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效节”二字也是昌则玉起的,此名出自五代后梁大将杨师厚的“银枪效节都”。梁师厚死于魏博节度使任上,后唐庄宗李存勖灭魏博后,将此军置于麾下为亲军,并于胡柳陂之战大败后梁军,为最终灭梁定鼎。昌则玉既看中“效节”二字蕴含的忠主之心,也有心将赵营的这支军队比成如昔日效节都那般所向披靡、拱卫老本的强军。

起浑军,是在无俦军、效节军外新设的一军,下辖二千人,军总兵为郭如克,参军则为杨招凤。郭如克由此一跃成为与侯大贵、徐珲并驾齐驱的营中柱石。如此安排,倒未出乎众人的预料。因为此前,赵当世就不止一次显露出要提拔郭如克的意思,而郭如克确确实实也不负重望,先后打了许多血仗硬仗,能力无可置疑,这位子坐的令人心服口服。可杨招凤这边,却引来了不少非议。原因无他,在此之前,因罪受罚的杨招凤职位仅仅是一个不入流的队长,即便曾经当过中高层的军将,但从区区个队长转眼就成了一军的二号人物,提拔难免太速。况且,参军一职虽无实际兵权,却负有辅助总兵决策、督查军中秩序等重要责任,也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就能当的。观其他二军,无俦军参军覃奇功、效节军参军偃立成,均是老成持重之辈,现在杨招凤不过二十出头年纪,就担负起如此职责,人心难服。

赵当世则有他的考虑。

第一,他有心提拔杨招凤。这是众所周知的,不单因为其兄杨成府的余庇,更因杨招凤本人心思纯直,有大将之风。人的能力能在后台培养加强,但品质却源于天性,在年幼时定型后即贯穿其人生始终。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赵当世用人,能力还放在次要位置,他最看重的是人的品性。杨招凤虽然出身草莽,但颇有些“出淤泥而不染”的意思。这种不同寻常,便是他最大的闪光点。

第二,杨招凤表现出的能力并不差。这种能力并非为人处事的能力,而是学习的能力。赵当世不瞎,自崇祯八年到今年,杨招凤从一个少不更事、浑浑噩噩的青涩少年成长为可堪大任的将才,这种成长速度是非常惊人的。在飞速成长的背后,离不开杨招凤勤恳的努力,也同样离不开他所拥有的绝佳天资。赵当世一直坚信,行军打仗是需要天赋的。有些人,打了一辈子的仗,最终还是会在阴沟里翻船;而有的人,天生的敏锐性便会指导他主动绕开一些陷阱篱障,以最小的代价找到方案的最优解。行军打仗有特殊性,对它的每一次尝试都要搭上自己乃至成百上千人的性命。从这种昂贵成本的角度看,拥有作战天赋的人,无疑是这个时期最宝贵的财富。而在赵当世心中,杨招凤就是拥有这种优秀资质天赋的人。

第三,设立起浑军的本意便是要组一支敢打敢拼的锐卒。反过头来看无俦军与效节军,两军的数量都超过了起浑军,确实给人中坚之力的感觉,但这只是盾、只是甲胄,防护有余、进取不足。赵当世还需要一支矛,一支锐利的甚至有些张狂的矛。军队需要活力,保守与进取相合犹如阴阳并济,方能令全军进可攻退可守。无俦、效节两军,总兵侯大贵、徐珲皆在三十五岁以上,参谋覃奇功与张妙手更是四十开外的人了。这年龄看似不大,但放在一支亟待新生的军队中,也说不上年轻。赵当世本人生于万历三十七年,今年刚好而立,故以他为标尺,营中三十岁以上的,都算做老人,而三十岁以下的,才算年轻人。郭如克二十八岁,杨招凤二十四岁,这两人的组合无疑是三军中最年轻的。且他二人,一个狂中带刚,一个柔中带刚,相互配合既能保持军队的活力,又能保证秩序的稳定,十分得宜。作为尖刀军队的尖刀人物,如果自己还是一副保守不前的态度,上行下效,绝无法达到赵当世最初的期许。

在赵当世的力保下,杨招凤如坠梦中也似走马上任,他从未想过以一待罪之身,还能得到如此垂爱,感激之下,免不了忐忑不安。更看到周遭同僚投来嫉妒或不屑的目光,更觉惭愧。好在,郭如克本人力挺他,对他与自己搭档一事全无异议。有了赵当世和郭如克两人的弹压,营中那些不满的声音自然低了下去。然而,他们中好些想必都洗亮了眼睛,盯紧了杨招凤想找他的茬,杨招凤在主帅的扶持下爬上了参军的位置,但坐不坐得稳,还得看他日后的造化。

起浑军分前后二营,皆定额一千人。前营千总景可勤,参谋崔树强。景可勤没得说,既是川中大哥级的人物,又有率众归降并袭杀袁韬之功,给他一个千总,不高不低,恰得其所。崔树强则与杨招凤类同,也是越级提拔上来的。营中人对他这火箭提拔倒没太多闲言碎语。他本来罪责就不重,立功又多,当初执意追随杨招凤下放甘当个副队长时还有人替他鸣不平来着,加之他凶狠蛮横是营中出了名了,自无人会去找他的不痛快。

后营千总宋侯真,因功,从郭如克身边的参谋改副为正。参谋杨科新,则是投顺有功,给职嘉勉。

以上为赵营的主力三军。总计一万人,其中除了无俦军后营主要承担着后勤方面的任务外,其余所有兵力的主责都在于作战。

除了三军,野战部队还有飞捷营,马军一千二百,依然设总兵,韩衮担任。孟敖曹、廉不信分别为千总未变。

其余亲养司、特勤司、稽察司、教练司、内务司、钱粮司一如往常不变,与后来增设的市舶司统称“七司”。

以上,是赵当世粗定下来赵营军改的条陈框架,具体施为绝非短时间内可完成。所以,对于当下的赵营而言,迫在眉睫的,乃是寻求一个稳定的环境,悉心发展,养精蓄锐。对此,昌则玉等人殚精竭虑,拟出了许多计划,但赵当世觉得都不甚靠谱。可他的心中却不慌,因为他知道,赵营是否能安稳,不靠别的,全靠几日后与张献忠的那一次会面。

25俊杰(一)

竹山县以东三十里的方城山又名望楚山,以楚怀王二十八年秦、齐、魏、韩联兵讨伐楚国,登此山观楚之疆界而名。竹山本便处于群山中,由此可知,方城山为其中险峻高耸的翘楚者。

赵当世与张献忠之约,地点就在方城山。此地距离竹溪、竹山之间的赵营本部并不远。营中军务千头万绪,五天之期转瞬即至,今日清晨,赵当世简单安排了一番,即抽身赴约。他并未穿戴任何甲胄,随行人员也寥寥无几,昌则玉等人倒也并未劝他多带人手以备不测。大家在道上混了这许多年,多少都知道流寇之间虽少有信义,可真到了赵当世、张献忠这级别,该讲究的还是得讲究,所谓江湖道义是也。真要使出些下三滥的手段,叫人不齿是事小,失了人心事大。再者,会面地点在赵营的控制范围内,真有不测,以赵当世的经验,也难出意外。

绕过几段山路,路径逐渐狭窄,赵当世等人翻身下马,牵马缓行。当下时节,冬春之雪已融得差不多,仅有些山阴偏僻处,尚能看到积雪的残影。不得不说,赵营此次出川能相对顺利,尽人事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天时也帮了很大的忙。雪下盛的几次,都恰巧阻挡了在后追袭的一股股官军,而当赵营出川时,雪又化了。“卫青不败由天幸,李广无功缘数奇”,战争比的就是组织度以及精确性,而当下这个时代,以人的技术手段根本无法很好地掌控住变数,所以能对战争结果造成影响的天时地利人和,无疑,依然是天时摆在最前面。

赵当世已经不止一次觉得自己幸运,眼睁睁看着当初叱咤风云的那么多英雄豪杰都先后消弭,成为流逝在岁月长河中的一抔黄土,而自己,却在这大浪淘沙中捱过了一轮又一轮,坚挺到现在。他赵当世或是赵营,是否也终有一天会倒在那滚滚黄沙中?没人能说清楚。对于赵当世而言,他既不会杞人忧天,也从不好高骛远。他固然认为自己是个幸运儿,然而,他也始终相信,自己能得到这份幸运,离不开每一次的拼死与玩命。

旁人眼中赵当世、赵营的幸运是每每都能在最险要的关头觅得存活的一线曙光;赵当世眼中他自己以及赵营的幸运则是每次在血泪背后的置之死地而后生,换言之,用最大的拼搏与坚持最终换来了好的结果,而不是徒劳无功,这或许就是老天对赵当世与赵营最大的眷顾。

一路沿着破旧的山道走,二里亭、五里亭乃至十里亭赵当世都见到了,虽然有一两座亭子已经破得面目全非,可依稀可以辨出方城山似乎曾经还是个交通要道。

山顶也有个亭子,这里头本来对了许多枯草树枝,早两日王来兴派人来收拾过,眼下亭中多了一台圆桌以及数张椅子。赵当世见张献忠尚未到来,便着随行的庞劲明等先将带来的酒水瓜果先张罗布置开来,他本人则负手在后,朝山顶这一段铺有青石砖的道路往下看。

天忽作晴山卷幔,云犹含态石披衣。松林如海,苍黛凝重,轻烟薄雾游动于奇山连亘之间,稀淡隐约,有若乳白色之薄纱,弥漫峰谷。这烟波缥缈的景象,倒让赵当世不经心旷神怡,忽而想起那赫赫有名的武当山距离此间也不算太远,由是暗自笑言:“若大事不成,去那山上当个道士也不差。”同时又想到华清,略有惋惜,“唉,若非不是和张献忠相会,把她带来,见此天庭仙境,必然欢喜。”

正怅然间,目及所至,透过薄雾,似乎有人正拾级而上。

庞劲明这时听到响动,走过来皱眉一看:“正主来了。山下放哨的弟兄已经来报,言说有十六骑,歇马在山腰间。”

“十六骑?”赵当世向下看看,抿嘴不语。自己来这方城山不过咫尺,都带了二十来人,这张献忠“远道而来”,带的人居然比自己还少,果真有些胆勇。

两句话说完,石阶上已有人招手高呼:“赵掌盘子!”

赵当世看去,见行在最前的正是面熟的张可旺,而后,又一个身影从弯道处闪出,立刻吸引住了赵当世的视线。但看体格,竟是比张可旺大了一号。那魁梧的汉子向上看了一眼,恰好与赵当世对视,不过只稍稍一停,便即低下了头,没有说话。在他的身后,继续有人走出来,然而,赵当世的目光却一直定在了那个魁梧汉子的身上。从那双眼中,赵当世似乎看到了一种似曾相识的锐利与澄澈。单凭这一点,足以认定,那个魁梧汉子必是张献忠本人无疑。

来到亭外的人,不多不少,正好十六人。赵当世收下心思,笑着迎上:“赵某恭候各位多时!”

说完,赵当世的目光不由自主又朝向了方才那个魁梧汉子。走到近前,赵当世才发现,那魁梧汉子的身型犹在自己之上,而放在众人中,也是鹤立鸡群,想不看他也难。

张可旺笑道:“赵掌盘好等,我营中有点事,故而来迟了。”说着,迫不及待介绍,“这位便是家父。爹,这位是闯将。”果不其然,那魁梧汉子正是张献忠。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msc4.dzhhyy.com  q27.dzhhyy.com  mnedu.dzhhyy.com  xxji.dzhhyy.com  m2yy.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