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君识和辛云相处之间,有一些事情已初见端倪。

只是,没想到高君识出手比她想像中还有快一些。

宁远凑过来看,问:“你笑什么呢。”看到内容,不是自己很感兴趣的。

他伸手搂住许渺渺的腰,说:“这两人在一起也可以,省得辛云去祸害别人了。”

许渺渺听了不服气:“怎么就是辛云祸害别人了?能跟辛云在一起,多少男的求之不得。”

“好,好,好,我说错了行不。辛云的确是很多男人的梦中情人。”

见许渺渺美目看向自己,宁远立即表忠心:“这可不包括我。你知道的,我的心里眼里就只有你一个。”

今天来的人,还有扬帆一家,以及意外之人,肖蔷。

肖蔷今天接到扬帆的电话时,扬帆并没有说明许家是主场,许渺渺也在。

这一打了一个照面,尴尬不已。

许渺渺看到两人牵着的手,心下了然。虽然有点讶异,但扬帆能开始一份新的感情,她也是很高兴的。而且,细细想的话,肖蔷也是不错的。

扬母自然也是没想到儿子动作这么快,见了肖蔷心里已是满意几分。

扬母和高绮见面,亲热万分。两人是多年的闺蜜。

见到肖蔷,扬母给高绮作介绍。

虽然不能娶许渺渺为儿媳了,但以后渺渺也是她的孩子,她也会疼爱。

“您好,高姨,我叫肖蔷,是许渺渺事务所的职员。”肖蔷的外表在这几个女人中,是最偏于普通的。但她气质很好,又不卑不亢,丝毫没有落于下风。

肖蔷走到许渺渺的身边,她微微有点尴尬的,一直没跟许渺渺说,不是不敢说,而是不知道该如何说。

以前扬帆对许渺渺是有着一些特殊的感情的,她并不嫉妒。但突然就跟扬帆成了男女朋友,肖蔷怕许渺渺听了,会不会有什么特别的想法。

她喜欢许渺渺,因此愿意追随许渺渺。如果让两人的友情心生罅隙,就不是肖蔷想看到的。

“渺渺,我,我跟扬帆,是我主动的。我喜欢扬帆,估计是在医院那一次,我就喜欢他了。”肖蔷觉得人生在世,短短数年,应该要努力去追求,大胆去追求自己想要的。

许渺渺偏头看向肖蔷,嘴角噙着一抹笑容,说:“嗯,我知道的。你不用跟我解释。我为你开心,真的。”

肖蔷一听,眼前一亮,说:“你为我开心?你觉得我跟扬帆配吗?”

许渺渺奇怪地看向她,声音里充满了自信:“配?怎么不配呢。肖蔷,自信是自己给的。配不配,在一起开不开心,合不合适,也只有自己知道,与他人无关。”

扬帆本就是那种很有自我主见的人。

虽然是肖蔷主动开口的,但扬帆能接受,显然他对肖蔷,也不是没有感情的。

男女之间的缘份总是很巧妙的。有时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肖蔷也许正好出现在那个对的时机里,只要扬帆愿意,肖蔷也努力,感情一定会越来越深的。

就像她当初,第一眼见到宁远,不是喜欢,而是厌恶。

甚至,因为宁远把她的生活弄得乱七八糟的时候,她还极度厌恶过宁远。

可是现在,她不但和宁远结婚了,还对宁远的感情越来越深。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k83uc.dzhhyy.com  c1tx.dzhhyy.com  o6pu.dzhhyy.com  fkj.dzhhyy.com  81r.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