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道理哈”7788原地打着滚:“这样你就当不成太女啦!然后我们回秦城守边关去!”

“对!”钱浅简直不能更开心。

杜锦若见钱浅一直低着头不说话,以为她在相对策,也不敢随意打扰。

“杜大人,”一旁的慕君朝突然向杜锦若开口:“母皇每年去温泉行宫,会在宫里留多少内卫留守,想必太尉大人心里是有数的。”

“是!”杜锦若听了慕君朝的话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一样匆匆站起身:“我立刻回去让母亲上折子给陛下,让陛下清理一下皇宫内卫的队伍。”

“母皇不会轻易动手。”钱浅摇摇头:“几派势力其实都会在皇家内卫收买两三个钉子,但最多也就是传递些不重要的消息,我猜里面多少有母皇睁一眼闭一眼的放任。这些人母皇心里有数,都在她的监控之下,这些钉子若是贸然清理了,几方势力必然会重新塞一批人进来,还不如就盯着这几个“明桩”呢。”

“若我们不要求陛下动手清理,只要求暂时控制那个副将呢?”杜锦若还是想要寻求钟离凤仪的帮助:“我让我母亲上密折,应当不会惊动旁人。”

“肯定没用!不信你试试。”钱浅笑着摇了摇头。她这话说得很诚实。自从开始参与朝政处理,钱浅才逐渐开始了解钟离凤仪的办事风格,她的这个母皇,真不是一般人。

钟离凤仪这样的人会放任旁人的钉子坐上皇家内卫副官的位置吗?钱浅想,概率实在太低。最有可能的就是,那位副官其实从未被风太师成功收买,她背后的主子依旧是钟离凤仪。

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个副官对钟离凤仪应该有大用处。根据钱浅自己的分析,若钟离鸾没能成功登上皇位,钟离凤仪对待风家一样不会手软。若真如此,钱浅甚至能想象风光多年的风太师会怎样孤注一掷的挣扎。这名副官也许就是留着那时候用的,是钟离凤仪放在风家背后的利刃。

杜锦若终是不死心。她急匆匆的赶回家请示了杜太尉,给钟离凤仪上了一道密折。可惜果然如钱浅所料,钟离凤仪轻飘飘一句“朕心里有数”就将杜太尉堵了回来,之后就再也没了下文。

钟离凤仪拒绝插手,“五皇女党”的小伙伴们急得几乎上墙,唯一一个还保持淡定的大概就是钱浅了。

四月末,钟离凤仪果然宣布了五月的出行计划,她打算带着仍在病中的钟离鸾一起前往温泉行宫。钟离鸾去,风桥宁自然不会放心自己病中的女儿,必然也要跟去,再加上钟离凤仪原本点选的几名陪同的君侍,整个皇宫内院一下子空了一半,品级高的君侍就只剩下凌贵君一人了。

凌贵君是除了风桥宁之外后宫地位最高的君侍,他本应陪着钟离凤仪一同前往温泉行宫,但钱浅被派了留守京城辅政监国,凌贵君想要留在京城陪着女儿。

钟离凤仪很轻易地就同意了凌贵君的请求,不仅如此,她还下令在此期间由凌贵君掌六宫事务。这等于是让凌贵君父女一口气把持了前朝和后宫,君后风桥宁知道这个消息之后虽然内心不平却也无能为力。现在钟离鸾病重,他实在是无力顾及其他。

风太师坐在自家的书斋里眯眼笑了,她打算等钟离凤仪出京后立刻称病,武成王辅政监国又怎样?不过二十几岁的毛孩子,离开了她们这些老臣,看她能翻出什么浪来。到时候等武成王和大皇女掐起来,她们风家单等着坐收渔利。

钱浅收到钟离凤仪让她辅政监国的圣旨之后,破天荒的没有推三阻四,她淡定地接了圣旨,转身就将寒星派出京了。

寒星是去找苏葵的。距离钟离凤仪离京还有二十多天,钱浅要跟人唱一出女尊版玄武门之变的大戏,手里没有点家底怎么行。

五月二十二宜出行,钟离凤仪的仪仗浩浩荡荡的离开了京城,她离开的当天,钱浅正式开始代理朝政,钟离凤仪特意下旨在御座附近给她设了个书案,钱浅像个真正的帝王一样坐在书案后面接见大臣、处理朝政。

钱浅坐着,而钟离鸳则站在所有朝臣的最前列,一如往日钟离凤仪在时一样,站着参与朝议。钱浅一边状似认真听着礼部尚书许大人的上奏,一边分神注意着钟离鸳的脸色。她想,钟离鸳大概忍不了两天了。

钟离鸳的确再也忍不下去了!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妹妹坐在离御座如此近的位置,像个真正的女皇一般处理政事,而她却只能站在不远之处,恭恭敬敬的向自己的妹妹低头问安。凭什么?!她才是长女!是最适合那个位置的人!

这一刻,钟离鸳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未来,如果再不行动,她就会如今日一般,日日被自己的妹妹压在头上,永无翻身之日。她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钟离鹤和钟离鸾,除了有个好出身以外,有哪一点能强过她?!她——皇长女钟离鸳,才最应该坐在正中的位置上,接受群臣朝拜!

第378章:公子,本王赶着去边关(69)

六月初一,钱浅一早起来准备上朝,慕君朝亲手给她穿的衣服,样式利落的胡裙,方便活动的款式,胡裙之下是一层贴身软甲。

武成王府正堂,一身黑衣的寒星和苏葵已经等在那里,苏葵只带了一百人回来,别看人数少,但都是战斗经验极其丰富的精英团队,早已经提前埋伏在宫门附近。

皇宫大门附近并不适合大规模战斗,因此苏葵的用人指导思想是贵精不贵多,她耐心的花了十天的时间,指挥队伍分批潜入京城,比当初钟离鸳可做的隐蔽多了。

钱浅的精英侍卫团也没闲着,她从秦城带回来的两百亲卫尽数出动,凌家的凌家卫也已由钱浅的大姑母凌云谦亲自带领,在宫门附近设下第二层包围圈。

领了钟离鸳命令埋伏在宫门之内的皇家内卫和宫外钱浅的人马其实已然形成对峙之势,只是钱浅行动隐匿,并未惊动钟离鸳。

钟离凤仪出行,带走了大部分的皇家内卫和几乎一半的御林军,目前驻守皇宫的主力其实是御林军,而御林军统领跟着钟离凤仪走了,目前京城留守的御林军由禁军统领夏将军暂时代领,钟离鸳绝对没有任何机会调动御林军。这就是说,她唯一的依仗其实是那名皇家内卫的副官,能够调动的人数其实并不多。

钱浅手中的人马比钟离鸳可宽裕多了,至少在人数上,对钟离鸳形成碾压并不困难。情况跟玄武门之变还真是像啊!只不过钱串子君这个有准备的“太子建成”并没打算乖乖的坐以待毙。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irr.dzhhyy.com  aioal.dzhhyy.com  gwgk.dzhhyy.com  du70.dzhhyy.com  4g4.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