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呀,妖魔的脚尖轻轻碾了碾已经变作灰烬的布料。

这么看:“你倒还留着些理智吗。”

“什么意思……”

恶罗王无可无不可的重复着这句话,在彩色的“地板”上留下一连串的脚印,慢条斯理的走到木榻前坐下,饶有兴致的环视了一圈,说:“我只是觉得,你这副认真的样子,实在不像是对待玩具。”

“这有什么好惊讶的。”

妖狐的眉头几不可查的皱了皱,瞬间又恢复笑意,洒脱与嫌弃并重的再次扬起了狐火,将恶罗王踩过的那一列布料同样烧成了灰烬——

——“既然是心爱的玩物,总得尽兴才行,越是精致的打扮她,越能取悦我自己,你是被高天原的那些神明追的傻了吗,连如何享乐都不会了?”

“享乐?”

红发的妖魔嗤笑着,从桌上挑了个竹叶纹的茶杯摔在地上,轻飘飘的算是听了个响:“享乐可不是劳心劳力的累着自己,”他意有所指的瞟了瞟满地等着精挑细选的布料,“你给自己准备羽织的时候,也没有仔细到这种地步吧?”

巴卫的表情看不出什么端倪,听到这里,倒是十分自然的笑了起来。

“你这样大张旗鼓的过来,就是因为担心我受累?”

恶罗王言语间的恶意简直要漏出来了:“既然会累,要不要抽空休息一下,参与参与我筹谋的余兴节目?”

白发的狐妖貌似兴致盎然。

“你先说说看。”

“据说丹波的贵族派了长队来迎亲,要娶山那边的某位村姑——”

“我都不知道你还对村姑感兴趣。”

“我确实不感兴趣,”恶罗王向前倾了倾身子,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气:“不过能被贵族挑中,总是有些有趣的吧?”

“左不过是个余兴节目,要是实在无趣,”他似笑非笑道:“我们再杀了她,怎么样?”

妖狐的背影突兀顿在了原地。

“果然。”

恶罗王像是早有预料:“受伤一趟,回来就有了中意的玩具,还说是个什么千挑万选的美人,总要营造个符合她身份的居所——到头来,就只是那村子里有一面之缘的民女?”

“还是说,因为她正好救过你,所以比起玩具这拿来糊弄我的说法……你话费这样多的心力,其实是因为爱上了她?”

爱这话题,对妖怪来说过于荒诞,以至于屋子里意外的静了几秒钟。

“我都不知道你的想象力这么丰富。”

就仿佛刚才那点停顿,其实是鬼王自己出了幻觉一样。

白发的妖狐倏尔转过身来,满不在乎似的,俯身拾起自己早前扔在一旁的羽织。

他像是因为被打扰了兴致,连为未来的玩物选择配件的耐心都耗的一干二净!

“今晚我去酒家夜宿,想玩就自己去吧,别来烦我。”

错身而过的瞬间,红发的鬼无声无息捏住了他的手腕,毫不收敛力道的抬起来抖了抖:妖狐纤长的手指几乎攥进衣料里,尖锐的指甲分明已经把刺绣割开了线。

“既然生气了,还装模作样干什么?”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hiw82.dzhhyy.com  g89g.dzhhyy.com  uri.dzhhyy.com  5ido.dzhhyy.com  4g4q.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