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予沉见她眼里的神采又出来了,才伸手提溜她的脖领子往洗手间走去,“赶紧洗洗,一身臭汗,难闻死了。算了,你直接泡个澡吧,放点精油和香水薰薰。”

霍予沉在陆一语伸脚踹过来之前,转身跑了。

他来到房,打开他专用的电脑。

他的电脑加了二十四道防黑客入侵的密钥,目前只有他本人能用。

霍予沉在电脑进入主屏幕之后,点开一个名字是乱码的件夹,点开其一张图片。

这张图片是当时他大哥被打下悬崖时,情急之下拍下来的影像。

影像并不模糊,但角度不好,只能看到那人的后脑勺,连脖子和肩膀这些地方也没有拍下来。

所有的线索都集在那人的后脑勺。

魏逢不是这方面的人员,他无法通过一个后脑勺最大程度的复原那个人。

他只能自己动手了。

他当年除了是一名列兵之外,还参加过不对外公开的秘密训练。

除了他爸和他大哥,没有人知道他的这些事。

他当时最感兴趣的是人像的复原和模拟。

这种训练要求以最小的外貌局部,准确的判断那人的外体特征,便于追捕或辨认。

霍予沉在这方面还算有天赋。

但面对这么一张图,他还是有些无从下手的感觉。

他跟他大哥聊过这个话题,他大哥是在掉落悬崖那一刹那才看到那个人的,看得也不真切,具体的情况只能等他最大程度的复原那个人,才能让他大哥去判断。

霍予沉的眼睛紧紧地盯着那个后脑勺,手指看似无意识地打着圈,其实是在勾勒那个人的大体轮廓。

手指在一遍又一遍的临摹,最后才用手绘屏把那个后脑勺原封不动地拷贝下来,放到制图软件里进行绘制。

陆一语洗完澡之后,没见霍予沉在房间,见房的灯还亮着,知道他还在忙轻手轻脚地回房间睡觉了。

经过霍予沉这么一折腾,陆一语的情绪淡了很多,不再像之前那么剧烈波动了。

陆一语一时间半会儿也睡不着。

于是拿出手机看微信和qq群里的信息。

现在qq用得很少,绝大部分都是用微信。

除了因为工作有联系但又不太熟的人才用qq之外,大部分的同事和好友基本都搬到了微信里,平时交流起来也方便。

陆一语扫了一遍未信息,简单地回复了几条,然后进朋友圈去看了看。

在最方看到了凌芒雪和黎响的合照,好像是在殷大的美食一条街。

陆一语看了看凌芒雪发送的时间,十分钟前。

这两个人居然已经到了见面的程度了,会不会发展得太神速了。

陆一语在凌芒雪的动态下评论,“两位爷,你们居然背着我去约会了?”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qnj3l.dzhhyy.com  h8yl.dzhhyy.com  n4qu.dzhhyy.com  5hkcy.dzhhyy.com  btq9.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