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寒墨露出来一个浅浅的笑容,认真的看着护士,用恳求的语气说道:“护士姐姐,我能不能打个电话?”

护士闻言眼睛亮了亮,“你想起什么了?”

周寒墨轻轻摇了摇头,“我脑海里闪过一串号码,我想打过去看看。要是给你添麻烦的话算了。”

护士班时间是不能带手机的,她说道:“你等一下,我去我的衣帽箱拿手机过来给你。”

护士说完,转身出去了。

过了五分钟之后,她拿了一台手机进来。

她把手机解锁之后递给他,“给你,你试试看。”

“不客气,你能恢复记忆是对我们工作最大的支持。”

周寒墨结果手机有些忐忑的拨了一串号码,然后不安地看着护士。

护士看着他好像有些不好意思,笑道:“你打完告诉我。”

说完她出去了。

周寒墨拨的那串号码,他自然是知道的。

那是他爷爷的手机号。

周寒墨忐忑不安的拨了过去,电话过了许久才有人接听。

但那不是他爷爷的声音。

而是他叔叔的。

周寒墨悄无声息地放下电话,不敢再拨其他的号码了。

如果他叔叔知道他没死,会怎么做?

会不会想方设法再弄死他?

正当周寒墨这么想时,那个号码回拨了过来。

周寒墨看了一会儿,决定接听了起来,压着声音说道:“喂。”

“喂。”这次的声音是一个苍老的声音。

周寒墨眼眶不自觉地一热,颤抖着声音叫道:“爷爷。”

周老爷子听到这个声音激动的从病床坐了起来,一连串的问道:“寒墨?你是我的小寒墨吗?你这孩子跑到哪去了?怎么这么长时间都不给爷爷打电话?知不知道爷爷在家会担心?”

“我知道让您担心了,我前一段时间病了,记不住我自己是谁,也记不住你们了。”

周老爷子闻言脸色大变,“那你是怎么熬过来的?”

“我出事的时候恰好遇到了霍家人,这段时间也一直在帮我负责医药费。我现在借的是护士姐姐的手机在打电话。”

“你现在在哪家医院,爷爷这去看你。”周老爷子的语气很是激动。

周寒墨报了一个地址。

周老爷子在那头顿了很久,这才说道:“我在你楼。孩子,爷爷让你受委屈了。”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j9vp.dzhhyy.com

qfg6u.dzhhyy.com  urc.dzhhyy.com  ufxf.dzhhyy.com  b8dcn.dzhhyy.com  ldi9.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