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么?”李夫人回头,“那也很好,胡氏就这么两个亲侄儿呢。”

金嬷嬷上前:“胡家兄弟几乎由继太妃关照长大,若是胡宗元栽了,继太妃怕是也不会善罢甘休。”

“谁指望过她老实呢?”李夫人把信放下,缓声又道:“一个一个来吧。胡宗元这么想他满足朝廷供给邀功,当然是满足他。

“年前送进宫的这批绸缎,想办法让他亲自送上来。还有,他押送上京的船工,他如果要自己挑选,也让他挑选。”

绸缎买卖里晏衡占了一半股,这事儿李南风当然要拉上他——拉上他一起替天行道!

通过重重关卡进入了武举考场后,两人找了个角落坐下来。

底下打斗什么的,李南风看也看不懂,索性略过了,直接道:“姓胡的远在江南,凭咱们俩的力量拿他不容易,但咱们又没有他为祸乡里的证据,得想个办法把他弄到京师来!”

还是那句话,山高皇帝远,虽说她恨不得手起刀落,但终究鞭长莫及,如今的她还没能耐到能手伸到那么远的地方去。

但倘若姓胡的来了京师,那就好办多了,至少洛咏这个苦主可就在面前!

考场人不多,皇帝太子都在,其余是以靖王为首的各勋贵武将们,另有兵部几个官员。

晏衡刚坐下,眼尖的靖王便抬眼瞅了过来,给了个警告的眼神给晏衡之后,安然坐定。晏衡既是走后门进来的,靖王当然知道怎么回事。

坐位上观看的人也不多,全是兵部与五军府负责这场考试的官吏。

晏衡两眼望着下方,说道:“这家伙刚入织造局就闹成这样,也是不常见。偏生孙易芳又进了京,我寻思胡家能出个你外婆这样的人也不至于太蠢,怎么就这么收敛不住了?”

“怎么说话呢?”李南风扭头,她外婆早过世了,哪里来的外婆?

但话说回来他这话听来也有点道理,胡宗元虽然狗眼看人低,也不至于蠢到才去几个月就弄得怨声载道。

“不管怎么说,咱们都没那个本事隔空摁死他!想办法吧。”

晏衡瞅她一眼,道:“我有什么办法?我光挂个空爵位,又没个一官半职在手,想走门路,人家不等我走出门槛消息就给了我爹。”

李南风直起腰来,指着下方:“你下场啊!你下场拿个名次不就解决了吗?”

殿试前十名都会当场安排军职的,这不就是现成的路子么!

“我突然插进去,谁会服我?”

李南风不说话了。

“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晏衡又说道,“但凡管过织造局的后来都有好前途,可以先去查查如今在任的织造衙门官员有哪些?倘若有我们认识的,倒好办了。”

说完看向李南风:“你爹管着吏部,这事你来。”

李南风道:“查到了呢?”

“若有合适的,那自有我的主张。”

李南风想到他一肚子的黑油,抻了抻身道:“我把这个查到手,剩下的你搞掂?”

“自然是我搞掂,这种粗活,哪里敢劳驾姑奶奶您呐!”

李南风听着顺耳。便起身道:“那我先回去,你慢慢看!”

晏衡一把拉住她:“不是说好了看在沉香串儿的份上陪我看吗?”

魏行他们这批入了天罡营的子弟都进殿试了,薛岚还在齐衰之中,那么今日的比试很有可能魏行要与佟青对上。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imqfth.dzhhyy.com

yonpf.dzhhyy.com  ak1p.dzhhyy.com  uem.dzhhyy.com  9o0yq.dzhhyy.com  fpvpi.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