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维明心中“咯噔”一下,迷惑道:“此话怎讲?”

当下二人窃窃低语,黄龙便将闯营的情况大概与其说明了一番。

在早前,闯营实力冠绝诸寇,可谓一家独大,连张献忠、马守应等巨寇亦对闯王马首是瞻,然而事情随着近几个月的战事有了转变。

作为诸营的头领,高迎祥有义务担负起对抗官军围剿的主要职责,是以出陕向东,再由东转回郧阳这一路辗转,每逢硬仗、血战,基本上都是闯营出人出力,与官军死磕。千军易得,精锐难得,闯营的主力经过屡次消磨,损失泰半,所剩无几,老本营赖以为柱石的数万铁骑至今只余数千。虽说相对于其他各营,闯营的实力依然稳居头位,可此消彼长,高迎祥当初的一言堂现在也渐渐转向了要与几位大掌盘子商榷的局面。

之前提过,几位大掌盘子,无非扫地王张一川,蝎子块拓养坤与闯塌天刘国能。这三营中,又以扫地王最强。

扫地王张一川是西安人,崇祯元年起事时就在义军才勇十头领中名列第三,也是后来紫金梁王自用三十六营大头领之一。总之,资格很老,兵力也一直非常雄厚,基本上遭遇过什么大的打击。他很有应变能力,在数月间的流动作战中,从未出过死力,正月被高迎祥逼着充当攻打徐州的先锋,也是十分消极,能划水则划水,稍一失利,就夺路狂逃。

官军逼得紧,高迎祥也拿张一川没办法。自从转进郧阳后,张一川不遗余力招兵捉丁,黄龙就是近期内被他拉拢过去的。眼下,不论良莠,光看人数,张一川的人马已经比其他几营加起来还多。

高迎祥因为指挥失误,威望下降很快,已不复当年的声势。张一川野心素大,又听信了营中几个卜卦道士的言语,私心认为闯营气数将尽,自己应当择机取而代之。

想归想,风雨十余年,张一川还是懂的些进退之道的。在没有完全的信心前,他对高迎祥依旧是毕恭毕敬的样子。高迎祥为人豪爽少心眼,竟是至今未曾察觉他的豺狐之心。

为了进一步扩张自己的实力,张一川对进出郧阳的每一支军队都很关注。赵营入郧阳,他其实早也知道,本还打算派人接洽招引。可没想到赵当世与刘哲有交情,抢先被高迎祥看上了,而且还和自己手下的整齐王的小弟九条龙、张胖子有了仇怨,所以他立刻改弦易辙,转换方针——既然无法拉拢,那也不能白白就让给了闯营。

他布下的对策,很简单,就是离间。

82连环(二)

扪心自问,黄龙其实并不想充当张一川的爪牙来挖赵当世的墙角。可是,有些时候,事不由人,为了自己能够继续生存下去,他也不得不昧着本心,来找刘维明沟通。

赵营军容甚壮,赵当世豪气干云,他瞧在眼里,也颇受震撼。来之前,他并没有抱多大希望,因为在他看来,刘维明与白蛟龙现在混得还算不错,实在没有必要冒着性命之虞以及背主的骂名转投张一川。

故此,一开始,他压根就没打算开口引诱,只是随便试探两句。但刘维明的反应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实在想不出,自己这个兄弟对赵当世会有着如此重的怨念。

刘维明能弃了袁韬投靠赵当世,再改换门庭半点心理压力也没有。何况抛出橄榄枝的还是声震数省的大掌盘扫地王。与其憋屈着继续受尽侯大贵等的白眼、在后营似个老班头照看草料,还不如就此抓住机会,再搏一搏。

机不可失,刘维明有叛心已久,正愁没地方去,黄龙这一来,当真是令他拨开云雾见青天。

从刘维明营中出来,一阵风吹过,黄龙在马上不禁一阵哆嗦,回想起方才刘维明眉飞色舞的神情,他只觉有些陌生,隐约还有些嫌恶。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材须待七年期,与自己这个贤弟过命了十几年,直到今天,他才看清楚其人的真正面目。虽说他的使命就是替张一川说服刘维明,可事情进展太过顺利,暴露出对方急不可耐、反复无常的脾性,还是让原本就有些不快的黄龙更加感到鄙夷。再想到刘维明信誓旦旦保证一定说得白蛟龙同来投靠,供扫地王驱策,他开始暗自思量,今后是不是该与这个兄弟保持点距离。

一连驰出十里,远近荒莽无人,黄龙有些内急,驻了马,想找个地方解手。谁知几人才下马,从斜里撞出一彪马军,不下百人,当先头目高声道:“对面可是黄龙,黄掌盘子?”

黄龙见对方不似官军,只怕刻意隐瞒为同袍所误伤,如实道:“正是,不知兄弟有何见教?”

那头目面无表情,以目示意左右,须臾间,上百骑就将黄龙等人团团围在中间。

黄龙惊道:“兄弟何故如此做派?”

那头目回道:“刘掌盘子请你去营中一叙,有要事相商。小人怕黄掌盘子以他事推脱而走,不得已如此为之。还请你给我家掌盘个面子。”

能一次出动上百马军,“刘掌盘子”不可能是刘维明,也不太可能是刘国能。在细细观察这些骑士的衣胄后,黄龙敢肯定,派出这些人的就是刘哲。

上百骑士皆绰刀在手,黄龙不敢违拗,只得应了,受众骑裹挟而去,手下七诏、张福臻等部俱至,还能安然撤走。而后不久又与宁武总兵孙显祖大战于万泉,平分秋色。近期内甚至还俘虏了宣府总兵张全昌。其部悍勇敢战,由此可见一斑。

从古至今,老大能与老三和睦相处,却鲜见能与老二把手言欢的。闯王麾下三巨头,张一川与拓养坤关系也非常恶劣。好在刘国能一碗水端平,没有轻易偏向任何一方,所以至今二人仇隙虽深,可凭借着微妙的平衡,倒也没有真正脸红脖子粗过。

“你的意思是,挑拨他俩?”

穆公淳微笑道:“这二人势同水火,要让他们打起来,还用得上‘挑拨’?”说着脸色一正,“卑下愚见,只需派出二人,分别往刘维明、拓养坤营中各说上一句话即可坐观争斗。”

“先生请细讲。”

“方才据那边的暗桩说,在路上黄龙透露出些许风声,刘维明似乎有意归附扫地王。我等便加把火,派个人去,就说他的行动受到闯王的支持。刘维明地位卑陋,弄不清形势,这一句话足安其心,让他能从容准备与扫地王配合的事。”穆公淳咽口唾沫,神采奕奕,“拓养坤那边,也只需说一句话,就说张一川因为部下整齐王的事很快要与赵当世刀兵相见,让他做好准备。他一心要压过张一川,必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aanr4.dzhhyy.com  l76.dzhhyy.com  mdjai.dzhhyy.com  sl7q.dzhhyy.com  fs8by.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jlqgvp.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