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郁挑了一点蛋黄抿了抿,咸香适中,完全是个合格的咸鸡蛋了。

乔郁十分满意,将咸鸡蛋扣在碗里,留着明天早上配粥吃。

该做的事情都做完了,乔郁又搬来桌子练了会儿字,乔岭坐在跟前一边给他硏墨,一边指点他哪些字该怎么写。

等到太阳稍微落下去,乔岭就不让他再呆在外面了,怕他这身子在外面呆久了染了寒气,要是病了就麻烦了。

转移了阵地不能写字,乔郁无事可做,干脆装了几个咸鸡蛋带着乔岭一起去宋家玩,人多热闹些,他等下就要过去蹭饭,提早过去也能帮点忙。

兄弟俩慢悠悠的拐过巷子到了宋家,宋老太太果然已经在做饭了,知道他们要来,外面院子的门也没关,大大咧咧的敞着,太阳快要落山,灶房里光线已经有些昏暗,悦悦蹲在灶台后面正在帮奶奶烧火,见乔郁他们来了笑嘻嘻的跟他们打招呼。

“来啦。”

宋奶奶端着水瓢正在往锅里添水,见兄弟俩进来笑问道。

兄弟俩点头嗯了一声,乔郁走到宋奶奶身边把咸鸡蛋放下顺便看看能帮什么忙,乔岭则自觉跟悦悦凑在一起,接过了悦悦手里的烧火棍。

“思明呢?”乔郁问道。

“去外面买酒去啦,说是好久没喝了,跟你喝一点。你这是又带了什么过来?”

乔郁回道:“自己腌的几个鸡蛋,配点粥好吃,给你拿两个尝尝。”

宋奶奶已经完全习惯他这个送点什么就必须还点什么的毛病,也不跟他客气,接过来就收起来放在橱柜里。

说话间宋思明就从外面回来了,一手拎着一小坛酒,裹着一身寒气进了门。

不一会儿,宋奶奶的菜就上了桌,一碗烧豆腐,一碗烧肉,再配上宋思明拿回来的酱鸭,热乎乎的温了一壶酒。

虽说是乔郁陪着宋思明一起喝,但实际上乔郁酒量一般,又不能多喝,所以那一壶酒多半都进了宋思明的肚子。

乔岭和悦悦吃过饭就去外面院子玩了,剩乔郁和宋家祖孙俩边吃边闲聊。

“你们......现在可有点打算了?”

宋思明又是一杯热酒下肚,长长的呼了口气,抬头看向乔郁问道。

乔郁疑惑了一下后反应过来他是指什么,嗯的点了点头。

宋奶奶适时插话道:“跟我说说,你是怎么想的?”

乔郁要摆摊子卖吃食的事情倒是也没跟宋老太太说过,毕竟他那时候也没真正开始做,自然也不会挂在嘴边到处说,现在什么都准备好了,说出来听听大家的意见也好。

“我打算去西街支个摊子卖些吃食。”

宋思明和宋奶奶都没想到乔郁会想这么个主意,一时都有些愣住了。

“卖吃食?”

乔郁笑道:“怎么都这幅神情?是我做的东西不好吃么?”

宋思明忙不迭的摇头,“那倒不是,主要是没想着你会想做这个。”

乔郁生的好看人也白净,一双丹凤眼微微上挑不笑也自带几分笑意,面相中都带着一股富家公子气,加上他好读书言谈举止中又添了几分书生气,一看就不是那种下苦力的人,而卖吃食这事儿,虽说没什么不妥,但宋思明就是觉得,这份差事和乔郁有些不太匹配。

“是觉得我吃不了这苦吧?”乔郁笑着冲两人眨眨眼睛,一副我完全明白你们在想什么的样子。

不等宋思明和宋奶奶对他这话有所回应,他又说道:“你们放心,我不是那么娇气的人,我什么苦都吃过的。”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jbipro.dzhhyy.com

doo.dzhhyy.com  bmfo.dzhhyy.com  6kjc.dzhhyy.com  r6nuy.dzhhyy.com  6oh.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