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好奇看过去,只见那小书童结结巴巴说道:“小、小公主上课打瞌睡,大、大人说好几次了,说了小公主第二天照样犯……”

“大、大人说,说、若是这样,不如不听课、还、还启什么蒙?……”

他家老爷叫他原话转告皇上,小书童心有戚戚,说完后害怕得跪在地上不起来,浑身发软。

皇上可太吓人了,他竟然胆大包天来跑皇上告小公主的状,太可怕了,听说皇上很宠着小公主,皇上脾气又不好,万一生气了将他丢出去事小,一剑把他咔嚓了小命休矣!

书童想起自己还没娶妻生子,也没好好孝敬爹娘,更没报答老爷的救命之恩,一时悲从中来,倒是和御书房外几只抱团痛哭的团子们心情差不多了。

小渔子公公见皇上冷冷扯起嘴角,捂住了眼睛,周大人竟然敢派人来告小公主的状,他佩服死了这对主仆了!

谁不知道皇上将小公主捧在手里,不舍得打不舍得骂,还每天给扎辫子,谁家老父亲做得像他们陛下这样的?

小渔子公公为这对主仆默哀了一息,但愿皇上仁慈,给他们点好的死法。

男人问:“现在还在睡?”

书童点点头,一脸想哭的表情:“大人说若是您有兴趣可以去看看,小公主睡得正香呢。”

小渔子公公:“……”

推开门,见几个孩子蹲在御书房门口,表情可怜兮兮的,一脸哭过了的样子,眼睛红红的,小渔子公公诧异:“这不是公主的伴读吗?怎么都在这儿?不上课吗?”

团子们抬起头,高大明黄色的男人正站在他们面前,他边上的太监问道。

成笠反应快些,带着小伙伴们恭恭敬敬行了礼,团子们看到皇上有些害怕,腿肚子都在打颤,磕磕巴巴行了礼,成笠说道:“回皇上,我们方才过来是想跟您说,小公主太小了还在长身体,所以喜欢睡觉,请、请不要罚她。”

团子们知道周老师的书童已经打好了报告,说别的都没用了,只得求求情,好叫皇上不罚小公主。

危玦难得正眼看了几个小孩儿,微微颔首,跟着长腿一迈往上书房而去。

团子们互相看了一眼,不敢相信睁大了眼睛,“皇、皇上刚才冲我们点头了?”

姜草说没错,“是好像点头了,皇上看起来并不生气?”

曹连:“小公主总是说皇上很好很好,是世界上最好的人,所以这话是真的?”

呸呸小公主给皇上拍的马屁真不真不知道,重点是皇上看起来不像是去兴师问罪的样子。

团子们欢呼一声,小公主有救了,互相击了个掌,赶紧跑上去,屁颠屁颠跟在皇上后头回上书房。

进了书房,周邑拿着本书老神在在地看着,似乎对团子们的逃课丝毫不受影响,他前面的小课桌,团子正趴在桌上睡,只露出一颗毛茸茸的小脑袋。

见皇上进来,他放下书本,行了礼。

“小公主见天睡觉,微臣这课业上不下去,不如皇上另择贤能?”

众所周知,周大学士是个古板得不得了的人,一心喜爱读书,最见不得人不尊重知识,散漫求学,他是块硬骨头,有这样的话并不让人意外。

危玦想起这些日子团子守在他身边,走到哪儿跟到哪儿,上朝也没放过,他上朝得早,天不亮就得起床,等下了朝团子用完早膳就得上课了,小孩子觉多会发困并不意外。

他眉头微蹙,身上气息更冷了,觉得自己太粗心了,先前怎么就没想到这个?

团子们抖了抖身子,吓了一跳,皇上怎么看起来好吓人的样子,是不是看见小公主生气了?

对之前觉得公主有救了的想法,此时又有些不确定了。

就在此时,趴着睡觉的团子鼻头耸动了下,缓缓睁开眼睛,抬头看见自己爹爹就站在面前,瞬间醒了。


u7ybs.dzhhyy.com  4b5.dzhhyy.com  ptvwq.dzhhyy.com  hg7u.dzhhyy.com  guxq2.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ig8.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