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峻垂下眼眸点了点头,自家侯爷说的,十分有道理啊,被打成那个怂样就已经够丢人了,自己再去人家府上提这事儿,典型的找不自在。

燕来楼的三楼,秦冰月的房间里,秦冰月一身素色的纱衣,屋子里燃着火红的炭盆倒也不觉的冷些,端坐在琴案前,一双素手抚在琴上,勾了勾手指,确是没有落在琴弦上……

琴是好琴,上好的凤栖梧桐,这是秦玉心当年从南方的一富商手里头得来的,当年的秦玉心也是好琴之人,为了这块凤栖梧桐,着实是让秦玉心好生谋划了一番,借着当年荆王的名头威逼利诱,花了重金买来,随后让名闻遐迩的制琴师,挑选了上好的马尾鬃毛做成的,后来秦玉心便将这把琴送给了秦冰月,这么多年过去了,上面的马尾鬃毛早就没了当年的韧性,也是该换换了。

“丫头,你都坐在那儿有一刻钟了,你这琴,我看你还是别弹了。”秦玉心百无寂寥的趴在一边柔软的软榻上,看着秦冰月心不在焉的样子,心里总是觉得闷着一口气。

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办法,看来得寻摸个法子了。

“罢了,今日没什么兴致,耽搁了姐姐了。”秦冰月面无表情的说道,脸上一点儿愧疚歉意的神色都没有。

秦玉心知道秦冰月就是这个个性子,这么多年都习惯了,也懒得去纠正她的这个冰块的性子了。

“没事儿,你开心就好。”秦玉心懒洋洋回应了一声。

自秦玉心来到秦冰月的房间里说东山侯玄世璟就带着一棒子锦衣卫在一楼大厅中吃饭的时候,秦冰月的心思就不知道去了哪里了。

秦玉心躺在软榻上,一脸然而我已经看穿了一切的表情看着心不在焉的秦冰月。

这丫头什么都好,琴棋书画,打小儿就学着,一身的功夫也是不弱于人,算是文武双全的奇女子了,可是那脑子,就跟头驴似得,倔的不要不要的。

不过,倒是可以去钱堆那边儿打探打探,看看有什么好法子,能让冰月这丫头接近侯爷。

想到此处,秦玉心脸上露出一抹笑容。

“姐姐何故发笑?”恰巧,秦冰月一抬头,就看到了秦玉心脸上的那一抹笑容,熟悉秦玉心的她,自然知道,秦玉心一旦露出这种笑容,接下来怕是没什么好事儿了。

只不过这不是什么好事儿,是对于别人而言罢了。

“没什么,冰月啊,早点儿睡,姐姐我就先回去了。”说罢,秦玉心便起身,离开了秦冰月的房间。

一楼的聚会还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坐在边儿上的禄东赞三人也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这让秦玉心看的很是窝火,如今大唐一年内不能兴礼乐歌舞,到了晚上,燕来楼的生意更是一落千丈了,这些日子晚上燕来楼都是早早就打烊关门歇着了,也正好让楼里的人好好歇一段时日。

若是这楼中就紧紧只有玄世璟这一帮子人,也就罢了,大不了留下两个值夜的小厮,等玄世璟等人散了之后再关门打烊就是了,这燕来楼一半儿都是侯府的产业了,自己人,也就不用避讳什么,可是这禄东赞就不一样了,吐蕃人,秦玉心可不放心就这么大大咧咧的让这三人留在燕来楼让楼里的伙计安心睡觉去,虽说有玄世璟在,可是刚才看两人之间的气氛,并不怎么好啊。

朝堂上的事情秦玉心也听来这燕来楼里的人说过一些,说吐蕃要和大唐和亲,东山侯是极力反对的,因此可以想到,玄世璟和这些吐蕃人的关系,十分的不友好。

第一百六十四章: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房遗爱

大厅中的锦衣卫们喝的正起劲,这玄武楼平日里可不是他们这些普通人能来的起的地方,也就是今天自家侯爷请客,才能吃到这名扬长安的糕点和菜品,品尝到这浓烈的酒水,不同于市面上能买到的三勒浆,这都是玄武楼商会特产的烧刀子,烈的很。

早在陇西的时候,玄世璟就写信给钱堆,让他试着蒸馏出酒精度含量高的烈酒,经过一番试验,到最后还真让钱堆给弄出来了,条件有限,也就只能按照传统的土方法来做了,别说,这些按照土方法酿造出来的酒水在地窖里头放上一年半载的,口感还是十分醇厚的,所以这烧刀子一出,受到了长城中的人的大力追捧,尤其是来自草原还有吐蕃的人,更是喜欢这浓烈的烧刀子,一口喝下去,感觉喉咙都要被刀子划破一样,咽下去,一股灼热的暖流顺着咽喉一直蔓延到肚子里,浑身都觉得暖洋洋的,十分舒坦。

这酒,喝惯了三勒浆的人,一时半会儿还真喝不了多少这种度数高的白酒,不但喝着烈,后劲也是大,寻常那些在燕来楼里只谈风花雪月的文人才子们,基本上一壶就能给撂桌子底下去。

再看这帮杀才,完全不管不顾,什么后劲,先喝了再说。

秦玉心走到楼下柜台之中,对着守在柜台里的伙计吩咐了一番,随后摇曳着身姿上了三楼,回了房间。

“大相,你看那女人。”坐在禄东赞身边儿的一吐蕃使臣盯着秦玉心的背影说道:“真乃极品啊,大相,要不今晚,您就在这宿下?”那使臣一脸你懂得的表情看着禄东赞,来到大唐这么久了,住在鸿胪寺中,也一直没找到好机会出来享受享受,今日见到秦玉心,这使臣的心思瞬时间就摇曳了起来,那背影,真是诱人啊……

“这种话以后就不要说了,在长安城这么久,就算没有特意去打听,也该知道这燕来楼的老板娘惹不得,她身后…..哼哼。”说着,目光又向玄世璟那边一瞥。

“之前这燕来楼不是荆王李元景名下的产业吗?”那使臣看见禄东赞的眼色,有些不解的问道。

“蠢材!”禄东赞忍不住骂道:“那李元景不就是坏在了这小子手里头吗?”

听到禄东赞的呵斥,那使臣乖乖的闭上了嘴,来长安之前大相就特意嘱咐过,此番来大唐是为了向大唐皇帝陛下为赞普求一桩婚事,所以在长安尽量要低调少惹是非,尤其是长安城的勋贵,能结交就结交,万不可的罪人,现如今汉州边境的形式到底如何,没有人比禄东赞更清楚了,明面上吐蕃还是在占便宜,可是长久这么耗下去,吐蕃打败而归,是迟早的事。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60u4.dzhhyy.com  2unn.dzhhyy.com  bqxsf.dzhhyy.com  bmax.dzhhyy.com  ae8q.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