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说,眼前的这个本子,是把他的构思完善了。

妈的,连主人公的名字都差不多!

可最大的问题在于,他虽然有构思,却没有成文,他们这些搞文字工作的,平时经常会跳出来一些奇思妙想,一些还不太完善的小故事,这个甲方乙方就是这样。

他就不相信,有人能和他想的一模一样,剧情大方向、小故事、人物性格,甚至是有些角色的名字都相同。

世界上,哪里有这么巧的事?

但千言万语还是那句话,他的构思只在脑海里,没有落实到文字上,所以要说梁一飞抄袭他,这话似乎又站不住脚,可要说不是抄袭,王硕又觉得不可能。

憋屈。

“不至于吧,这么巧?”冯刚一脸不可思议的说。

“巧个屁!哪里有这么巧的事!”王硕琢磨了一会,说:“八成是哪吃吃饭我给说漏了,不知道怎么搞的传到他耳朵里去。”

“这也太巧了吧。”冯刚还是觉得不太可能,圈子里的确经常一块聚餐,好多剧本也的确都是在饭桌上聊出来的,可是首都和滨海隔着那么远,梁一飞也不是圈子里的人,怎么首都一顿饭上王硕随口说的话,就能传到梁一飞耳朵里呢?

但是除了这个解释,似乎也没其他可能性。

“那怎么办?”冯刚问。

第399章 工作调动?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冯刚这头回首都把剧本给王硕,王硕一眼看出这本子是‘抄袭’自他,却没什么证据,烦扰郁闷和奇怪一大堆复杂的情绪,和冯刚嘀嘀咕咕,暂且不提,滨海市这边,丁静静也不知道从哪听说,梁一飞准备投资拍电影,饶有兴趣的跑过来看了看。

真就只是‘看了看’,梁一飞只是投资,拍电影的道具、设备、场景,包括大部分演员,梁一飞这边半点不沾,丁静静除了一个演配角的杨玉莹之外,其他啥都没看到。

“煤矿那边那么忙,你怎么又对电影感兴趣了?”梁一飞笑问。

这段时间没怎么碰头,不过都在一个城市,丁静静那头梁一飞倒也知道一二,上次齐建军事件之后,煤矿虽然依旧缺钱缺人,但是没有了外部泰山压顶的压力,剩下的内部管理工作和市场恢复并没有给丁静静带来太大的麻烦,几个煤矿很平稳的开始恢复。

这种金疙瘩生意只要没有外部的麻烦,赚钱并不难,丁静静的工作虽然繁重,但并不是很困难。当然,所谓的不困难,是建立在梁一飞对于丁静静能力的了解上,这位前嫂子在家当了几年贵妇人,可对于生意却好像有一种天赋,一般的管理工作实在难不倒她什么。

“女人对电影音乐当然都感兴趣。”丁静静笑了笑说。

“也是,你天天闷在煤矿那地方,实在也是憋闷的很,那边如果上正轨了,平时还是多回市里来,就当散散心。”梁一飞一想到丁静静这样一个风韵犹存的少妇,整天和一大堆煤炭打交道,那画面总是别别扭扭的。

而且煤矿毕竟是何云飞留下的东西,她老在那,难免触景伤情。

丁静静笑笑,说:“没你想的那么脏乱差,我又不要下矿,卫生条件还是能保障的。对了,一部电影投资要多少钱啊?”

“这部戏我和盛文峰一块投资了一千万。”梁一飞说。

“这么多钱?”丁静静有些意外的样子。

这年头,一千万是一笔很大的钱,在国内绝对算是大制作了,而且电影票房还没起来,稍微好一点的电影,也就在几百万的票房而已,上千万的都凤毛麟角,所以拍电影投资就要一千万,怎么看都是比较昂贵的。

关键是,这么大的投资,概率上来讲,回本、赚钱的几率很低。

“一千万是比较宽松的预算,就这部戏而言,最后应该用不到。”梁一飞随口说完,看了她一眼,说:“听你话里话外的意思,也准备投资电影?”

丁静静沉吟了片刻,说:“也不完全是。一来现在真没闲钱,二来电影我不太懂。我只是觉得,还是原来那句话,我一个女同志去经营煤矿,诸多不便,而且之前云飞那个事给我也提了个醒,不能把所有宝都压到一门生意上,这门生意又特别危险,我是想,等之后煤矿上轨道了,涉足一些其他行业,煤矿那头,我渐渐的推到幕后,台前的工作,让任鹏去管。”

说着,揉了揉眉头,露出一丝疲态。

梁一飞想了想,说:“电影这东西吧,这几年其实赚不了多少钱,国内大屏幕太少,电影再卖座,也就是三四千万,扣掉投资、发行等等,分红有限的很。”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jdoaby.dzhhyy.com

to1.dzhhyy.com  qpts3.dzhhyy.com  xr71.dzhhyy.com  fh7.dzhhyy.com  8fn2.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