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看着屋外寥寥几件衣服,屋子里应该没有多少人住,叶荃大概是独居的。

林馨等人来到了屋子跟前,敲了敲门后,见没人过来开门。于是,伸手在门把上一按,却锁着了。

“没人在家?”卢警官皱眉道。

林馨随后凑到一个窗户前,往里看进去,见客厅里一张桌子上堆满了高高一叠书本,看外形倒是很像是杨丽青的小说系列。

此外,客厅里除了一张双人沙发,一台小电视机之外,便什么都没有了,很是简陋。

“你们干什么?!”突然一道冷冷的女声传了过来。

林馨转过身一看,一眼便认出了女人,这女人正是徘徊在太平间外的年轻女子。只见女人看见了林馨后,脸色微变,拿在手上的篮子微微一颤,看来她也认出了林馨。

林馨走到她跟前,望了她手里的篮子一眼,缓缓说道:“我在太平间外看见了你。”

那名年轻女子见林馨走近身时,一脸防备,问道:“你过来干什么?”

冷瑜见状,走上前去,目光清冷地看着女人,道:“你放心,我们不是赵家派来的。”说着,取出自己的警察证件,道:“我是冷警官,她是林警官,我们是联邦局派来的。”然后,她指着身后的卢警官,道:“他是卢警官,方市局子里的局长。我们过来是想盘问你一些关于杨丽青遇害惨案的消息。”

她没给年轻女子插口的机会,继道:“现下我们怀疑你和此命案有所牵连,所以过来找上门了。”

那名女子看着冷瑜双眼里布满着寒霜,想起了不久前谢巧柔对她说过的话,说会有警官找上门,还说其中一名警官是个冷面面瘫,现在看来就是这名与自己说话的冷警官了。

几人僵持在原地。

良久,年轻女子叹道:“抱歉,我那天看见林警官了,那时候她和赵家在一起,我还以为她也是赵家那边的人。”

听她语气,她似乎对赵家含着敌意。

年轻女子随后把他们让到了客厅,取出几张木椅子,让他们坐下,还给他们每人倒了一杯水。冷瑜一眼望见了那堆满书本的桌子,然后见她举手投足间带着女青年的文艺气息,更是深信眼前的女人便是叶荃。

四人坐在一块儿,年轻女子这时才开口道:“我叫叶荃,是《暗夜》剧组里的编剧,你们有什么话想问的,只要是我知道的,肯定会告诉你们。”

林馨盯着她的双眼里一片死寂,毫无生气,就连说话的语气都显得有气无力。她看着叶荃的左手无名指,问道:“这枚戒指是杨丽青送你的?”

叶荃盯着自己手里的戒指,伸手摩挲着,垂眸道:“嗯,这件事想来巧柔也对你们说了,我也不必隐瞒,这是丽青送给我的。”

说到这里,叶荃眼眶渐红,她隐忍了一下,又道:“她和我求婚,我答应了。”

此时此刻,众人都听出了她那悲痛欲绝的语气,可是为了案子,不得不揭开她的伤疤,卢警官咳了一声,道:“叶小姐,我们都知道你心里很是不好受,可是为了找出真凶,我们只好从你这儿探问一些有利的消息。”

叶荃沉默着,三人见她都不开口说话,知道她正在平复心绪,也就跟着不作一声。

过了几分钟,叶荃才抬起头来,只见她眼眶里都是泪水,她哽咽道:“丽青她去了赵家宣布婚讯后,隔天我们就接到了一封死亡恐吓,当时我就住在丽青东市的家。关于遗嘱,我本来是不知道的,也没人告诉我,就算是巧柔,她也替她老板保密,一直到她被人杀害后,一名律师找上门了,我才知道她为我做了这么多。”

死亡恐吓?

林馨等人听她如此说,面面相觑。要不是过来盘问叶荃,他们都不知道还有过这桩事。

卢警官问道:“你们接了死亡恐吓,为何不报警?”

叶荃低下头来,道:“我们以为那是粉丝的恶作剧,因为丽青其实不止一次接到死亡恐吓。可是后来我们已经在一起了,她对我说她害怕自己遭遇不测,可是却没告诉我自己立下了遗嘱,没想到,她这是一语成谶。”

看来从叶荃这儿又在得到了一条新线索,可是所有的线索聚集起来更加显得案子越加繁琐复杂,只是不知到底是谁给她们寄了这封死亡恐吓。

第90章 叶荃的口供

其实, 只要是有名气的人, 不论是作家还是明星, 又或者是政客,多少都会接到死亡恐吓的信件。尤其是现今科技发达, 传送死亡恐吓的人不会再局限于信件,有些甚至利用互联网通过电邮或者手机简讯给某个人传达死亡恐吓的信息。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ivf.dzhhyy.com

m6i.dzhhyy.com  0n8ft.dzhhyy.com  81uiq.dzhhyy.com  ncq.dzhhyy.com  w6f5.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