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春燕握住陈谷秋的手,余光瞟向门口,“你要进便进,不进便退出去,这屋不需要门神。”

老北风灌进屋子里,直往脖子里钻,她心里对陈冬梅小姑娘的印象又差了三分。

陈冬梅甩开帘子,冲到床边,指着陈春燕,手指几乎戳到陈春燕脑门上,“就你这个傻子的妹妹,还想嫁到那样的好人家去吃香的喝辣的,我呸,真是癞蛤蟆长一身疙瘩,随根儿,从上到下一样的没脸没皮,净想好事了。谁娶了你,不得担心生出傻儿子啊!”

听到“傻子”这两个字,陈修福和陈修明哥俩条件反射般地跳下床,围住了陈冬梅。

“我不是傻子。”

……

两个人来来去去只有这一句话,神情却分外激动,唾沫横飞,如果消音处理,便是一部舌战群雄的大戏。

陈冬梅被喷了满脸唾沫星子,心里厌烦极了,她伸手推了陈修明一把,尖声吼道:“你就是,你就是傻子。”

陈修明着急了,“我不是傻子!”

他抓住陈冬梅的胳膊,手劲儿特别大,刚抓到,陈冬梅就痛得眼泪都下来了。

陈冬梅死命挣扎,却又如何挣脱得了,陈修明两兄弟智力是比普通人低些,却也是正常小伙子的身材,力气甚至比普通青年人更大些,陈谷秋看得眼皮直跳,生怕陈修明把陈冬梅的胳膊扯下来了。

“哥,哥你不是傻子,不是!你赶紧松手。”

陈修明眨眨眼,认真地看着陈谷秋,“我不是傻子。”

陈谷秋赶紧点头,陈修明这才松开了手。

陈冬梅揉了揉胳膊,狠狠瞪了陈谷秋一眼,拔腿就往外走,“你们竟敢打我,我告诉爷奶去!”

陈春燕戳了戳毫无反应的哥俩,“哥,她说你们是傻子。”

刚沉浸入自己世界的哥俩,又被“傻子”两个字拉了出来。

哥俩撸起袖子就朝陈冬梅追去。

陈家哥俩还没靠近,陈冬梅就被吓得哇哇大叫,匆忙逃跑间脚下一绊,人就朝着门帘扑去,撕拉一声,质量本就不算太好的门帘便被她扯了下来。

她被摔得胳膊肘、膝盖弯都疼,却不敢停,爬起来踩着门帘就往外跑。

陈谷秋心疼坏了,却还不待她上前捡起门帘子,哥俩就一前一后踩着门帘追了出去。

她上前抱起门帘,一个劲儿地拍,拍完了又摸摸毛边,叹息一声,把门帘叠好放进针线笸箩里,朝哥俩追去。

陈冬梅被哥俩追得额头冒汗,一刻不敢停,正屋房门紧锁,她进不去,而其他屋子,她进得,那哥俩也敢进,她一时间竟找不到避难的地方。

其实只要她说一句“你们不傻”,这事儿就能了了,可她就是不愿意。

她,才不要向大房的任何人低头。

陈谷秋跑到哥俩身边,“哥,别打了,待会儿二叔二婶从地里回来看到,可没我们的好果子吃。”

陈冬梅冷冷道:“你知道就好!自己傻还不让人说,哼,别人不说,你就不傻了么。”

陈谷秋气得跺脚,“你少说两句。”

哥俩已经气红了眼。

爹娘说过,他们不傻,谁都不可以说他们傻。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iqmjya.dzhhyy.com

kqf.dzhhyy.com  5rld.dzhhyy.com  9jm.dzhhyy.com  j3jv.dzhhyy.com  no911.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