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澈顿时心起涟漪。在凤虎威的记忆里,他没有找到关于凤雪児这三年的事。这两天,他一直在想,在疑惑,以凤雪児的心灵,和她对自己的一片纯心,神凰国入侵苍风国,她一定会阻止才对!而凤横空对她又是疼爱至极,千依百顺苍风国不应该陷入这样的惨境。

原来她竟然一直都在昏睡之中,整整三年。

云澈微吸一口气,问道:“那紫先生可知雪公主为什么会忽然昏睡这么久?应该不会因为受伤吧?”

“这一点,我也只是猜测。”紫极徐徐的道:“雪公主昏迷之后,全身赤炎环绕,经久不灭,三丈之内,无人可近身。而她昏睡三年之地,是三年前现身的凤神所带去,因而,应该是凤神在以凤凰炎淬炼她的躯体,或者在赐予她更强的凤凰炎力,助她从半步帝君成就帝君之境大致是这样吧。如今雪公主已苏醒,你若是挂心,大可以当面去询问她,呵呵呵。”

紫极笑的很是意味深长。

也难怪,当年云澈会“葬身”太古玄舟的原因,天玄大6都几乎是人人皆知,紫极又怎么会不知道身为黑月商会的核心人物,他只会比他人知道的更多。

第691章 再见紫极

想着凤雪児的事,云澈顿时沉默了下去。,再怎么,也会有消息才对。那怕只是痕迹也好。

“唉”但云澈刚说完,便听到紫极一声淡淡的叹息声,让他的心顿时一沉。

“三年前,在你委托我黑月寻找楚月婵后不久,你便葬身太古玄舟,那时,所有人都以为你必死无疑,因而,找寻楚月婵一事,黑月便没有再继续下去。半年之后,皇极圣域古苍真人忽然到来,委托我寻找楚月婵寻找楚月婵是次要,但她的身边,极有可能有你的后人。因他的弟子夏元霸对你之死心盈怒恨,久久不散,始终在这种心境下修炼,极易走火入魔,古苍在了解你的所有过往后,希望能找到你的后人,以化解夏元霸心中怒怨。因而,我便亲自调动黑月情报找楚月婵所在,而且搜寻范围直接涵盖天玄七国。”

“结果呢?找到没有!”云澈屏着气道。

紫极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道:“我与古苍真人数百年好友,受他数次恩惠,他第一次亲口委我一事,我自然不遗余力。但,动用黑月全部情报力量,涵盖包括神凰在内的天玄七国,整整十个月之久,却是毫无所获。因而,最大的可能是她已经死了。”

“你说什么!!”云澈猛然站起,随着一声爆响,他手掌下方的石桌崩裂出一道一尺多长的裂痕,他原本平静的脸色变得一片狰狞,双目赤红似血:“你说她死了!?”

“黑月商会的情报之力有多强,我比你清楚的太多。楚月婵本该是个极易找寻的人,却无论如何都寻不到一丝痕迹唉,这的确是最坏,却也是最可能,甚至唯一可能的结果。”紫极叹息一声道。

“你胡说!!”云澈眼瞳放大,猛然伸手,死死的抓住了紫极的衣领,一把将他从石椅上拽着站了起来:“你说她死了!?你凭什么说她死了!?你知道楚月婵她是谁吗!她是我云澈的女人,是冰云七仙之,是苍风国最漂亮的仙女!无论是谁看到她,都一辈子不会忘!她虽然自废了玄功,但她玄力还在,在苍风国,还没有谁能杀了她!!你凭什么说她死了!”

“云云公子!”云澈的举动,让三名彩衣少女花容失色。紫极是何等身份,就连凤横空见到他,都要慌不迭的行晚辈礼,何曾有人敢如此粗暴的揪起他的衣领还是在黑月商会的地盘上。

紫极活了近千载,连敢对他大声说话的人都找不出几个,从未有人敢对他如此。但脸色却是依旧平静,丝毫没有怒色,相反,他在短暂诧异之后,心中竟多了一分感叹和赞赏一个玄者的玄道造诣越高,情感便越会高傲与淡泊,尤其是对于女人,不要说傲视天下的霸皇与帝君,即使是称霸一方的王座,都只会视为想要多少有多少的玩物,纵然对一个女人格外珍视,却也绝不能和玄道修行相比。

但眼前这个目光深邃,让他近在咫尺都难以看透,难以捉摸的青年人,却因为一个女子的死讯,而情绪如此失控。

“以楚月婵的玄力,在苍风国的确难以遇到对手。但,黑月开始寻找楚月婵时,神凰已入侵苍风数月之久,苍风国早已大乱一片,灾难四起,亡者不计其数。每一支神凰队伍,都有高阶王座甚至霸皇,楚月婵绝非敌手,若是遭遇神凰军,连逃走之力都难有。黑月找寻如此之久都毫无所获,所有分会所能想到的唯一可能,就是在那几个月间”

“你闭嘴!!”

石桌轰然炸裂,紫极也被推开数步,云澈双拳紧攥,全身抖,一双眼睛,赤红如喋血的恶狼,他手指紫极,咆哮道:“好一个黑月商会!明明是自己无能,找不到我的小仙女,却信口雌黄,还诅咒她已经死了我告诉你,就算你们黑月商会的人全部死绝了,她也不会少一根头!!”

“嗄”云澈口中出一声粗重的喘息,声音陡然低沉了下来:“什么狗屁黑月商会,一群沽名无能之辈,还妄称数千年底蕴,却连一个人都找不到简直浪费我的时间和感情!!”

怒骂声中,云澈愤而甩手,转身离去。

自黑月商会名震天玄至今,已是数千年。这数千年间,从未有人敢在黑月商会的地盘上撒野,也从未有人敢对黑月商会的人不敬。相反,越是层面高的人,对黑月商会反而越是敬畏。

而像云澈这般在黑月商会还是总会还是总会第七层,对着紫极破口大骂的人,他绝对是有史以来第一人。

紫极的眉头动了动,微微收紧少许后,又随之舒展开来,依然没有生气,而是淡淡的苦笑一声,然后向那三个已经被惊的不知所谓的少女道:“唉,去把他拉回来吧。”

三名少女同时一怔,随之先后飞身而起,如三只穿花蝴蝶般追到了云澈的身侧,一人挡在云澈的身前,另外两人一人拉住云澈的一只手臂:“云公子,请你息怒。紫先生只是如实告知所探知的结果,绝对没有诅咒之意或许,的确是情报疏漏。我们三姐妹代黑月商会向云公子赔礼了,只求云公子息怒。”

云澈再往前一步,就能直接撞到青衣少女的胸脯上。他停在了那里,抬起头来,闭上眼睛,胸口连续数个剧烈的起伏,然后总算一点点的平静下来自己在这黑月总会大骂一番,言语间还不乏侮辱,若换做他人,就凭羞辱黑月商会,估计十条命都死在这里了,自己却得到了如此“优待”,他很清楚,最主要的原因,是自己那个并不存在的“神秘师父”。

他转过身,面向紫极,神色已经平静如初:“紫前辈,晚辈情绪一时难以自控,言行不逊,还望海涵。”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38yew.dzhhyy.com  4sx.dzhhyy.com  mk3.dzhhyy.com  lpe3j.dzhhyy.com  kus.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