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你什么了?”

乔西这顺势一问,却让祁正愣了半天。他一直觉得夏藤欠他的,她让他高兴,也让他恨得想掐死她,他反复无常,患得患失,给她低头认错,能豁出去的都豁出去了,他看不见她的任何回应。

可是现在让他说个一二三出来,他发现,她其实没做错什么。

如果这样,他就找不到欺负她的理由了。

祁正不想承认这个事实,紧紧盯着门口,说:“她就是欠我的,你知道这个就行了。”

门外,东扯西扯了一会儿,夏藤跟叶博安说:“进去吧。”

两人进去,里面的几个都喝得有点儿多,面红耳赤说话含糊,俩学长就差坐一块抱头痛哭了,满桌酒瓶东倒西歪,只有祁正看着还算正常。

又不是什么生死局,怎么就喝成这样。

夏藤过去扶乔西进屋休息,她趴她肩头,手舞足蹈的,“你这同学很能喝啊。”

这同学是谁,她不用猜。

祁正说是她什么她都不惊讶。

夏藤瞥她一眼,“你被他灌了。”

乔西不服,“他为了套你的消息,也被我灌了好多呢。”

“那他怎么没倒?”

乔西智商已经为负,拐不过弯,手一挥,“反正他也喝了好多。”

夏藤把她推床上,让她把鞋蹬了,然后给她铺上被子,“睡觉吧你。”

她转身要走,乔西不知抽什么风,突然从被子里探出身来,一把拽住她,“你等会回来睡吧?”

夏藤莫名其妙,“不回来睡我睡哪儿?”

“那就好,别被拐跑了。”乔西眼睛一翻,又跌回去,“明天咱们就走了,早上你记得叫我。”

夏藤回到院子,席散了,留一桌狼藉。

叶博安还算清醒,站桌子旁帮忙收拾,祁正没好气地道:“你进去睡觉行不行?”

他跟谁说话都一副大爷样儿。

夏藤过去,要把叶博安手里的垃圾袋拿过来,他不肯,似在坚持什么。

夏藤叹了声气,随他了,端着一摞空盘进厨房。

全部放进水池里,一转身,祁正站在她身后,眼底的凉意昭示着他现在心情并不怎么爽。

他张嘴就是一句:“让你师哥滚。”

夏藤担心被听到,往外看一眼,然后瞪他,“你说话还这个毛病么?”

“这个毛病是哪个毛病?你知道我什么毛病?不是就半个学期么,我哪配得上让你有印象。”

又开始了。

夏藤往案板上一靠,“你别跟我抬杠。”


px9t.dzhhyy.com  l0wf.dzhhyy.com  pqkx.dzhhyy.com  h0g.dzhhyy.com  v8ng.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idbug.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