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一语伸手与之相握,“我是陆一语。”

余郝点了点头,“你今天的演讲不错。”

“不过,我觉得你的演讲还是有一些不足,希望你下次能改进。”

“余工觉得哪些地方不足?”

“你对你们工作过程所受的苦和做的改善,我建议要再淡化一些。每一份项目和工作都有各种各样的辛苦、挫折,难道你以后要每次项目的宣讲会都要说这些?甲方表面会感动或佯装感动,但实质人家认为这是你们乙方的本职工作,拿本职工作放到台面诉苦。你认为这么说合适吗?”

陆一语听完后认真的想了想,“你认为你的话乍听之下很有道理,不过我需要仔细思考这个问题后会再回答你。”

余郝没想到陆一语居然没有生气,反而很认真地回答她,一时间不知该做何反应。

陆一语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我午在会议室里说话说太多了,现在脑子里多半是一桶浆糊,思绪很胡乱。要是余工不着急的话,我们回头再交流今天的演讲,可以吗?”

余郝几不可见的点点头,“好。”

陆一语朝她笑了笑,转身出去了。

倪和盈和一组的其他人正要出去吃饭,看到陆一语从会议室里出来了,很惊讶地问道:“这么快?”

“肚子饿了,再说晕倒了,我们去吃饭吧。”

黎二源说道:“今天倪总监请客,我们可以放心大胆的吃。”

倪和盈没好气的一巴掌拍在黎二源的背,“有吃的都还堵不住你的嘴?”

黎二源在嘴做了一个拉链拉的动作,“马堵住了。”

众人一路嘻嘻哈哈地下楼。

这个项目已经能确定下来由他们公司做了,他们二组从今天下午开始可以自由安排补休时间。

闻道建筑设计有一套针对建筑师补假的方式,像二组的全体员工这次项目都积累了四天的休息时间。

一群人吃完饭后,回公司收拾东西,下班回家了。

陆一语也下到停车场开车回家。

开到半路的时候,陆一语接到了她爸的电话,“喂,爸,有什么事?”

“小语,言言好像失踪了。”陆默心绪烦乱地说道。

“什么叫好像失踪了?”

“是找不到她的人了。她租的公寓前天晚闹鬼,昨晚回家住,让你妈过去看看她公寓的情况。我不太放心你妈一个人去,也跟着一起过去了,留言言一个人在家。今天她不见了,连手机也打不通。”

“她很可能在班,根本没看到电话。”

“不太可能,今天你老李叔早起来晨跑看到她坐一辆黑色的轿车。我和你妈不太放心。”

陆一语皱了皱眉头,“爸,如果您不放心,您再去问老李叔那辆车更详细的外观,回头我们调取小区的摄像监控,确保言言在4时内没有联系可以去报警、备案。有车子详细的外观,警方查起来也更容易一些。”

“好好好,我都急糊涂了。我这去问你老李叔。”

陆一语安抚道:“爸,冷静点,这事儿急也急不来,您和妈可别因为这事儿急出事来。”

“哎哎,爸懂爸懂,你先忙。我去隔壁找你老李叔去了。”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eeu.dzhhyy.com  bjr.dzhhyy.com  m2eje.dzhhyy.com  c0w.dzhhyy.com  tjqm.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