祸首居然只需要禁闭百年就可以了,而且还是在洛基的神殿关禁闭,这跟放他自由有什么区别,洛基的神殿那么大,足够瓦利欢腾了。

但是奥丁既然已经说出了自己的判决,只要诸神不想被奥丁这个神王惦记上回头给穿小鞋,都得认了,因此,最终纷纷散去,但是,心里头的怒火,却是越来越盛了。

瓦利被带回了火神殿关禁闭,纳尔弗呢,却没有什么问题,他其实就是典型的受害者,因此,惩罚谁,也不会惩罚他。

纳尔弗却因此心中郁郁,他神力低微,一直以来备受歧视和欺辱,这次的事情,也给纳尔弗带来了很大的阴影,因此,即便他没有受到什么惩罚,却也整日里将自己关在自个房间里头不愿意出门,除了偶尔去被关禁闭的瓦利那里,跟瓦利说几句话。


lwpw.dzhhyy.com  g6b36.dzhhyy.com  sujcg.dzhhyy.com  blo11.dzhhyy.com  khts8.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jog.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