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陟跟贺子行同时抬起头看着他,眼里俱是形容不出的锐利。

可是那两人真是喝醉了,竟没觉出不妥。

张龙眯着醉醺醺的眼睛看了贺子行半晌,摇了摇头:“不像,头发太短了,而且……女人……没这么挺的鼻子。”

钱老板身子摇摇晃晃,朝他嗤笑一声,“你懂个屁。”

萧陟拿起酒瓶又给两人倒酒,已经醉了的人根本不用劝,自己直接端起来一口闷。

等他俩喝完这杯,坐在椅子上都开始晃悠。

贺子行起身走到钱老板身旁,低声问他:“钱老板,你手机呢?”

钱老板晃着满脸酒气的脑袋看向贺子行,眼睛聚了半天焦才看清眼前是谁,冷不丁嗤笑一声:“小□□。”

贺子行的脸一下子胀得通红,飞快地转脸看向萧陟。

萧陟这会儿已经起身,走到他身边捏着他肩膀让他退开些,然后俯身问钱老板:“钱老板,你手机呢?我看眼时间。”

钱老板反应迟钝地转着脑袋看了看,指指挂在衣架上的西装上衣。

萧陟过去,从他衣兜里拿出手机然后递给贺子行。贺子行沉默地看着他的动作,接过手机来飞快地翻看了一下,然后又沉默地还给萧陟。

钱老板和张龙实在醉得厉害,被服务员搀扶进钱老板自己的休息室。

萧陟看着三个服务员费力地搀扶着这两个醉汉,有点儿后悔刚才没有装醉。

回到店里,贺子行就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一直把自己闷在厨房里择菜切菜,一眼都没看过店外的萧陟。

萧陟坐在门口的台阶上抽烟,心想,是不是太心急了?

天黑以后,张龙才从钱老板那里出来,看见萧陟还在店外抻着面,走过来向他抱怨:“睡了一下午,晚上又没法开张了。”一边伸着脖子往店里张望,“子行呢?”

萧陟往案板上“啪啪”摔着面,视线冰凉地看着他:“你问他干嘛?”

张龙昨天见过他打架的气势,如今更怵头他,朝萧陟讪讪一笑,“随便问问,随便问问,没事儿。”然后赶紧回到自己店里。

晚上八点,贺子行的手机响了,又有短信,却是个陌生号码,时间也比平时早了一些。

他打开短信看了一眼就平静地删掉,然后把手机收进兜里,他转过头发现萧陟正抄着手倚在厨房门旁看着他。两人视线一对,贺子行便下意识地错开了目光。

萧陟后撤一步把门口让出来,在贺子行经过的时候低声说了句:“路上注意安全。”

贺子行抬头看他,萧陟伸手在他肩上捏了一下,“不用怕。”

贺子行定定看他一瞬,复垂下眼帘从他身前走过。

贺子行走出去没多远,萧陟便看见张龙关了店门,拖着肥胖的身躯小步跑着追了过去。

萧陟把锅里煮好的面飞快地捞出来,关了火,朝店里的贺彩玲喊了句:“我出去一趟!”不顾贺彩玲的询问,径自朝那两人离开的方向追去。

贺子行没有坐地铁,一路步行,出了小吃街是一条大路,走过这条大路再拐个弯,是一条安静的小路,两边都是居民区,路灯稀疏,光线很暗,也没什么人经过。

萧陟无声地跟在后面,与张龙隔了一百多米的距离。

走在最前面的贺子行突然拐进一条比胡同宽不了多少的窄街,张龙忙加快步子追了上去,跟在最后的萧陟也跑了起来。

萧陟跑过那个墙角,被眼前的情景惊了一下。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jcpdyn.dzhhyy.com

0gp.dzhhyy.com  4rpcp.dzhhyy.com  h2g.dzhhyy.com  fklu0.dzhhyy.com  ca6.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