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刑期不长,正好三年,梁一飞释放后没两个月,他跟着刑满释放。

按照他自己的话来讲,才出来的时候倒是想过洗心革面,老老实实回家种地过日子,反正现在经济形势越来越好,种地也好,或者做点什么小本买卖,糊口是不成问题的,小偷小摸发不了家致不了富,风险还大,用牢里那个经济犯的话讲,就是‘风险高、低回报’。

于是爬火车回了皖南老家。

哪知道倒霉,正好赶上今年发大水,连绵暴雨,家里连田带房子都给淹了。

地方政府有救助,可田淹了,这一年到头也无事可做,老家好多人就出去讨饭,也算是当地的一门‘生计’,就跟外出打工是一个性质,没什么丢人的,他以前在滨海市呆过,又来了滨海。

前段时间,在报纸上看到了梁一飞的消息,于是想来投奔。

听完之后,梁一飞不置可否。

两辈子坐牢,学了很多东西,也认识了不少人,监狱里这些家伙,有一些是情有可原,但大多数,还是罪有应得。

就比如说这个吴三手,盗窃成性,别看他一副讨饭的打扮,回滨海这么久,梁一飞就不相信,他没再溜门撬锁。

“哥,你现在混的是真好!乖乖,这么大一块地方,那么多人,都归你管啊!”吴三手东看看西摸摸,嬉皮笑脸说:“看在一起坐大牢的份上,哥你就带我混混呗,我保证以后你说什么,我听什么!”

说着话,老牛推门进来,手里拿了个饭盒。

“喏,不是没吃饭嘛,先吃。”梁一飞打开柜子,从下面摸了一批燕京啤酒出来,一歪头用牙咬开了,放吴三手面前,说:“边吃边喝。”

“哎呦哥,你对我真是没的说!难怪你走之后,大伙都在背后讲你好话!谢谢哥!”

梁一飞坐回去,掏了支烟点燃,说:“赶紧吃吧。”

这吴三手看起来真的饿的惨了,一大饭盒压得满满当当的饭菜,就着啤酒,狼吞虎咽,转眼饭盒就见了底,啤酒也一干二净。

摸着微微涨圆的肚皮,打着饱嗝,说:“哥……嗝……哥,我吃饱了,接下来我干点啥?有什么吩咐的?要不,我给你当保镖?你知道,我打架虽说不行,可眼力好,人机灵。”

梁一飞笑了笑,没说话,而是拿出钱包,数了五百块钱,摊在桌上,推到他面前。

吴三手一愣,脸上的笑容凝固住了,一脸的疑惑。

梁一飞下淡淡的说:“三手啊,说起来,咱两在牢里,虽说不铁,可关系也不僵,你出来,哥哥没什么能帮你的,请你吃顿热乎饭,这五百块钱你拿走,算是我一份心意。”

吴三手没想到梁一飞刚才还又请吃饭又给酒喝,转眼就要赶他走人,顿时急了:“哥,你这什么意思啊?”

“没什么意思。”梁一飞说:“三手,以后呢,想哥了,你随时来玩,反正门卫你也认识了,记得走正门。”

“哥!”吴三手凑过来,拉了张椅子坐在梁一飞身边,苦着脸说:“我知道你是嫌弃我手不干净,可是这次,我没真偷你东西,你放心,以后你说什么我都听,绝对不给你惹事,那还不行嘛!”

梁一飞叹了口气,拍拍他肩膀,说:“三手啊,我也跟你讲实话,我就是个小企业,牢里得兄弟那么多,要是每一个出来,我都安排,那我怎么办?不光是对你,牢里得兄弟出来,能来我这,是给我面子,我呢,能力有限,也只能帮一顿饭,五百块钱。”

吴三手还在继续哀求说:“哥,我真的是想洗心革面,现在经济情势这么好,您要是愿意带带我,随便提携提携,那比小偷小摸好一万倍啊!您就给我个机会,成不成?”

梁一飞笑而不语,随手从桌上拿了本书看起来。

吴三手看出来是没指望了,叹了口气,起身拿起梁一飞给的五百块钱,在手里拍了拍,幽幽的说:“哥,你说对牢里所有人都一样,我就不信,要是诚哥来了,你也五百块钱,一顿饭,打发他走?”

提到‘诚哥’“这两个字,梁一飞心里微微一跳,眼皮一翻,淡淡反问:“你能和阿诚比?”

“比不了,咱们整个仓,除了贺老虎,谁能和诚哥比啊。”吴三手说。

“阿诚出来了吗?”梁一飞问。

“不知道,应该没吧,我出来的时候,诚哥还有小两年刑期呢。再说了,他就算出来,也第一个找你,哪会找我这样的小角色。”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igwm.dzhhyy.com

jgl.dzhhyy.com  bx3y.dzhhyy.com  m77e.dzhhyy.com  p6xe.dzhhyy.com  vgx.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