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他竟然过来了?那好,谢谢通知。”林馨道。

她缓缓走到校长室门前,细细观察了一下四周,见一切无异。

林馨敲了敲门,站在门外。等不多久,里面传来了响声,接着门被打开了,只见吴申架着副金丝框眼镜,见是她,脸露微笑,道:“林警官怎么来到这儿了?”

林馨不答他,反问道:“我能不能进去里面坐坐?”

吴申笑了笑,把门打开,道:“进来吧。”

林馨坐到了他对面。

吴申问道:“来这儿有事吗?”

林馨道:“整件事情还是没什么进展,所以我们便想来到学校看看有什么新线索。本来今天下午想去您那儿给您报告一下最新发现,既然现在碰到了,我就大约给您讲一下吧。”

林馨顿了一顿,继道:“昨天我们在陆红云以前居住的宿舍楼房里找到了两束头发,经过化验报告,一束属于陆红云,另一束属于公教中学前任校长商东海。”

她说到这里,看了吴申一下,只见吴申露出了惊讶之色,他问道:“商东海?商东海的头发怎么会在陆红云那儿?他来过那座宿舍楼?”

林馨点了点头,道:“是的,而且这件事我们已经向学校里的保安确认过。商东海确实来过旧宿舍楼。”

吴申好奇问道:“他一个校长怎么会来到宿舍楼?”

于是,林馨便把昨天打探到的一切一字不漏地告诉了他。

吴申坐在那儿呆了一下,好一阵子说不出话。

林馨笑道:“吴校长,我们查出的时候也确实惊吓到了,因为我们都是往陆红云师生恋的丑闻方向查去,却没想到这中间还夹了个商东海。”

“嗯。”吴申点了点头,眉头皱得很深。

林馨道:“这是我们目前所得到的消息。对了,吴校长,我看校舍其实还挺新的,干嘛还油漆呢?”

吴申道:“哦。。校舍虽然新,可是我们每年都必须油漆,防止漆脱落呀。毕竟学校也是有百年的历史了,如果不每年粉刷的话,那就难保持新颖了。”

“嗯,可是会不会频繁了些?”林馨问道。

“学校的经费都有保留在粉刷这一块,所以我觉得能让学生在好的环境下求学更重要呢。而且,我们学校的桌子椅子隔了两年都会换,这对学生来说是比较好的。”

“说得也是。好啦,那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林馨站起身来。

吴申走到门口,为她打开了房门,道:“林警官慢走。”

林馨点了点头,转头便走。

还没走出几步,突然身后吴申说道:“林警官,事情过了那么久,死者已矣,反正陆红云也没亲人,更何况并没影响到学校,要是再继续查下去,是不是会扰了死者在天之灵?”

林馨转头道:“吴校长,虽然陆红云无父无母,但我觉得还是要给她讨回公道,而且这是警察的职责,既然我们知道了,就必须给死者一个交代。”

吴申点了点头,道:“嗯,林警官说得是。”

林馨在教学楼转了一圈后,发现这里的确是市里排名第一的学校,一切设备都很新颖,而且都极先进,比起其它小市区的学校,还真有天渊之别,这也难怪家长都爱把学生送往这里。

况且,学校的成绩一直都保持在最好的状态,水准丝毫没有下降。

刚才吴申话里的含义林馨自是明白,如果继续彻查下去,他怕会破坏了学校的名声。

吴申果然提到了这点,他想趁学校还没开学前掩盖这桩事,但林馨并不容许他这么做。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m3i3s.dzhhyy.com  f9u.dzhhyy.com  jmrx9.dzhhyy.com  bkd.dzhhyy.com  ix4.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