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一旁面色如常的唐剑,杨震心里甚至连任何异常念头都不敢活动,而与老巫神的联系,此时也彻底中断。

他很清楚。

现在既然唐剑可能已察觉怀疑到他,那么老巫神为了他以及自身的安全,都不会再联系他。

所以从现在开始,他已经是孤军奋战,要么尽一切地可能辅助老巫神达到将唐剑本体引到深渊之眼入口的位置,要么牺牲自己充当老巫神的巫术导体。

“还有第三种可能吗?还有吗?有……可是……”

杨震心里忍不住开始剧烈挣扎。

现在老巫神不会联系他,他也从来没有一刻如此脱离老巫神的掌控。

现在或许是最佳的时机,向唐剑坦白,保住现有的一切的机会。

只要向唐剑坦白了,即使他从此失去返回星灵巫族的机会,成为星灵巫族的罪人,但至少他现在卡神境界的力量是保住了,或许还能保住在联邦的地位,属于戴罪立功。

而若是不坦白,之后真的暴露,那可能就会彻底失去所有的一切,成为一点巫灵,也就是人类口中常说的一点小蝌蚪。

即使将来有希望再活过来又能怎么样?

还能复制现在的经历,再度成为卡神吗?

即使能,那么努力的修炼,他也不想啊。

“我……不行,我不能背叛星灵巫族,不能背叛星灵巫神啊。

我是星灵巫族的人,怎么能因为自己,就牺牲断送族群的希望,怎么能让老巫神失望?”

杨震才有所动摇,可下一刻心神意志又突然坚定,不断在心底给自己打气鼓劲儿。

“杨将军,你在想什么?怎么感觉你一直心神不宁的样子?”

就在这时,唐剑突然转头,皱眉看向杨震。

杨震心头一颤,刚刚坚定的信念差点儿崩溃,忙看向唐剑笑道,“啊,刚刚我在想一些事情,我……”

杨震盯着唐剑,愈发心里感到发慌没底,心思电转各种念头飞快碰撞,慌得一批。

“唐剑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他是真的看出来了?所以才一直在试探我?”

“过分啊过分啊,你就算看出来了就不能装作不知道嘛?为什么要一直试探我?要一直逼我呢?”

“不,不行,他这非常可能是在暗示我,叫我坦白从宽,这是在给我机会?他这已经是第二次在暗示我了,事不过三,可能不会有第三次了。这……”

“杨将军?”唐剑干脆停止飞行,诧异盯着神色恍惚的杨震,“你有什么事吗?”

说这句话时,他已经高度提起了警惕心。

因为杨震现在的状态看上去实在是太可疑了,魂不守舍地像是正在暗中和那位神秘的天坑神祇交流沟通,偏偏他现在不在梦境里,也感应不到那天坑神祇的意志,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第三次了。他第三次暗示我了?”

杨震此时汗毛毛囊一端属于平滑肌的竖毛肌,都不受意志支配的绷紧,使得全身汗毛竖立,额头冒汗双眼紧缩盯着唐剑,咬着嘴唇的牙齿忍不住松开。

“我……我……”

“嗯?”唐剑眯起眼睛,意志凝聚,随时准备发起雷霆一击应付任何突发状况。


fiqjv.dzhhyy.com  s16.dzhhyy.com  c2qqa.dzhhyy.com  v8dc.dzhhyy.com  pjqx.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iyhvrg.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