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甘露殿的中央,德义将这幅图纸铺在了地上,好大一片。

李二陛下踱步走到南方那一片附近,神色凝重的看着南方那边的地图。

江南道......岭南道......

过几天南诏六国的使臣就要进长安了吧,若是在南方大刀阔斧的进行大动作,尤其是岭南道那边,这些人,也得好好的敲打一番才是。

南诏六国之内多山林险地,瘴气横生,没有什么合适的耕地,边境僚民偶有越界劫掠的行为,也是为了不被饿死,这一点,即便是都督府,也无可奈何,都觉得为了这么一小撮人大动干戈耗费钱财兴兵不值当,所以解决的办法一般都是放在了长安朝堂上。

南诏六国的使臣来长安纳贡,在朝堂上就这种问题讨论两句,李二陛下勒令那些使臣回去转告那些僚王约束好其臣民,再赏赐些东西就完事儿了。

这也是因为朝廷对于岭南那个地方并不怎么上心的缘故。

看来今年在接见南诏六国的使臣的时候,得好好说说关于岭南那片地方的事儿了。

在长安城待了几天,玄世璟终于回到了东山县的庄子上,现在已经是入了深冬,庄子上也是百草凋敝,倒是田垄之中,一指高的小麦仍旧呈现着绿意,只是在寒冬的侵袭下,也显得很没精神。

虽然不喜冬日的寒冷,但是玄世璟仍旧希望在年前能够下一场大雪,瑞雪兆丰年嘛。

玄世璟回到庄子上便进了自己的书房,李二陛下说南方的事情要他写个具体一些的章程,这事儿马虎不得,而且看李二陛下那样子,这件事儿还是早些弄完为好。

关于南方,玄世璟脑子当中有太多的想法,只能慢慢的梳理出一部分,先呈交上去,至于剩下的,等党仁弘到了钦州回信之后再说吧。

南方的问题玄世璟也仅仅是从自己的“经验”来看待,远不如党仁弘切身体会来的实在,所以党仁弘的回信,就显得相当的重要了。

连同南方的问题一起,玄世璟又写了一封关于海运的折子。

放着水师不出去活动活动也太浪费了。

“侯爷,秦姑娘回来了。”书房外传来了丫鬟的声音。

“恩,知道了,让她过来吧。”玄世璟说道。

玄世璟在长安的几天,给秦冰月放了假,虽然燕来楼那地方对于秦冰月来说可能会有些不好的记忆,但是秦冰月愿意回去看看,玄世璟也不反对,再者就是,燕来楼在西市占了个好地方,那地方要是卖了,能倒卖不少钱吧。

反正以后东山县这边起来了,长安城那边的燕来楼,也就可有可无了,倒不如趁现在值钱,找个接盘侠。

没过一会儿,秦冰月便来到了玄世璟的房间。

“回来了啊,找地儿坐下吧。”玄世璟说道。

见到玄世璟在写奏折,秦冰月在下首一侧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

“现在燕来楼怎么样了啊?”玄世璟问道。

钱堆与秦玉心新婚燕尔,正是如胶似漆的时候,两人年纪也不小了,说不定整天忙着造人呢,这段时间内要是秦玉心腾不出手来,倒不如让秦冰月在燕来楼帮衬两天。

“一切正常,玉心姐姐白日里在燕来楼看着,到了晚上客人少,留几个小厮在下面照看就是了。”秦冰月说道。

长安城的宵禁仅仅是不能在街上行走,像燕来楼这样的地方,到了宵禁的时间,可是能住下的,只要你付得起钱。

燕来楼是青楼,也是酒馆和客栈。

“燕来楼啊。”玄世璟放下手中的毛笔抚额:“一成不变的经营方法,生意往后会越来越难做的。”

秦冰月点头,在燕来楼生活了这么多年,点滴变化丝毫不妥都逃不过秦冰月的眼睛,虽然燕来楼时常有充入里面的官伎,但是这年头,大多贵人家中都豢养了伎人,生意也是越来越不好做了。

“对了,钱堆知道本侯打算在东山县大动土木的事儿,不知道他跟秦玉心说过没有,赶明儿个你去燕来楼,找秦玉心聊聊这事儿,燕来楼,在长安城也待不了几年了。”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ihcnsd.dzhhyy.com

ywe17.dzhhyy.com  ts1.dzhhyy.com  x60.dzhhyy.com  d5wf.dzhhyy.com  xhn.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