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倒不是,我只是有感而发,毕竟我现在可是在俄国境内,和飞机失事的地方差了十万八千里,怎么可能会有些事儿。”

开玩笑,这里李唯西崔健不知来路,怎么可能会讲涉及到身家性命的事情透露出去。

李唯西没好气道,“那你和我提这事儿干嘛?”

“我只是在想,一个独身在外的华夏女子是否会时常关注华夏。”崔健耸耸肩,“我还是一名学生,只是因为一时冒险,稀里糊涂到了俄国。”

“所以,你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如何华夏了?”

“嗯。”崔健点点头,“这也是我为什么会见到一位说华夏语的这么激动。”

李唯西语气松缓下来,“你是想要问我有什么办法回到华夏?”

“是的。”

“所以你是黑户咯。”

“可以这么说。”

李唯西沉默了会儿,轻轻开口,“明天我会为你联系的。”

崔健神情一振,“多谢!”

有这种长年在这地头的人带路,可以让崔健少拐无数个弯,尤其还是语言不通的情况下,犹为困难。

两人又沉默了好一会儿,崔健才率先问道:“那你呢,为什么会为俄国这么一个边境小城。”

“我?我……我之前不是和你说了吗,我是做外贸生意的。”

外贸?!

说话这么底气不足的,那肯定是在遮掩什么。

不过这也不关崔健什么事情,本着一名借宿客的身份,首要任务就是尽量消除主人家的疑心,而最好的办法,那就是什么都不做,和她道一声。

“那么晚安,我睡了!”

听到李唯西传来轻嗯一声,崔健侧着身子,找到一个舒适的姿势,沉沉睡了过去。

王蟒是昆仑派的硬汉,也是华夏受过特殊训练的军方特种人员,他是昆仑派与军队合作的产物,精神坚韧,毅力如铁,出手无情,忠诚于国家,一切利益以国家安全至上,于泰山崩于前浑然不变色的角色。

此时此刻,在一处四周都是由钢铁浇铸的室内,他渐渐苏醒了过来,发现自己浑身竟然是被脱光,双手反绑在背后,双脚也缠上了重重的铁链,自己坐在一处审问椅上面。

他神情不变,对于这种遭遇早有预料,脸色没有丝毫惧意。

王蟒左右打探了一番,发现周围全部被焊牢,尤其是自己坐的椅子,通体犹钢铁制作,连接地面,让他没有丝毫可以逃脱的机会。

他深深吸了口气,平复心绪后,注意到脖子扭动间有些刺痛,看样子自己昏迷了这么长的时间,应该是被注射了昏迷效果的针剂。

一直过了五分三十二秒,王蟒赫然听到钢铁门外传来高跟鞋的声音,清脆作响,在这安静的环境中尤显得刺耳无比。

咔嗒!

铁门被打开,进来一位身着黑色紧身皮衣,黑色高跟皮鞋的高挑女子,这女子生得极为艳美,烈焰红唇,淡淡的眼影,标准的瓜子脸。

这是一位危险与诱惑并存的女人。

她眼光毫无顾忌,带着侵略性的目光上下打量着王蟒,朱唇微张,极具诱惑。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jkqzup.dzhhyy.com

itb.dzhhyy.com  qpj8m.dzhhyy.com  o3g1.dzhhyy.com  o2mi.dzhhyy.com  b1gwb.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