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不遇动了动身体,用了一下自己的法阵,随后对赵海道:“宗主,现在我感觉什么事儿也没有,就好像是刚刚睡醒了一样,感觉还很精神。”他确实是有这种感觉,就好像是自己美美的睡了一觉,现在才刚刚睡醒一样,十分的舒服。

赵海点了点头道:“好,没事儿就好了,休息一下吧,记住了,把报告尽快的送上来,我去看看其它人。”孙不遇应了一声,赵海这才离开了他的房间,到了另一个弟子的房间,又用诅咒符文,把那个弟子身上的诅咒也给吸了出来。

随着一个一个弟子身上的诅咒被吸出来,赵海诅咒符文里新的符文也越发的清晰,当最后一个弟子身上的诅咒被吸出来之后,他诅咒符文里的新的符文,已经完全的形成了,从这一点儿上就可以看得出来,这些弟子身上中的诅咒,其实全都是一种诅咒,有可能他们中的诅咒是不同的诅咒变种,但是总体诅咒是不会变的。

让那些弟子好好的休息之后,赵海就领着温文海他们回到了指挥大厅里,等到他们回到了指挥大厅,赵海这才对温文海他们道:“看来那幻境里应该就是一种诅咒,只不过那种诅咒有很多的变种,而这些变种的威力也不一样,入侵人的方式也不一样,不过有一点儿应该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攻击那片幻境里的人或是东西的时候,他们中的诅咒是最深的,孙不遇他们就是因为攻击了那幻境里的人,破坏了幻境里的东西,所以才会中了诅咒的,因为他们攻击了幻境里的人,破坏了幻境里的东西,所以他们中的诅咒最重,防御法阵没能完全的防御住,这才中了诅咒的。”

温文海点了点头道:“看来是这样,不过这样一来就有些麻烦了,孙不遇他们身上的防御法阵,其实跟其它人身上的防御法阵是没有什么区别的,甚至跟血杀战堡里的防御法阵也没有区别,只是大小不一样罢了,他们的防御法阵防不住那些诅咒,那血杀战堡里的防御法阵,是不是能防住那些诅咒呢?要是血杀战堡也防不住那些诅咒的话,那可怎么办?我们总是要进攻他们的,要是一直破不了对方的法阵,那可是十分麻烦的。”

赵海沉声道:“这确实是有一些麻烦,其实对付诅咒的最好方法就是破去诅咒,并不是暴力的破去,而是要找对方法,用暴力的破去那些诅咒,会十分的费力,可能还会受到反噬,但是如果我们找对了方法,那想要破去那诅咒,就不会太麻烦了。”

一听赵海这么说,温文海他们不由得一愣,随后全都点了点头,不只是诅咒,就算是法阵其实也是一样的,仔何一种法阵,你要用暴力去破解,都是十分麻烦的,可能还会引起法阵的爆炸,但是如果你找对了方法,那想要破去一个法阵,其实并不是很难,诅咒也是一样,但是难就难在要如何才能找对方法,诅咒万千,想要找出一种诅咒的破解方法,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第二百六十二章 试验

温文海皱着眉头道:“想要找出破解这种诅咒的方法,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头儿,你有把握吗?我怕拖的时间太长的话,会有别的变化,影族的人可不是什么善茬,他们是不会一直挨打而不还手的,还有,我们最一开始前进的时候,遇到的那种像刀锋一样的攻击,到现在我们还不知道那是什么样的攻击呢。”

赵海点了点头道:“这个到是不用太过于担心,破解诅咒的方法,我们一定会找到的,不过忘了,这一次我在破去孙不遇他们身上的诅咒的时候,已经对这种诅咒有了一些了解了,我想我们可以找出破解这种诅咒的方法的,至于你说的,那种像刀锋一样的攻击,这个可以慢慢的找,我相信我们一定会找出来的。”

温文海他们一听赵海这么说,也全都点了点头,他们相信赵海,赵海说能找出破解诅咒的方法,就一定能找出破解诅咒的方法,他说那种刀锋一样的攻击现在不用担心,那现在就不用担心,他们对赵海有着绝对的信心。

赵海看了温文海他们一眼,沉声道:“我现在去神机堂那里,你们做好防御,记住了,如果影族的人真的来进攻,要是一般的进攻,就用我们的罡风法阵来试一下,我们现在可都是装了罡风法阵的,可以好好的收拾他们一下,如果是那种幻境扩张了,马上就通知我。”温文海和常军他们都应了一声,赵海这才站了起来,转身去了神机堂那里。

神机堂那里现在也是很忙,不过那些负责研究的人,却并不是很忙了,只有研究声波法阵的那一组人还在忙,其它人到不是很忙,赵海直接就把闻于名和张宏良他们这些人叫到了一起,随后取出了一个玉瓶,对闻于名他们道:“这个是从孙不遇他们身上取出来的诅咒之力,这种诅咒之力的威力原本应该是十分大的,不过被我们的防御法阵给挡住了大半力量,只剩下这么一点儿力量进入到了他们的身体里,现在我们研究一下这种力量,看看有什么东西可以破去这种力量,只要找出了这种东西,差不多就可以破去这幻境了。”

闻于名他们都应了一声,他们神机堂就是干这个的,以前他们也接触过诅咒之力,现在做起来,可以说是轻车熟路,所以没有半点的犹豫,所有人马上就忙了起来,他们把那个玉瓶拿走,然后放到了一个上面刻满了法阵的桌子上,随后这才打开了玉瓶。

玉瓶打开之后,从里面飞出了一丝白色的能量,这丝白色的能量从玉瓶里飞出之后,就想要往外去,但是却飞不出桌子的范围,好像是被禁锢在了桌子的范围之内,随后那丝白色的能量,又慢慢的变淡,就好像是一丝轻烟,要消失在天地之间一样,但是还是不行,他们刚一变淡,马上就有一股力量,把他们又集中了起来,他们又变成了原样的样子。

闻于名他们却是在静静的观察着那丝白色的能量,同时看着桌子旁边的一个把小灯,这一把小灯全都是红色的,一共有十个,现在那排小灯之中的六个已经亮了起来,不过也只是亮到了第六个小灯。

就算是这样,也让闻于名他们有些吃惊的道:“六级诅咒,这种诅咒很强啊。”闻于名他们之所以这么说,也是有原因的,这张桌子,是他们为了研究诅咒之力,专门的制做出来的,为了制做这张桌子,赵海都出手了,而桌子旁边的小灯,就是显示出,这种诅咒的威力是几级的,他们把诅咒分为十级,而这一丝白色的诅咒之力,在他们看来,是足有六级的诅咒之力,那也就是说,这种诅咒的威力可是很强的,要知道之前百花女王弄出来的百花咒,也不过才四级,后来她弄出来的那种佛力诅咒,也不过才五级,而这种诅咒却是有六级,可见这种诅咒的强大之处。

赵海也看到了桌子上那亮着的六个小灯,点了点头道:“确实是不弱,六级诅咒,等级是不低,试一下吧,看看他的能力是什么,先对他进行一下加强。”闻于名他们都应了一声,随后他们按了一下桌子旁边的一个按钮,一丝丝的能色能量就出现在了桌子里,而与那黑色的能量一接触,那丝白线好像是吃到了什么上等的补品一样,飞快的变大,但是颜色也在发生着变化,有点慢慢变黑的意思。

一看到这种情况,闻于名他们马上就又按了一下桌子上一个带有佛印的按钮,一丝金色的能量又出现在了桌子上,那丝有些变色的能量,又开始慢慢的吸收着金色的能量,最后又变成了白色的样子,不过却比以前大了很多。

这桌子上的黑色能量,就是最为原始的诅咒之力,可以加强一些的诅咒力量,对于诅咒力量来说,这种原始的诅咒之力,确实是上等的补口,而那金色的能量,就是佛力,百花女王可以把佛力融入到诅咒之力中,那也就是说,有一些诅咒之力,是与佛力有关的,所以他们也在桌子上加了一个佛力法阵,放出一丝佛力加入到桌子上的力量之中,果然,那白色的诅咒之力里面,也是有一丝的佛力的,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变化。

桌子上的那一丝诅咒之力,看起来并不是很强,他也确实不是很强,可是他的评估等级,却是超过了百花咒两级,赵海他们评定一种诅咒力量的强弱,并不是光靠这种诅咒的强弱的,还要看这种诅咒的出处和这种诅咒的潜力,而现在这种白色的诅咒,他的潜力就很大,也就是说,这种诅咒在没有被他们的防御法阵给挡住之前是十分强悍的,是绝对超过百花咒的,所以才会有六级的评价。

“又是一种佛力诅咒,以前时锦他们都说,佛力是诅咒的克星,可是为什么我们现在所得到的诅咒,都是佛力诅咒呢?把佛力与诅咒结合在一起,这种方法也太牛了一些吧?”张宏良看着桌面上那丝不停变大的诅咒之力道。

赵海沉声道:“确实是有些让人头痛,真是没有想到,这种竟然也是佛力诅咒,这样想要破去他,就真的不容易了,试试看吧,看看我们以往的破去诅咒的方法,能不能起到什么做用。”众人应了一声,马上就在桌面上操纵了起来,于是各种各样的力量,开始慢慢的对那丝白色的能量进行试探,有一些能量会引起白色能量的一丝反应,有一些能量,却是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反应,就算是起反应的能量,也不是破去白色能量的方式,这让赵海他们都有些失望,最后所有方法全都试过了,甚至就连类似于灌顶的方法,和开光的方法都试过了,却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这让赵海有些失望着。

赵海皱着眉头,仔细的回忆着他们与那幻境接触的过程,看看是不是有什么地方是他错过的,有的时候,一些微小的细节,其实就是破去这些诅咒的关键,所以赵海并没有在围在那桌子的旁边,只是静静的回想着他们两次与那幻境接触的过程。

第一次是血杀战堡与那幻境有过接触,当时血杀战堡上的能量武器,全都没有用了,他们明明发射了能量武器,但是在那幻境里,却是一点儿也没有发射过能量武器的样子,而且他们想要退出都很难,最后还是被另一艘血杀战堡把他给拉出来的。

第二次就是孙不遇他们的进攻了,他们这一次的进攻速度十分的快,攻进去之后,把东西给取出来,然后就出来了,在这个过程中,还与幻境里的宫女发生了战斗,不过最后还是杀出来,但是孙不遇他们却也因为这一次的战斗,能身中诅咒了。

战斗,对了,战斗!赵海突然想到了一点儿,那就是血杀战堡进入到幻境里的时候,幻境里的那些宫女,并没有对血杀战堡进行攻击,赵海还清楚的记得,那些宫女在发现血杀战堡之后,虽然马上就围了过来,但是并没有攻击血杀战堡,她们的样子,她们的神情,也并不像是在要攻击的样子,相反的,她们好像是十分的好奇,想要看看,摸摸血杀战堡。

而孙不遇他们在进入到幻境里的时候,遇到的情况却是不一样的,他们在进入到幻境里的时候,遇到幻境里的那些宫女时,那些宫女一个个显然十分的惊慌,马上就要逃跑,并没有一点儿好奇的样子,而在他们抓了那宫女,破坏了幻境之后,幻境里的人,马上就攻击了他们,他们是杀出幻境来的,这其中最大的区别就是那些宫女的反应。

一想到这里,赵海不由得睁开了眼睛,那些宫女在看到血杀战堡和孙不遇他们的时候,出现了两种不同的反应,按理说血杀战堡的攻击力更加的强悍,那些宫女在看到血杀战堡的时候,应该会更加害怕的,可是她们却是一点儿也不怕,反到是感到十分的好奇,只有好奇的神情,而没有一点儿担心的样子。

相反的,那些宫女在看到孙不遇他们的时候,却是显得十分的害怕,而且马上就要逃跑,这就说明,那些宫女不怕血杀战堡,但是却怕孙不遇他们,也就是说,他们对孙不遇他们的攻击方式,更加的害怕一些。


x2c.dzhhyy.com  355.dzhhyy.com  6dtg.dzhhyy.com  62ug.dzhhyy.com  3f0i3.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jccg8.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