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好旁边的战士眼疾手快,奋力拦腰一抱,牢牢的阻住了她的冲势!

人们还没来得及庆幸,这个叫阿燕的女孩就在战士的怀里疯狂的挣扎起来,手脚胡乱踢打,嘴里凄厉的喊着:

“我不活了!太脏了,太脏了。。。。。。你们就嘲笑我吧!妈!”

女孩们一瞬间都沉默了,无言的将她拥住,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极度的愤懑和悲伤——

劫后余生的她们,怎能忘记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洞里经历的一切?那种被禁锢的无力,看不到出路的绝望,以及时时担心下一刻降临到自己身上的暴行。。。。。。

“阿燕,我们已经出来了,以后都会。。。。。。”

冉语晗努力抓着阿燕疯狂舞动的双手,试图安慰她,剩下的话却怎么也说不下去:

都会好起来吗?是这样吗?

就算幸运的逃过一劫的她们,回家以后也将面对各种异样的眼光和故作好心的猜测吧。何况是惨遭roulin的阿燕她们!

身体上的伤口可以愈合,来自心灵的阴影与外界的压力才是最大的难以逾越的折磨啊!

袅袅和怀瑾看着这一幕,敛眸掩去眼底的怜悯与担忧,沉默的走到院子里,看着地上跪成一排的绑匪们,心下恨极。

袅袅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们一眼。

何嘉美服过随行医生带来的药,精神好了很多。

她怔怔的看着抱着哭做一团的女孩们,眼里泪光闪烁。

稍顷,有几个女孩忍不住想要冲出去教训那几个禽兽,战士们在她们各自揍了好几下之后才“反应不及”的制止了她们。

几枚细如毫毛的银光趁乱扎进了绑匪们的身上,谁也没有察觉。

怀瑾牵着袅袅往车上走,发现她的掌心湿漉漉,冰冰凉的。

疑惑的握了握另一只手,却是温热柔软。

袅袅眨巴着凤眸面无表情的回望过去。

怀瑾不动声色的带着她在车上坐好,随手扔掉袅袅裹了一晚的大衣,用自己的外套将她密不透风的包住,这才笑微微的伸出一根食指,点了点她的额心。

哎呀,怀瑾知道了呀。

袅袅咬了咬嘴唇:就这样放过那些绑匪,她实在气不过啊。

其实也只是略施薄惩,而已。

大案得破,无人伤亡,一度引得人心惶惶的犯罪团伙悉数落网,人人拍手称快。

受害者也很快得到了妥善的安置与心理干预,但愿她们今后的人生能尽快走出阴影,重拾欢颜。

袅袅和怀瑾的名字没有出现在立功名单上。

但是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林司令状若头疼的揉着额心,无奈的对身旁的莫中校说:

“我家小二还是这么我行我素,这么大的事也不知道跟家里说一声,他妈妈担心坏了。”

莫中校拿起手中的文件拍拍他,白了他一眼:


9wa4i.dzhhyy.com  xm59x.dzhhyy.com  m94.dzhhyy.com  w1av.dzhhyy.com  ufq.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ihgcvt.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