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会儿,小护士进来了。

小护士是一名年轻的女孩儿,看到霍予沉过人的样貌脸蓦地红了起来,问道:“先生,请问是哪里不舒服吗?”

“乔阳醒了没有?”

“乔阳?”护士眨巴着眼睛,一脸懵逼地看着他。

“是肺部被利器扎伤的人。”

“哦哦,他还没有醒。我听主治医生说,他没有生命危险,但也不会醒的这么快,还需要进行两场手术。”

“你出去吧。”

小护士小脸儿红扑扑的出去了。

霍予沉垂着眉眼,坐在病床动也不想动。

褚非悦的身体恢复得还算良好,在房间里待了三天之后,她已经能缓慢的下楼,在院子里散步了。

这几天陶思温一直寸步不离地陪着她,两人倒是很有共同话题,只要一聊建筑能聊很多。

褚非悦虽离开了建筑行业,但从未因为不在这个行业而忽视建筑行业的进步与发展,也还是半个行内人。

褚非悦坐在长椅,晒着春日暖烘烘的阳光,闭着眼睛。

表面恬静自在,心里却很焦急。

她不知道该怎么给霍董送信,让他知道她还好好的活着。

她没有办法确定陶思温和陶家是否也跟这件事有关,不然她怎么会恰好在陶家醒过来?

陶思温对她的感情她知道,但她不认为他因为爱她做了这么疯狂的事。

他要是会这么做,早在几年前霍董不在家的时候这么做了,不会到现在才动手。

她对陶思温虽没有男女之情,但对他的人品、自我修养还是认可的,这样的人在品行里不应该有污点。

然而,经历了这么多事,褚非悦不敢再像以前那般轻易对一个人下定论。

诚如,她不认为乔阳会因为一块地bǎng jià她。

生意的事本来很复杂、多变,合作不成功的皆是,成功合作也仅占全部项目例的千分之一。

因为这个bǎng jià她,她也觉得不太可能。

那到底是什么?

乔阳还有什么深层次的理由?

褚非悦尝试着一点点的抽丝剥茧,试图分析出个所以然来。

但她的精力和脑袋却不支持她想这些,不一会儿脑子发疼起来。

陶思温从厨房拿了两杯鲜榨果汁出来,恰好看到褚非悦皱眉揉太阳穴,连忙快步走过来,担忧道:“小语,你怎么了?是不是又不舒服了?”

“伤口有点疼。”

“山里风太大了,我扶你进屋。”


rgkmq.dzhhyy.com  sh0.dzhhyy.com  t5np.dzhhyy.com  xjbk.dzhhyy.com  kwm.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izfvku.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