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姓……?”陵光眯眼细思,没能把这和姬宛荧的族谱匹配上关系。

监兵被打断了思路,一时找不回之前的话题,只好又拿酒杯从虎斝里舀酒,咕咚咕咚灌下两杯,朝天长叹:“爽——!”

唐小宇暗暗偷听着,他的历史还行,很快忆起子履是商朝开国君主商汤的名。再往前追溯,那就是夏朝,夏朝覆灭时最后一位君主叫桀,历史记载的确是个比较荒淫残暴的家伙。商汤打败夏桀之后,把斝定为了御用酒杯,莫非就是这玩意?

他心惊不已,自己似乎是从目击者嘴里听到了第一手实料,敢问天底下,有哪个普通人类能做到这点?

心惊肉跳的结果就是他弄出了些微声音,音量不大,但对于听力过人的神君来说,仿佛就在耳边作响。其实若非两位神君喝得有点上头,以唐小宇那点水平,早几百米外就被发现了。也幸好喝得有点上头,监兵看见他居然没再张嘴要咬,而是冲过去把他拎到石桌旁,非要一起唠嗑。

“你给评评理!你给评评理!”

唐小宇诚惶诚恐地跪坐着,双手扶膝,扔给他一个小心翼翼的疑惑眼神:“?”

“你说你非要那么多子孙干什么,啊?到头来,还不是死的死,灭的灭……”

陵光骇得赶紧伸手捂监兵嘴:“……他喝多了,你别理他!”

监兵把陵光的手拨弄开,转而又开始抱怨:“就知道可劲儿欺负我家弟弟,给不了你凭啥硬留他,什么狗屁烂事都让他给你善后,你算个……唔唔唔!”

唐小宇哆哆嗦嗦捧起酒杯,往嘴里灌了一大口以稳定疯狂乱跳的心脏。

陵光焦头烂额地阻挠着监兵揭老底,匆忙间回头,发现自己酒杯里的琼液下去半杯,震惊道:“你喝了酒?!”

这四个字迅速把胡言乱语状态的监兵惊醒,他低头看了眼酒杯,摆出张如出一辙的震惊脸:“你喝了酒?!”

两人那犹如面对癌症后期患者的表情,让唐小宇心跳再次疯狂加速:“啊……是……”

监兵状态清明,直指山体:“后山柴房。”

陵光如临大敌般拽上唐小宇捏诀瞬移,正巧移动到柴房旁,干净利落地把人丢进去,栓门落锁。

唐小宇满头雾水,两秒钟时间不到就从石桌边沦落至柴房内,还被脚底的柴绊了个趔趄。他茫然四顾,上前拍了拍门:“神君,怎么了这是?”

陵光心有余悸地背靠在门上,给他解释:“虎斝里的酒凡人喝了会士气高涨,只想冲锋陷阵,上场杀敌。”

唐小宇被他说得有些害怕,埋头自检片刻,又拍了拍门:“可我没想杀敌啊?”

外头陵光静等了些时候,见里头的确没有大动静,迟疑着道:“如果没有激起杀心,也会激起内心最深处的渴望。”

他这轮说完,门那边安静了许久,久到他都想开门瞅瞅情况,才终于有声音传出。那是种难耐的闷哼,仿佛夹杂着痛和爽两种截然相反的滋味。很快,门板被哐哐拍响,犹如什么凶兽在试图摆脱禁锢,冲出困境。

陵光遂即使出几分神力控制住门板,生怕那头力道过大,直接把门板给卸了。

良久的僵持之后,他听见了某个压抑到沙哑的嗓音。

“……我想上你。”

☆、第 27 章

唐小宇感觉自己脑内既混沌又清晰,他很明确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他对于该怎么做却毫无头绪。他只会持续不断地拍着门,渴望门那头能给他点回应,能把阻隔取消,能满足他的愿望。

得不到回应,他开始疯狂说些荤话,清醒状态下绝对不敢乱言的,现在倒箩筐般往外扔。时而又哀哀讨饶,声泪俱下,内容一环扣一环,演得比剧本还丰富。

他就仿佛是个误食毒品的倒霉蛋,大脑无比兴奋和执着,行为各种荒诞不经,那阵高潮过后,独留下尴尬的躯体,不知该何去何从。

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唐小宇终于从那种失控状态摆脱出来,虚脱地倒在地上,用恢复正常的脑袋想——我特码接下来该怎么办???

要说那不是他的本意,谎言太过苍白无力,但他的确是受影响才会胡乱吐露心声。他用力爬起身,忐忑地敲敲门板:“神君,开门,我已经好了。”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jgread.dzhhyy.com

spqyf.dzhhyy.com  sypdy.dzhhyy.com  5wsyo.dzhhyy.com  22i.dzhhyy.com  om16.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