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座这边燃了灯,所以,这么一来印宿白的外形长相就一清二楚。

很敦实。

这是闪过蒋璃脑中的第一印象。也就一米七左右的身高,像只圆桶似的过来,源于他跟身高成反比的身材,凶悍,一道疤劈开右眉直到耳廓,右眼皮也因为这道疤微微下耷,皮肤黝黑,穿了件格子衬衫,脖戴一条金灿灿的大链子,这一身标准社会人的打扮结结实实印证了蒋璃刚刚的判断:品味不行。

他一手端着托盘,到桌前,把托盘中的两杯酒咣咣往桌上一放,托盘随意往旁一撂,大大咧咧地就坐在蒋璃的对面。

蒋璃扫了他的手背一眼,正好搁在桌上,是只鹰,倒是挺霸气的。

很快,那两名手下也上来了,站在他身后,一左一右就跟哼哈二将似的。

“你是?”印宿白朝后一靠,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这个神情从半耷的右眼皮里挤出来,别有一番令人不舒服的劲儿。

她微微一勾唇,“沧陵蒋璃。”

不过就是虚张声势,她都递上帖子了,他能不知道?“蒋璃啊……”印宿白哈哈一笑,熊掌般的大手往桌上一拍,果然地动山摇的,转回头看着自己两名手下,“知道她是谁吗?谭耀明的女人,人人都尊称一声蒋爷,可说白了,还不是给爷们暖被窝的?”

两手下也跟着哈哈一笑。蒋小天怒,刚要拍案而起却听蒋璃轻描淡写说了句,“小天,喝杯酒暖暖身子。”

第371章 文砸

窗外飞雪,烈酒暖身,这在沧陵向来是件畅快的事。

所以相比夏天,在寒冬里的篝火烤肉更受到沧陵人的欢迎,一口酒一口肉,柴香驱了寒凉,何等惬意。

但也不是所有人都喝得来调配的烈酒,像是蒋小天这种只喝惯了纯酿的人,对于手里的这杯马天尼只做浅尝,然后微微皱了眉头。

蒋璃一杯炸弹下肚,面无异样,眉头不曾皱过一下。

印宿白心中暗惊,这才重新审视坐在对面的蒋璃。

素袍狐裘,黑发挽成髻,有几缕散发垂下,衬得的确是叫一个花容月貌。他不是没听过蒋璃的名字,也不是没听过她的一些事。帮着谭耀明平定地盘、招揽江湖兄弟、为沧陵人医治病痛……还有人传她有能让死人复活的本事,甚至更有人说她能在冬祭中通天地支配鬼神。传得神乎其神,可印宿白不信。

长得真心是漂亮,单单往那一坐就是风景。

可这么一杯烈酒不动声色地下肚,印宿白开始隐隐觉得,或许这小丫头真有两把刷子,尤其是当她将酒杯往桌上一放,再一抬眼时,眼角眉梢的英气直逼人心魄。

这哪是个姑娘家该有的?

就连印宿白身后那两个手下都瞧见了,心头一凛。

“蒋姑娘好酒量。”印宿白故意这么说。

蒋璃倒是没理会他对她的称呼,轻轻一笑,“在meet里向来流传一句话,喝最烈的酒,撩最美的妹,酒量这种东西,说白了也是练出来的。”

印宿白往后一靠,抬手摸了摸毛寸头,目光里多少带了点警觉。

他是粗人不假,但也是在鱼龙混杂的道上摸爬滚打过来的。

砸场子这种事一般分为两种,武砸和文砸。

武砸可想而知,就是字面的意思,直截了当,刀枪棍棒的一通下来当做开场白。

蒋璃这种属于文砸。

一杯极烈的酒开场,风轻云淡之下告诉你:这个场子你未必保得住。

“印宿白不是你真名吧?”蒋璃淡淡地说。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jgiphm.dzhhyy.com

weu9x.dzhhyy.com  brxj.dzhhyy.com  ly9x.dzhhyy.com  53h.dzhhyy.com  r9ee.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