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直观的一个比较,现在结婚的三大件:彩电、冰箱、洗衣机,全买进口的,置办齐全了,都花不到一万块钱。

实际上,这个三大件是新冒出来的说法,专门针对暴发户,放在普通老百姓头上,随便有一样,那就很有面子了。

三千块钱大伙都觉得是很多了,至于三万,那不是行不行的问题,根本没讨论性!

这次,连周万新都笑不出来了。

第012章 唇枪舌剑

“义城,你这个儿子真有本事!”

纷纷攘攘中,财务科的老钱第一个开口,三角眼朝周围的同事们看了一圈,然后夹着烟,阴阳怪气的说:“乖乖,这小子一句话,就顶得上你干十年啊。这样搞下去,你爷俩在家的地位要换个位置了,以后他当老子,你当儿子,他来养你!”

没什么人笑。

同事之间调侃开玩笑,再怎么着都得有点分寸,什么‘你当儿子他当老子’,这话就过分,有点接近骂人了。

梁义诚倒是一点都没生气,不急不忙用茶杯盖子轻轻的拂去上面茶叶沫子,抿了一口,才淡淡一笑,说:“我儿子养我,那不是天经地义嘛。也不用调换位置,我在家里从来都是最没地位的,有什么好的先尽着一飞。他妈活着的时候我更惨,一句话就跟给我罚去跪搓衣板。”

说到最后一句,哄的一声,全乐了,连坐在最上首的周万新和书记嘴角都挑了起来。

只有老钱不笑,不但不笑,脸色还变得很古怪。

都是厂区住家门口的邻居,谁不知道谁啊,梁一飞老娘活着的时候,跟梁义诚好的蜜里调油似的,两口子连嘴都没拌过。

厂区里有怕老婆,跪搓衣板的,但绝对不是梁义诚。

宣传科老杨是一个,自从那年摸了人家屁股之后,老杨在老婆跟前,那颗胆就自动没了;

另一个,就是他老钱。

出了名的耙耳朵怕老婆,三天两头被老婆罚在门口跪搓衣板。

会议室里面闹哄哄的,梁义诚讲话又毒又准,其他人倒是没再主动挑衅梁家父子了,但是还是交头接耳,对‘三万块’三个字非议很大。

这年代,三万块钱,足够夫妻反目,父子成仇,红眼杀人!

周万新很为难。

搁在以前,他根本不会继续讨论下去,开什么玩笑!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梁一飞的确有本事解决了库存,以后,说不定还要求到他。

尤其是刚才他那句“如果为了罐头厂更好”,让周万新特别留意。

什么意思,发三万,梁一飞还有好办法?

书记也很犹豫。

财政大全下方到厂里,厂子里理论上是有权力发这个钱,但是从来没这个先例。

三万块钱太大了,弄不好他和周万新是要担责任的。

有可能是大胆创新用于改革的正面典型,也有可能是私分国家财产、滥用权力的负面典型。

平时生产经营是周万新来管,书记冲周万新不动声色的点点头,周万新才开口咳嗽了一声。

“安静一下。一飞,你刚才讲,给你奖励三万块钱,也是为了罐头厂能更好,这是个什么道理?”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iu0sq.dzhhyy.com  jyy1.dzhhyy.com  95k.dzhhyy.com  3x9.dzhhyy.com  u78.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