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这也没什么好羡慕的吧,”他哼笑了一声:“你不是才跟凤家的男孩分开吗?算起来你交往过的男人、不,你差点娶进门的男人,加起来和我们组合也没差多少啊。”

说到这里,橘色头发的预备爱豆闪耀度满点的打了个响指,补充说:“何况,我们这个组合里最帅的我,不也是其中一员吗?”

然而铃木园子并没有笑。

铃木园子也并没有恼羞成怒。

她甚至没有在接了这个梗之后,顺势嘲讽你哪里是最帅的那个。

——是哦,都五个了呢。

铃木园子面无表情的站在后台的角落,整个人仿佛瞬间失去了灵魂。

神宫寺莲被她无神的双眼一瞪,后颈立刻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像是被震慑住了一样,只能愣在原地,看着她跟突然掉了色似的,脚步飘忽的走出了后台。

那背影,沉重的好像连天都塌了。

======

出道演唱会似乎很成功,但行尸走肉一般的铃木园子小姐,全程都没有得到任何娱乐和放松。

等从演唱会的会场回来,她已经烦恼到需要约小兰出去喝酒才能消愁的地步了。

神宫寺莲他爹猝死那时候,园子就不由的怀疑自己是不是命里克了点啥,在意识到自己已经跳了五个坑之后,更是货真价实的心疼起了自己的运道。

这本来就够人糟心的了,哪知道搁东京压个马路的功夫,又那么好巧不巧的路过了市政大厅。

然后她就想起了自己为了国家和平献出去的未婚夫,那个宗象礼司先生。

少女心燃烧的契机她猝不及防,最终的结果又莫名其妙。

——说好的宁愿当个出外勤的片警,也不去管户籍科看资料室的呢?!

——市政大厅里东京户籍科新室长的照片上,画的明明就是你的脸啊!

骗子!

那一次,铃木园子不怎么复杂的感情回路多少还是受了点损,不过因为确实不怎么复杂的缘故,烧毁的地方实在有限。

所以在时隔将近一年、终于看到了一张熟悉的照片之后,她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有关宗象礼司被莫名其妙被交给国家这件事,除了震惊和生气,她貌似还应该难受一下。

于是她情不自禁的抱住毛利兰,哇的一声嚎啕大哭起来。

铃木园子从小就没学过压抑情绪委屈自己,何况现在喝酒喝大了,哭也哭的坦坦荡荡。

虽然看起来已经是个成年人了,但园子呜哇哇嚎者流眼泪的样子,反而一点违和感都没有。

——看着她的哭感觉,和看到三五岁的小女孩在玩具店前哭着耍赖撒娇时,简直一模一样。

“说什么为了国家和平……嗝,国家和平就是个管户籍的吗……”

园子坐在大堂左侧的吧台前,手上拎着个陶瓷酒瓶,一边哭一边断断续续的嘟囔:“他要是个奥特曼也就算了……维护宇宙和平,户籍科是什么鬼……我就算、就算把他交给国家了……”

“我也一点悲壮感都没有啊……”

说到这里,她不知道为什么似乎更伤心了,眼眶也是红的,鼻尖也是红色,哭着哭着还要打嗝。

等呛住了,还要哼哼两声,伸手抽张面纸都捂不到眼睛上,于是园子更加生气了,一边哭一边还要发脾气,除了抱怨一点成就感都没有的国家和平,还要抱怨辣眼睛的面巾纸。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jgread.dzhhyy.com

17erk.dzhhyy.com  8j8b.dzhhyy.com  jr2f.dzhhyy.com  ow6c0.dzhhyy.com  gfwib.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