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上梁馒头可以辟邪带来好运,因此抢馒头的可不都是小孩,大人也像疯了一样去抢。

万峰当然要去抢了,图吉利吗。

王河故意往万峰这边扔了好几把,万峰也就抢到了十多个。

万峰捧着一把馒头回来了,给这两桌人每人分了一个,自己就剩一个了。

馒头扔完就该吃饭了。

张海坐在一张桌子边,面前摊开一张红纸。

小队会计坐在一边。

“买饭票了!”张海吆喝一嗓子,随礼的人就开始交钱,每人手里拿着一张一元的票子排队。

当时的农村的份子钱是一块,这个数目一直持续到八五年左右才变成了两块。

张海负责写记录,会计负责收钱。

“咱们也得买饭钱呗?小万你记账,我给你收钱。”周炳德提议。

吃饭花钱是天经地义的,这个万峰没一点矫情,他要了一张红纸,周炳德负责收钱他负责记录。

让万峰无语的是夏秋隆等人一水的十元票,真特么看着现在有钱了!这特么不便宜老蒋家了吗!

万峰这张单子十个人就收了一百元,张海那边全洼后队的人还没收上一百元。

农村随礼几乎是交一份儿钱去全家,洼后总共才八九十户还有没有来往不来的,哪里能收上一百元。

不过万峰这钱可是没打算给老蒋家,他打算给蒋理,让他们自己留着,反正将来回人情也得他们自己回,都交到家里岂不是亏了。

收完了钱就开始上菜了,万峰把张海叫到这桌。

“这是我们洼后队的带头人张海,这是一建队长周炳德。这是夏秋隆,我大哥!”

双方握手寒暄落座后,菜就上来了。

万峰这一桌夏秋隆周炳德张海万峰吕全和刘赫加上周炳德的司机一共七个人。

负责他们这桌上菜的是杨七郎。

“我们这两桌告诉盛菜的量足点,别弄得别别戚戚的。”万峰拉住杨七郎叮嘱了一句。

万峰不喝酒,人家五个一人二两,一瓶茅台就没了。

万峰拿来一瓶茅台一瓶五粮液,剩下两瓶得留给姥爷,反正就两瓶再不够喝就只能喝东家的散白了。

两巡酒过万峰开始发言了。

“干爹,我这两天真想去找你,我们队有个工程是我们公社批准的重点工程,原来是我们公社建筑队干的,但是他们活干的太墨迹了,净磨洋工了。我们的工期相当的紧张,根本不允许磨洋工因此我们就把他们打发了,您看一建能不能把这活接下来帮我们干干?”

周炳德没有马上回答,夹了一快干蘑菇放到嘴里,一边嚼一边思考。

“什么工程?”

“就是一个厂房,占地面积一千五六百平吧,其中有一栋三层的楼房,其余都是厂房。”

“你们要多长时间交付?”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kmbb.dzhhyy.com  9war.dzhhyy.com  7ge.dzhhyy.com  jcl.dzhhyy.com  4r5q.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