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让她印象深刻的,反倒只有那位秦女士, 按照梅丽的说法, 她是自己的学姐, 在舞会上, 她也来邀请清秋一起跳舞。

因为不知道她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关注,清秋也答应了她的邀请,两人在舞池中起舞时,秦女士忽然对她说:“密斯冷,其实你不是梅丽的表姐吧?”

冷清秋一时愣住了,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秦女士微笑着说:“前些日子,金家的七少新婚,他的新太太不就是姓冷么?”

冷清秋转念一想, 不由得也笑了起来:“倒是让你们见笑了, 梅丽没了舞伴急得不得了,我是来临时应个卯。”

秦女士将目光投向在舞池中嬉戏的梅丽:“密斯金天真烂漫, 我自然也是非常喜爱她的。”

她将目光调转回来:“不过,我对于密斯冷,却是另外一种看法。”

“什么看法?”冷清秋倒是十分好奇,秦女士慢条斯理地回答:“我认为密斯冷,和我是一样的人。”

“是不愿意屈服于旧家庭, 想挣脱束缚的人。”她的语气意味深长。

冷清秋一笑:“我没有那么宏大的想法,只不过是随波逐流的人罢了。”

“是吗?可是我从你的眼睛中,看到的可不是这样。”

冷清秋没有回话,她在想,难不成这位秦女士,是想拉着我私奔吗?

秦女士的眼睛熠熠发光,她看着冷清秋道:“如果你哪一天想逃离那个大家庭了,可以来找我。”

这话倒是说到了冷清秋的心坎上,她点了点头:“如果有那么一天的话。”

“你说出这样的话来,那就证明,这一天很有可能到来。”

当天晚上回去,冷清秋一个人倚靠着床呆呆发怔,她抱着那本《易卜生集》,脑海里全是那位秦女士的话。

那之后她问了梅丽,梅丽告诉她,秦女士向来就是学校中较为□□的人物,一直坚持发展女子的权益。虽然原著中并没有提及这个人,但清秋敏锐地感觉到,这个女子对自己未来的道路,一定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金燕西今晚又是故态复萌,和朋友出去打牌,直到凌晨才回来,中途还去看了自己捧的几个女戏子。

一进家门,就看到清秋抱着一本书,靠着床呆呆坐着,他走过来,将书从她的手中一抽:“怎么又等得这么晚?你现在还不好好保重身子?”

冷清秋醒过神来,看着金燕西,向他伸出手去:“好好的干嘛拿我的书?”

金燕西翻开书看了看:“这不是那个易卜生的书?之前《新青年》上还有。”

冷清秋笑道:“原来你也看《新青年》?”

金燕西道:“瞧不起人吗?我依然也是新时代的青年,看看新文学有什么不对的?”他翻到那篇《玩偶之家》,“只是这篇有些不好。”

“有什么不好?”

“这女子离了家庭,又能做什么呢?她丈夫也没有什么对不起她的,反倒落得如此下场,岂不是很可悲的事情?”

冷清秋知道他有些不学无术,也没指望他们两人能达到什么心灵上的默契,她只希望以后金燕西能给她少找些事,让她平平安安通过考核就行。

现在听了他的话,她就更不想和他说话了,只是敷衍道:“这是在梅丽学校的舞会上,别人家的小姐送给我的。”

金燕西便兴致勃勃地问起舞会的事情,见冷清秋爱搭不理的样子,自己也觉得没趣,他心想,莫不是她又因为我回来晚了闹别扭?这些女子一旦结了婚,就变得一点也不可爱了,心里便有一些芥蒂。

冷清秋懒得理他,新年快到了,她肚子里这个孩子,也快慢慢地现出端倪了,在现在这个时间点,她万万不能直接离开这里,好歹要等到孩子生出来再说。

过了两天,清秋回家看望母亲,趁着四周无人,便悄悄对冷太太说:“妈,之前让你整一整咱们家的帐,你可做得怎么样了呢?”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j9wr3.dzhhyy.com

12r.dzhhyy.com  ix1jb.dzhhyy.com  hd0x.dzhhyy.com  0me8l.dzhhyy.com  hrk7.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