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各有心事,幸好医院离家也不远,很快就回到家里,薛馥梦扶着陈嘉进了屋,让他在床上趴好。

萧钺去给三人做晚饭。清洗蔬菜的时候,他脑子里还回荡着最后听到的对话——

薛馥梦说:“我帮你涂一下药膏吧。”

“不用不用,我自己来就行。”

薛馥梦却坚持:“你自己怎么够得到?医生不是让你静养少动吗?”

“算了吧……”

然后卧室门就关上了。

萧钺放心不下,陈嘉分明还是害羞的。薛馥梦年长陈嘉好几岁,陈嘉这孩子本来脑子就根缺根筋似的,别再被薛馥梦连哄带骗地吃了亏。

他关上水管擦了下手,快步走到陈嘉门前,里面没有动静,他脑袋一热,破天荒失礼地忘记敲门,直接推门而入,眼前的情景却令他大吃一惊——

“你在做什么?”萧钺堪称凶赫地问道。

薛馥梦手上一抖,随即迅速冷静下来,收起手机,还把陈嘉后背的衣服抻回原位,镇定地回头看着萧钺:“萧老师,小点儿声,他刚睡着。”

“你刚才在拍什么?”萧钺紧盯着她的手机。

薛馥梦适时露出一个腼腆的微笑:“没什么,就是情侣间的小玩笑。”

萧钺莫名焦躁,这么快就确定关系了?简直像儿戏一样。

他严厉地看着薛馥梦:“你比他大很多,不能带着他胡闹。”

薛馥梦虚心接受,连连点头,“只拍了后背,没有拍过分的照片,真的只是玩笑。”

萧钺再无话可说,毕竟他没有立场。

薛馥梦从床上站起来,“真不好意思,萧老师,我同学给我打电话说有事找我,不能在您这儿吃晚饭了。”

“没关系。”

萧钺将薛馥梦送出门后,又回到陈嘉的房间。

陈嘉还趴在床上睡觉,似对周围的一切毫无所觉。

萧钺站在床边居高临下地看了他一会儿,然后俯身捏住他的衣摆。

“检查一下药膏是不是涂好了。”萧钺这样想着,然后缓缓掀起陈嘉的衣摆。

外裤裤腰有些低,露出内裤的边,裤子上方的皮肤瓷白无瑕,非常干净,一目了然的,刚才薛馥梦没有给他涂药。

腰背骨肉匀称,中央有一道浅浅的沟壑,这道沟壑的尽头便是陈嘉受伤的部位,此时正潜藏在内裤的边缘下。两枚腰窝亦被挡住大半,只露出上缘那一点儿下凹的阴影,随着陈嘉平缓的呼吸一起一伏。

萧钺无声地吐了口气,把陈嘉的衣摆放回原处,然后去他房间自带的洗手间洗手,又回到陈嘉的床边,这次他坐了下了。

床垫在他的重量下倾陷些许,似乎惊动到睡着的陈嘉,他趴着的身体微弱地动了一下。

萧钺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目不转睛地盯着,半晌后,陈嘉都没有再动,他才又掀起陈嘉的衣摆。

还是不太够……陈嘉受伤的尾椎骨位置更靠下,萧钺头脑有些空白,捏住陈嘉内裤的裤腰往下褪了半寸,充满弹力的裤腰将隆起的臀肉勒出一圈被束缚的印记。两枚腰窝完整地露了出来,腰背中央的那到沟壑亦行至尽头,取而代之地是腰窝下面那道更加神秘的缝隙,在萧钺的视野中将将露出起点。

萧钺的视线规矩地停留在陈嘉两枚腰窝中间,双手飞快地搓热,挤了些许刚从医院取回来的药膏,在手心捂热后轻轻地按上去,然后力道适中地按揉起来。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f0hy.dzhhyy.com  gh51k.dzhhyy.com  veqj.dzhhyy.com  mcx.dzhhyy.com  lalu.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