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矿这种事情,玄世璟是不会公开在朝堂上说的,这个时候进宫去面见李二陛下,再合适不过。

其实若是煤运到长安,寻一铁匠打造出一柄兵器送到李二陛下面前,无疑效果会更好一些,可是玄世璟已经等不及了,不管煤对于朝廷有没有用,或者它本身有什么作用,但终究,这是矿石,与其日后让朝臣们在朝堂上病垢,还不如玄世璟直接去跟李二陛下说,这样一来,能够极大的减少道政坊那边儿建造的时候所遇到的麻烦。

到了皇宫门口,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刚到宫门口,玄世璟就被守门的侍卫给拦了下来。

“前面何人?”

宫门口城墙上头传来一声厉喝。

“吾乃东山侯玄世璟,有要事面见陛下!”玄世璟坐在马背上,对着城楼上的侍卫喊道。

“东山侯爷手中可有陛下手谕?”城墙上的侍卫询问道。

“没有,你且放下篮子,本侯这里有奏折一本,还望将军呈送给陛下,在陛下回复之前,本侯便在宫门处等候。”说着,玄世璟从怀中掏出那封奏折,举在空中让城楼上的侍卫看清楚。

城门楼上的侍卫们面面相觑,这该如何?

那侍卫头子思索一番,随后果断让手底下的人讲吊篮放下,玄世璟大马上前,讲手中的奏折还有自己的腰牌全都放在了那篮子里。

篮子被城墙上的侍卫提了上去,那侍卫头子见到了玄世璟的腰牌之后也不敢怠慢,吩咐手底下的人继续值夜之后,便一路朝着皇宫之中奔去。

这个时候,李二陛下正在甘露殿里用膳,说是用膳,不过是德义从御膳房里弄的一些小菜稀粥,还有一碗白饭罢了,李二陛下面前的书案上还有几本奏折,今日的政事没有处理完,李二陛下连饭都吃的不安生。

这时,甘露殿外值夜的太监轻手轻脚的走进了甘露殿内,站在大殿中央,躬身说道:“启禀陛下,今日值守宫门的乐副将在外求见。”

“让他进来吧。”李二陛下头也未曾抬起,随意的吩咐了一身。

“是。”太监应声,随后除了甘露殿。

少卿,那乐副将便龙行虎步的迈入甘露殿。

“末将参见陛下。”乐副将的手中捧着的,是玄世璟的奏折和腰牌,德义眼尖,自然也看到了,尤其是那玄世璟的腰牌,与旁人,是不一样的。

德义见李二陛下没有抬起头来的意思,上前一步附在李二陛下耳边轻声说道:“陛下,乐副将手中是东山侯爷的牌子,看样子是东山侯给陛下呈送奏折来了。”

听到德义的话,李二陛下的目光这才从手中的奏折上面移开,看向跪在下面的副将。

“回陛下,方才东山侯在宫门前,要面见陛下,只是这个时候,宫门已经关闭,若无陛下手谕,不可放行,于是东山侯便将这奏折给了末将,让末将呈送于陛下。”乐副将跪在地上,朗声回禀道。

德义走上前去,将那乐副将手中的走着拿了过来,呈送到了李二陛下手上。

李二陛下打开走着,迅速的浏览了起来,只是这奏折上的内容,李二陛下越看,越是有些兴奋。

若是真如奏折上所说的这般,那辽东战场上,大唐军队,便又多一份胜算。

“让东山侯来见朕。”李二陛下抬起头来,对着乐副将说道:“马上。”

“是!末将遵旨!。”乐副将抱拳应声,虽然不知道那折子上写了什么,但是看陛下对这奏折如此上心,急召东山侯,想来一定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了。

如此想着,乐副将更是不敢耽搁了,一路跑着到了宫门口,吩咐手底下的人打开宫门,将玄世璟放进来。

玄世璟骑着马,直接进了宫城,这才翻身下马,将马匹交给守门的侍卫看管。

晚上的皇宫十分寂静,偶尔有巡夜的侍卫和太监,提着灯笼在皇宫四处巡视,玄世璟从一太监手中借了一盏宫灯,提着灯,朝着甘露殿的方向走了去。

入了夜,甘露殿依旧是灯火通明,整座大殿在皇宫之中犹如一盏明灯,与别处的那些灯火相比较起来,那就是皓月与萤火了。

走到甘露殿门口,玄世璟将手中的宫灯交给了站在门口值夜的小太监,随后信步走进了甘露殿中。


h2i.dzhhyy.com  w26y.dzhhyy.com  f98.dzhhyy.com  vug.dzhhyy.com  ojarh.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jegpak.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