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欧外坐在长桌尽头,双手交叉抵在下巴上,听了源纯的话,他嘴角抽得几乎无法维持微笑,“源小姐,不好意思,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装聋是没用的啦,森先生。”源纯伸了个懒腰,“这就是我的要求,你可以慢慢考虑,但别让我等太久哦。”

源纯装完逼就跑,飞雷神直接闪,丝毫不给森鸥外砍价的机会。

回到酒店后,她对等待已久的扉间汇报:“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做了,接下来呢?”

“接下来就是我的事了,”扉间的表情渐渐变得严肃,他开门见山地问,“除了涩泽龙彦,那晚你还遇到了谁?”

话音落下,端坐在沙发里的柱间和斑同时抬头,目不转睛地盯着源纯。

源纯压力倍增,她沉默了一会儿,无奈地说:“好吧……确实有必要跟你们说一声。”

源纯把之前省略的内容完完整整讲了一遍。

她没想着隐瞒,有宇智波斑在,也瞒不了。

况且他们是关心她,才会问的。

“……我把TA驱逐了。”

“但TA肯定会回来的,不知道下一次降临,是以何种方式。”

源纯轻描淡写地带过了所有凶险,尽量用平缓的词语修饰描述整个过程。

“你们不用太担心,我会解决——疼疼疼!”

源纯委屈地看着柱间。

柱间收回了敲在源纯脑袋上的拳头,他用不赞同的眼神瞪着她,几次开口想说什么,但最后只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行了,”斑懒洋洋地说,“你不用太担心,我们会解决的。”

“至于你,”扉间难得跟斑配合得如此默契,“你是不是忘了,你是个学生,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

源纯:“……”对不起我忘了!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周末,源纯被扉间压去学校进行期末考试。

感受到了扉间大学霸的愤怒,源纯乖巧地进了考场,乖巧地用写轮眼copy了同桌幸村精市的答案,交出一份预定满分的答卷。

“考试作弊是不是不太好?”樱抓着源纯的裙摆,小小声说。

“这不重要,”源纯拍了拍樱的肩膀,微笑道,“重点在于作弊但不能被抓住,这考验的是你搜集情报的能力。”

樱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路过的幸村精市听到源纯的话,嘴角一抽,心想你这样教坏小孩子真的好吗?

“……看新闻了吗?报道说最近有个叫敌联盟的恐怖组织特别活跃,很多城市都遭到了袭击……”

“怕什么,没有敌联盟,难道横滨就很安全吗?”

“说的也有道理哦,我们横滨的异能者不能输!”

“终于考完了,我只想回家睡觉!”

“哎,别这样!说好了暑假出去玩的呢!”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f36.dzhhyy.com  aak2.dzhhyy.com  udpg.dzhhyy.com  t7k.dzhhyy.com  4hq.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