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红霞没料到林老实算得这么精,恼了,使出杀手锏:“你要不答应,我去村长那儿举报你。”

林老实指了指门的方向:“随便,你去吧,反正你们娘俩也没少举报我。”

他软硬不吃,怎么都不肯退让,李红霞只能铩羽而归。

刘亮看她的表情,就知道这个事又落空了,心里对林老实的恨意又加深了几分。

可他再恨又能怎么样?打又打不过,举报了两回都没伤到对方分毫,根本没用。

刘亮只能咽下这口气,忐忑不安地养伤,打定了主意,他不出门了,整日窝在家里,就不信老洪几个敢跑到他家里来抓他。反正现在天气冷了,出去也没什么好玩的。

可才在家里闷了两天,刘亮就憋不住了,这一天到晚都躲在家里,实在是太无聊了。没有人跟他打牌,也没人聊天,也不能出去抓鱼弄些吃的,天天喝玉米糊糊,这日子没法过了。

到了第三天,他就偷偷出门了,一瘸一拐地溜到隔壁邻居家,跟隔壁邻居家的二小子一起做渔网,等过一阵鱼塘放水捕鱼了看能不能捡点漏。

出了一趟门,平安无事,刘亮心想,估摸着老洪几个要五天后再来,那他明天,也就是第四天再去玩玩呗,后天就躲在家里或是去他外婆家玩玩,一整天都不出门了。

可他想得很好,但出去玩回家的路上,又被老洪几个拖进林子里胖揍了一顿。而且还是当着村子里隔壁家刘新的面。

这个老洪真是太猖狂了。刘新吓坏了,想帮忙,可看对方四个人,而且说了,是找刘亮要债的,不牵连无辜。犹豫片刻,到底是自保占了上风,他溜了,跑回去告诉了村里人。

很快,村子里的几个男人和李红霞两口子就赶紧跑了过来。

但等他们过来,老洪几个早骑自行车跑了,只有一脸青肿的刘亮躺在干干的泥土上,爬都爬不起来。

看到儿子旧伤未愈,又添新伤,李红霞那个伤心啊,跑过去,抱着刘亮就哭:“亮子,亮子,我的亮子……”

最后,刘亮是被村子里几个同辈的年轻人抬回家的。刘家的族叔伯们闻讯都关切地问刘亮是怎么回事?到底是谁打了他,他们要带着人去出这口气,问对方要个说法。

可刘亮哪敢说啊,他支支吾吾说不清楚。

“亮子,刘新说你欠了对方的钱,有没有这回事?”一个伯伯问道。

刘亮有苦难言,为了避免被公安逮着证据,他们打牌输了写欠条都是写的借钱,没提过赌债。现在当着叔伯的面,他当然不能把这个事给说出来,只能硬着头皮点头承认。

他一承认,那欠债不还的是他,就是他理亏。刘家的叔伯也只能劝他:“亮子,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还是想办法把钱还了吧,这么一直拖着也不是事。”

刘亮能说什么?他只能点头,一副受教的模样。

又挨了一顿打,欠的钱,一点都没少。

更糟心的是,他欠钱这事还被传了出去,一传十,十传百,好多人都知道了。

刘亮没成家,跟着父母过,家里又不要他开支,他怎么会在外面欠债?大家“恍然大悟”,难怪这小子最近这一两年这么阔绰呢,天天不干活,穿得人五人六的,还时不时地下馆子,不少人好奇他哪儿来的这么多钱,敢情都是打肿脸充胖子借的啊。

刘亮条件本来就不好,懒惰,身材矮小,不踏实,家里穷,现在又添了一个致命缺点,花钱没节制没计划,借钱挥霍。这样一个小子,除非是卖女儿的,否则谁愿意把女儿嫁给他?

卖女儿的也瞧不上他,因为他出不起钱。

所以再也没人肯给刘亮介绍对象了,连媒婆瞧了李红霞都绕道走,一副生怕被她缠上的模样。

李红霞是又气又担心,唯恐儿子以后娶不上老婆。这乡下,男孩子年龄一拖大,家里条件又不好,那十有八九得打光棍。

她着急得很,但又无计可施,为了避免老洪几个哪天又突然冒出来要揍刘亮一顿,还得想办法把这笔钱给还上。

于是李红霞出去借钱,可这年月,大家手里都不宽裕,加上担心他们还不起,很多人不肯借,借了一圈,李红霞连一百块都没借到。

刘亮知道这事后,咬了咬牙,下了狠心:“娘,别找这些势利眼了,不借就不借,迟早有他们后悔的时候。”


cnq9t.dzhhyy.com  u2ly.dzhhyy.com  mma7u.dzhhyy.com  het.dzhhyy.com  30a.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impjql.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