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条,让他喜欢上本来的你。第二条,放弃他,另寻良人。但是鉴于你现在的状况,恐怕一时还做不到第二条,那就努力做第一条吧。”

蒋青青想了一会儿,点头道:“欢颜,你说得对,我若是为了他改变了性子,那就不是我了。可是第一条,他都已经跟我说清楚了,也在刻意躲着我,我怎么去努力啊?”

“自然是有机会的。我这两天正在想着,在这京城里开一间顾宣记的分铺,正好可以让傅文清收留的那些孩子在我这里打打杂,这样他们也可以赚一些工钱,给傅文清减轻一些负担。”

“欢颜,你太好了。”蒋青青欢喜着上前去抱住欢颜。

欢颜的确是因为听了蒋青青说那傅文清在收留乞儿,才生出了这么个想法。尽管欢颜因为傅文清让蒋青青伤心,而对他颇有些看法,但是她也不得不承认,这傅文清的确是个心善之人。

“既然你与我二人都认识,这件事自然得由你来牵头,少不得一来二去的商量,这样的话,你们两个见面的机会不就多了?而且……我知道有一个人或许能帮帮你。”

蒋青青纳闷,欢颜也是刚回京不久,也没见她跟旁人来往,她说的人是谁啊?

“欢颜,你来得正好,我刚在厨房试着做了几样点心,等会儿你尝尝。”定安王妃从外面走进来,说了这么一句之后,才注意到欢颜的身边还站着旁人,“这位看着有几分面熟,不知是……?”

“青青见过王妃。”

欢颜这才对定安王妃道:“这位是蒋青青蒋小姐,是我跟谢安澜在衡华苑里的同窗。”

定安王妃恍然大悟,“哦,我想起来了,最近我好像是听说过你。”

蒋青青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估计不是什么好事。”自己刚回京城不久,哪有旁的事值得别人津津乐道的?左右还不是那件自己在避暑山庄发疯落水的事情。

“来,快坐吧。这还是欢颜第一次带朋友上门来。”这话说得,倒好像是欢颜亲生母亲似的。

“伯母,其实我带着青青过来,是有一件事要向伯母请教。”欢颜习惯了唤谢安澜的母亲为伯母,曾经改口唤过她王妃,定安王妃却是不喜,坚持要她唤自己伯母,所以欢颜也便这么一直叫下去了,没有再改口。

定安王妃十分感兴趣地问道:“哦,你们要请教我什么事?”

“是这样的,青青她最近喜欢上了一个男子……”

欢颜这才将蒋青青和傅文清的事情跟定安王妃说了。

定安王妃听过之后便明白了,笑着道:“你们是知道当初是我死命追的安澜的父亲,所以才想着来找我请教的吧?”

蒋青青一脸的羞涩,“还请王妃指点。”

“真的这么喜欢傅家那小子?”

蒋青青点了点头。

“非他不可?”

蒋青青又是点头,坚定地道:“非他不可。”

安定王妃笑着道:“行,既然你觉得自己非他不可,那我就帮帮你。你眼光不错,那傅家的小子的确是不错,人品、相貌、才学,在这京城众多年轻公子里,也是非常出挑的。”

这傅家的公子,她是知道的,无论哪方面都没得挑,以他这样的条件,媒人自是喜欢的。只是近几年,京城里的媒人都到他家去过了,可是至今他还未能定下亲事。旁人都说这傅公子的眼界太高了,就没他能看得上的姑娘。

这么一看,蒋青青的情形跟当初的自己还真的挺像的。当初王爷他也是久未定亲,别人都说他眼界高,谁也看不上,那些小姐们都被他给冷怕了,根本不敢上前,也只有自己死命扒着他不肯放手。

“蒋小姐,既然你有了非他不嫁的决心。首先你就不能怕丢人。”说到这里,定安王妃笑了笑。“当初我为了谢安澜的父亲,可没少被人笑话,整个京城的人都在私底下议论我。不过……”

定安王妃突然收敛了脸上的笑容,“不过那是因为我知道他心里是有我的,只是他自己还没意识到,所以我不怕。但如果他心里没我,我是万不会那样做的。无论是谁,都不要为了一个不可能的人,把自己的脸面放下,因为你注定是无法再拾起来了。而我知道日后我一定能拾得起来,所以我才无所畏惧。”

“可我不知道他心里有没有我,我觉得……就眼下来说,是没有的。”

定安王妃安慰道:“这倒无妨。你与那傅文清毕竟初初相识,尚来不及有感情也在情理之中。所以,你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让他对你生出感情。”王爷也不是一开始心里就有自己的。


6fp.dzhhyy.com  1mtd.dzhhyy.com  82f5h.dzhhyy.com  ts4.dzhhyy.com  jp1p8.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igafmp.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