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修辰得知这消息的时候,栾静宜已经被带去了刑部。

他一听到消息,便要立刻赶去刑部,但走到中途,却转道去了定安王府。

“劳烦通禀一声,在下是冉修辰,有事要见奕世子和世子妃。”

冉修辰话刚一说完,就见一人从定安王府内走了出来,定睛一看,正是谢安澜本人。

谢安澜看到冉修辰,脚下的步子未停,径直开口对他道:“我现在要去刑部,你跟一起来吧。”

谢安澜刚从皇宫里出来,这才要赶去刑部,冉修辰就来了。

两个人策马一前一后的赶到了刑部。

定安王府的奕世子有谁敢拦着?谢安澜带着冉修辰顺利地进到了刑部,见到了已经被关进牢狱之中的栾静宜。

“你怎么样?”冉修辰一见到栾静宜就这般问道。

栾静宜站在那肮脏的监牢之中,神色倒没什么变化,还是跟平常一样。

一开始的时候的确有些无措,不过眼下她已经冷静下来了,总归自己不用去死,活着总是有希望的嘛。

狱卒将牢房的门打开之后,便是识趣地离开了。谢安澜跟在冉修辰的身后走了进去。

“我已经进宫见过皇上了,你不用太过担心,这件事不会有大碍,再不济,也可以让你假死,偷偷回北於去。”

栾静宜点了点头。

“今天那程翌的母亲来时,究竟是何情景,你先与我细细说一遍。”

“说起这个程翌的母亲,我觉得她有些奇怪。”栾静宜方才一个人的时候已经仔细想过了,“我觉得这件事未必是冲着我来的。”

今天还有第三更。

第410章 罪罚

谢安澜闻言亦是点头道:“我和欢颜还有皇上,都觉得这件事可能是另有指向。你说那程翌的母亲有些奇怪,如何奇怪?”

“她指证我不是程翌的时候,说的那些话……还有她说那些话时的语气……都有些生硬,有些像是……孩童在背诵诗文的味道。”

冉修辰闻言皱眉道:“也许,这些话是别人教她说的。”

“对,就是这种感觉。还有,后来她突然一把抓住我,上下打量了一下我,就十分肯定地说我是女子。她又没有给我把脉,也不是什么医术高超的大夫,怎么可能抓了一下我的手就知道我是女子,这也太奇怪了。”

听得栾静宜这样说,谢安澜心中就更加肯定了,这件事定是有人在背后指使,至于这个指使的人是谁,就要看他在这件事里针对的人究竟是谁了。

栾静宜出事之后,一旦查问,势必也要将自己和整个定安王府牵扯进来,如果针对的不是栾静宜,那针对的就是自己和整个定安王府,那又是谁对自己和定安王府抱着这么大的敌意呢?

谢安澜首先想到的就是已经逃离京城,不知道藏到哪里去了的五皇子。

这件事一旦捅出来,对五皇子来说简直是一箭三雕。静宜犯欺君之罪,要被处死。自己帮忙静宜疏通关系,让她顶替了程翌的名字,这亦是欺君之罪,也是逃不调。而焕廷肯定不会看着自己出事,若是因此而徇私,就正中了五皇子的计谋,间接地帮他证实了当初他指证自己和焕廷联手的话。只怕到时候就会有人怀疑,焕廷究竟是不是和自己联手软禁、并且杀害了先皇。

那焕廷这个皇帝就要被人所疑心,而他则有了可以反叛的理由。

“我方才已经问过刑部尚书了,你这个案子明天会开审。静宜,我必须要跟你说,我和定安王府都不能卷进这件事里,我会把自己和定安王府择干净。”

栾静宜闻言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好,我明白。到时候我不会提一句跟你或者有关定安王府的话。”

“为免你误会,我必须要跟你说清楚,若这件事背后的人真的是五皇子,那他针对的就不仅仅是我或者是定安王府,而是皇上。当初他散布出来的谣言你想必也是听说了,他此举就是为了拖皇上一起下水,我不能不防。”尽管也许自己的猜测是错的,背后的人并不是五皇子,但自己不能冒这个险。


2l75r.dzhhyy.com  0ejk.dzhhyy.com  af3.dzhhyy.com  vysiu.dzhhyy.com  sg5g.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idlpsa.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