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舒云比较心烦的其实不是宫务,而是宫里头的人际关系。皇太后一直就是个什么事都不管的老太太,平常还比较乐观。蒙古那边如今威胁越来越小,皇太后的日子也是越来越好过,康熙还叫人用蒙语排了戏,给皇太后看,之前康熙中了风,可是把皇太后吓了一大跳,康熙对她这个老太太孝顺,换个孙子当皇帝,可未必有这样的好处了,所以,对皇太后来说,她情愿康熙长命百岁,可别走在她前头。

等到康熙好起来了,皇太后总算是放下心来,也有心思听人说笑,闲着没事听听戏,还叫人在宫里头唱一些蒙古的歌曲。

皇太后很好伺候,但是,其他那些嫔妃,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德妃向着儿媳妇迟早要单独面对这些事情的,因此除了一开始提点了一番之后,就看舒云自个发挥了。

舒云虽说厌烦这些事情,但是也不是真的什么都不懂,她轻描淡写地将那些暗含深意的试探推回去之后,大家也就明白,这位看着是个不喜欢生事的,实际上却也不是什么可欺的人,何况,康熙现在这个样子,她们这些人日后还得在舒云的手底下混日子,自然也不好太过分,但是,时不时地就要跟这些妃嫔在一块消磨时间,对于舒云来说,也是一件比较痛苦的事情。

听了舒云的抱怨,胤禛不由噗嗤一笑,他伸手将舒云的头发理了理,笑道:“不知道多少人想要这样还不成呢,也就是静怡你,觉得这些琐事心烦!”胤禛隐约记得当年孝懿皇后还是皇贵妃的时候,一直对于后位耿耿于怀,皇贵妃虽说名义上是副后,实际上呢,也就是自欺欺人而已,妾就是妾,难道说是二房,就不是妾了?这与掩耳盗铃有什么区别!

只是孝懿皇后最终虽说是如愿以偿,却也是因为她那时候已经油尽灯枯,所以,康熙才给了她几天作为皇后的尊荣,册封礼结束,接受了后宫诸多妃嫔的叩拜之后,孝懿皇后就撑不下去了。

不想当皇帝的皇子不是合格的皇子,不想当皇后的妃嫔自然也不是合格的妃嫔。只有皇后能够与皇帝并立,其他后妃,在皇后那里,只能自称婢妾,放在清朝,皇后是主子娘娘,妃嫔说苛刻一点,就是奴婢。

当然了,这是正常情况,实际上,有清一朝,皇后都没有真正得到过相应的权力,光是名义上好听有个毛用!努尔哈赤立了四个大妃,说是大家一样大,但是真的能一样吗?皇太极的皇后嘛,压根就没存在感,儿子死了,女儿也没什么好归宿,皇太极还荤素不忌,孝庄太后和那位被封为宸妃的海兰珠都是皇后的侄女!顺治两个皇后,一个被废的理由居然是奢侈,吃饭要用金器,问题是,这是规矩好吧!第二个皇后,也就是现在这位皇太后了,装聋作哑已经变成习惯了,要不然,她也未必有什么好结果。

至于康熙皇帝,三个皇后,两个是安慰性质的,都快要死了,给人家一个安慰奖!头一个孝诚皇后赫舍里氏,是康熙为了亲政娶的辅政大臣索尼的孙女,你看康熙整天怀念赫舍里氏,但是赫舍里氏在的时候,后宫里头一个个都在忙着生孩子,就知道赫舍里氏这个皇后到底分量怎么样了!

雍正皇帝嘛,如果不是舒云转世成为了这个世界的乌拉那拉氏,也没什么好说的,好不容易生了个儿子,七八岁就没了,之后虽说是当了皇后,去也没什么存在感,连死后都得被憋屈一回,她死后谥号是孝敬宪皇后,结果呢,钮钴禄氏因为生了个好儿子,不光活得长,谥号居然是孝圣宪皇后,她要是还活着,准保能再气死一回。

至于乾隆这个渣,就更别提了,他老爹起码在嫡妻还活着的时候还给了相应的身份和尊重呢,轮到他,两任皇后其实都没落到什么好结果。富察皇后也就是得了一个贤惠的名头,却没捞到什么实惠,两个儿子都死了,女儿也抚蒙了,她谥号孝贤皇后,就有个慧贤皇贵妃,活着的时候被这位皇贵妃恶心了那么多年,死了还要被乾隆这个不要脸的凑在一起。第二任更是个大写的悲剧,一辈子大概没怎么得宠过,不管是在正史还是野史上,她被废的原因都不算很光彩。

再往后就更别提了,轮到慈禧的时候,皇帝号称是同治,但是,慈安太后呢?晋封的速度倒是挺快的,但是咸丰活着的时候没儿子,要让着当时还是懿贵妃的慈禧,咸丰死了,儿子不是自己的,还是得让着,据说死因也存疑。至于光绪的皇后,和宣统的皇后,那就更是呵呵了!

某种意义上来说,爱新觉罗家的这些男人根本都是渣!

所以,在清朝当皇后,是个风险比较大的行当。当然,这话舒云是不能这么跟胤禛说的,她只是说道:“这些勾心斗角的事情实在是心烦,有这个时间,我能做多少别的事情啊!”

胤禛对此也是没办法,其实他也觉得康熙在处理朝堂上的事情的时候,效率其实很低,不过,这都是没办法的事情,因此,他只好说道:“你若是觉得麻烦,回头我去跟额娘说,请额娘帮你挡一挡!其实额娘也懒得应付这些人,只是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舒云摇了摇头,其实也是深宫里头实在是太无聊了,就算是一宫主位,也没多少能打发时间的事情,既然没事可做,跟与自己地位不对等的人在一块,更是没什么共同语言,那么,几个身份地位相当的人凑在一起,哪怕是互相斗嘴也是好的。

至于说什么让德妃应付的话,也还是算了,德妃如今其实心情并不是很好,自个儿子都立了太子了,康熙对她却是没个说法,就算是不离她做皇后,做个皇贵妃也成啊,虽说其他妃嫔没有跟她嚼舌,但是德妃总觉得,其他人暗中在看她的笑话,宫里头还有人偷偷摸摸说什么,康熙可能放心不下自己的舅家,回头只怕还要找个机会,将胤禛的玉牒改到孝懿皇后名下云云。

虽说这个可能性其实很小,真要是这般,之前册立太子的时候,康熙就该做了,但是,很多时候,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佟国纲那一脉,鄂伦岱一向是个天老大,他老二的性子,性子上来了,康熙的话也是不听的,为此,几度被削职贬官,又几次起复,如今破罐子破摔,跟老八一门心思混到底了!倒是差点被鄂伦岱赶出家门的法海是个乖觉的,借着曾经给十三、十四做过老师的由头,跟胤禛搭上了关系。法海在儒学上头还是比较精通的,人也比较圆滑,胤禛虽说对佟家不满,却不能在康熙那里表现出来,因此,对法海还算是比较重用。

比起法海来说,佟国维这一脉就让人心烦了。舜安颜之前因为胤褆的事情被康熙训斥了一番,虽说没有夺了额附的名头,却也将他身上其他的官职爵位都得削掉了!舜安颜倒是想要转头去讨好温宪,温宪却懒得理会这个额附,她如今很能够自得其乐,干什么要将自己的喜怒寄托在一个不靠谱的额附身上呢!尤其,舜安颜要是真的低头也就算了,但是看他那个样子,搞得像是给温宪低头是自己的耻辱一般,这就让温宪很是厌烦了!

舜安颜在温宪这边吃了瘪,回去之后还要被佟国维夫妇抱怨教训,难免心中更是怨愤,如今听说经常在外头借酒浇愁,颇为颓丧。倒是隆科多,如今却是春风得意,他一直做着九门提督,康熙对他很信任,当然也是如今佟家没什么得力的后辈,康熙也希望自己去后,胤禛能够照拂佟家,因此,不免要让胤禛跟隆科多这个便宜舅舅打好关系。

结果隆科多是个蹬鼻子上脸的,胤禛叫他舅舅,他就真的拿自个不当外人,在胤禛那里充长辈,在外头炫耀,借着这个名头,卖官鬻爵,大肆敛财。他那个小妾李四儿如今愈发风光起来,可惜隆科多声势正盛,其他人就算是有什么想法,也只能是忍气吞声。

隆科多这般嚣张跋扈,也就是康熙不知道,其他人也不敢跟康熙说,要不然,真要是又引得康熙中了风,回头算谁的!

隆多科那里得罪了胤禛还不自知,或者是他知道,却是不在意,这愈发让胤禛恼火,只是暂不发作罢了!

康熙是真没有给胤禛改玉牒的想法,感情这种东西,本来也不是一个玉牒上头的名分能决定的。嘉靖皇帝说是过继给了弘治皇帝,但是到头来,不照样是追封自个亲爹做太上皇帝!而且,别说是过继的儿子了,就算是亲的,许多皇帝在对付自个的舅家外家的时候,也是从来都不会手软的。像是汉文帝,汉武帝都是其中的翘楚,用的到你的时候,高官显爵都没问题,回头你触犯了底线,那么对不起,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何况你不过就是国舅呢!

再有就是,德妃这么多年来一直本分顺从,康熙对她也不是没感情的,而且这么多年来,胤禛夫妻两个对德妃也颇为孝顺,所以,就算是真把胤禛过继了,回头说不定反而适得其反。

至于不晋封德妃的事情,一方面是康熙早就说过,不会再立皇后了,另一方面呢,德妃宫女子出身,康熙还是觉得她身份上头低了点。所以,反正儿子上位之后,德妃就是太后了,也不差这么一点。

康熙觉得不差这么一点,却是让德妃为此耿耿于怀,恨不得揪着康熙的领子问你什么意思,觉得我不配晋位不成?胤禛呢,对这种事情不怎么敏感,他也觉得,自家额娘迟早是太后,是笑到最后的人,那么现在着什么急呢!所以,他并没有因此在康熙那里敲边鼓。

倒是十四呢,很是为自家额娘打抱不平,跑到德妃那里说胤禛的坏话,德妃虽说训斥了十四一番,但是心里头其实也是这么想的,觉着胤禛毕竟不是自己养大的,果然跟自己不够亲,连句话都不给亲额娘讲,不如十四贴心。

但是想归想,德妃还是个非常理智的人,对外依旧非常端得住,尤其,孝懿皇后当年再如何风光又怎么样呢,还不是死了?死人再风光也是比不得活人的!这么一想,德妃就心平气和起来了。

舒云猜到了一点德妃的心思,悄悄跟胤禛说了起来,胤禛对此有些为难,为了自个额娘的位份去找康熙,似乎显得太小家子气了一些,舒云劝道:“就算不跟汗阿玛说,也该跟额娘解释一下吧!或者,看看额娘喜欢什么,可以讨额娘欢心?”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2ugh2.dzhhyy.com  ae9w.dzhhyy.com  so9.dzhhyy.com  25d.dzhhyy.com  pq8.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