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诗琪看到那双漆黑的眼睛时,简直是反射性的往后挪,可惜她后背是靠垫。

“不用怕,他不会攻击的,他和普通丧尸不一样,对张牙舞爪捕捉活人这种事情没兴趣。”凡渡拍了拍秦湛的大腿,叫他把怨气儿收回去。

李诗琪强行平复了一下心情,也不敢问他吃不吃人,她怕这是个雷区。只要一问,她自己也会被扔进丧尸嘴里。

“李小姐,咱们聊一下你的能力吧。”凡渡转移话题,“是什么让你坚持下来这三个月呢?”

既然成了队友,那也没有遮掩的必要,李诗琪没有多少犹豫就讲出了自己异能的来历。

她一开始加入塔楼的时候还没有能力,又唯恐其他人对她不怀好意,因为饿得狠了才约上另一个女性一起去更深的地方挖野菜。

但没想到那附近居然有成群的丧尸姬蜂。

姬蜂这种寄生蜂通过在猎物体内产卵,让幼虫控制宿主的思想从而繁殖,和真菌的模式非常相似,对于末世人来说,这东西比异形还要恐怖。

没有人想发现自己的身体被蛆一样的幼虫掏空,还被迫做出不受控制的事,甚至眼睁睁看着虫子从体内破壁而出。

平常这东西是非常少见的,也不知李诗琪是运气好还是运气差,她竟然和丧尸姬蜂打了个照面。

带着真菌孢子的卵就这样被姬蜂植入了她们体内,她的朋友当场变成了丧尸,而她硬生生凭借着强大的意志力,边和真菌抗争边对付转化出来的丧尸。

在把丧尸引诱到湖边一把推下去之后,她就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足足睡了三天才苏醒过来,塔楼里的人还以为她死了。

然而她活了下来,还成为了稀有的兽型进化者,空白链好巧不巧的选择了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李诗琪也成为了一只姬蜂。

“原来如此,能给我展示一下吗?”凡渡问道。

李诗琪点点头,她有些羞耻,但还是忍住了,努力控制起身体中不属于人类的部分。

只见她的后背裂开两道缝隙,属于飞行昆虫的翅膀伸展开来,透明的薄膜呈碎块状拼接在一起,在灯光下闪烁着炫目的虹彩偏光,很像教堂里的玫瑰花窗。

凡渡再度看见这双像是精灵一样的翅膀,心中不由得感慨万分。

变身还没结束,三条长长的丝带从她的尾椎处伸出,更给她增加了些许飘飘欲仙的气质,但实际上,这三根丝带状的物体其实是姬蜂的产卵器,是她全身上下最要命的地方。

成功转化兽型的李诗琪变化了很多,尤其的体态方面,她的腰比之前还要细,胯部却粗了一圈,很像现实中的蜂类体型,这给李诗琪染上了一些异种的邪肆气息,完全打破了方才仙气、轻盈的感觉。

“最好不要碰那三个丝带……”李诗琪转化后的性格有些变了,她眯眼警示道。

凡渡知道那是什么,姬蜂是产卵器比自身体型还长的奇怪物种,被她拿来当类似菌丝的武器都不在话下。

“很厉害的能力,你也能像正常姬蜂那样寄生别人吗?”

李诗琪咧开嘴角,露出了被改变后属于昆虫的口器,这场面可比裂口女什么的惊悚的多。

“当然可以。”

一根产卵器猛然扎了过来,在实木桌子上留下了一个非常深的孔洞,一枚雪白的卵被产在了里面。

这颗卵还没有小拇指甲大,没一会儿就在众人面前孵化成功,变成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小……蛆。

凡渡觉得上辈子她没人追的原因可能就在这儿了。

“只要幼虫进入体内,宿主就会被我精神控制,只不过我的能力无法对人类进化者使用。”她皱眉道:“就像人吃人会得朊病毒,我的幼虫没法在进化者体内存活。”

“要是能的话,我也不敢收你。”凡渡开了个玩笑,“还有吗?”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6q5b.dzhhyy.com  g57f.dzhhyy.com  m1b0.dzhhyy.com  lrwwq.dzhhyy.com  p10b3.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