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尘等人掠进山谷之中,数个呼吸便是出现在了山谷深处,在那山谷深处的一座高耸石台上,有着众多的身影,而最中央的,便是修罗王以及其他的诸王。

不过此时山谷内的气氛,仿佛都是有些紧绷,诸王的面色,也是有点阴沉。

牧尘与九幽他们对视一眼,然后迅速落下,对着修罗王抱了抱拳。

“你们可算是到了。”修罗王看向牧尘他们,原本有些紧绷的面庞稍微的缓了缓。

“修罗王,出什么事情了?”裂山王看向在诸王之中声望最强的修罗王,皱眉问道。

修罗王面色阴沉,他袖袍一挥,一道铜镜从其袖间飞出,而后射出光芒照耀在半空,顿时半空中形成了一道光芒镜面,而此时,在那镜面之中,却是有着狂暴的灵力冲天而起,浩瀚的光影铺天盖地的掠过。

那似乎是两方对峙的庞大人马,其中一方,皆是身着犹如寒冰所铸的铠甲,寒意弥漫天地,令得温度都是在骤降,而在那批人马之中,飞舞着犹如雪花般的旗帜。

“是冰河王!”

裂山王他们一见到那雪花标志,神色便是一凝,因为那是他们大罗天域诸王之中,冰河殿的旗帜,那也就是说,眼前这支大军,便是冰河王麾下了。

“拦截冰河王的是……”牧尘目光则是死死的盯着那镜面之中的另外一处,那里黑云涌动,弥漫着森寒之气,而那犹如骷髅般的旗帜,赫然便是幽冥宫!

“是幽冥宫!”灵剑王他们面色微变,冰河王竟然被幽冥宫的人马阻截了。

牧尘盯着那幽冥宫的人马,只见得那里黑云涌动,一道人影缓步走出,那道人影身披黑袍,浑身弥漫着阴寒之气。

他微微抬头,露出一对狭长而阴冷的双目,他盯着冰河殿的大军,嘴角似是掀起了一抹讥讽的笑容,而后他单手竖起。

在其后方,滔滔黑云内,顿时有着恐怖战意犹如黑雾一般的席卷而起,那等战意直接是凝聚成了一道约莫数千丈庞大的黑色骷髅头,在那骷髅头上,布满着密密麻麻的战纹。

那骷髅头猛的张嘴,竟是发出了犹如鬼啸般的声音,只见得那黑色音波直接是疯狂的横扫开来,那音波过处,大地崩裂,周围的山峰,竟是连山头都被瞬间削平了下去……

而在冰河殿的大军中,数名有着战意天赋的统领也是急忙出手,统率战意,形成战意匹练横扫而出。

不过这两者之间的差距显然是太过的巨大,黑色音波过处,那些弥漫着寒意的战意匹练直接是蹦碎开来,化为漫天寒气。

冰河殿那数位统领如遭重击,一口鲜血喷出,后方那冰河殿的大军内,也是有着不少战士口喷鲜血,显然是受到了波及。

而面对着受创的冰河殿,那黑袍男子出手依旧不留情,凶狠的攻势再度席卷而来,直接是逼得冰河殿节节败退,不断的有着战士被战意冲击震碎心脉,从天空坠落而下。

短短不过数分钟的对碰,冰河殿损失惨重,那支冰河大军,更是溃不成军。

之后的画面便是近乎一面倒,而待得冰河大军无力支撑时,一道光影猛的自大军中暴射而出,直奔那黑袍男子而去,那倾尽全力的攻势,竟是连天空都是被震裂而开。

如此恐怖攻势,自然便是隐忍许久的冰河王所发动!

不过,他的攻势却并未取到意料中的效果,当他冲出的瞬间,只见得幽冥宫那庞大的人马中,竟是冲出了四道黑影,四人齐齐出手,磅礴灵力震碎虚空,直接是与冰河王硬憾在一起。

那四人的实力,并不比冰河王弱,如今更是四人联手,几乎是一触之下,冰河王便是吐血倒飞,身躯之上竟是被震出了一道道血痕。

四道黑影出现在重创的冰河王身后,探手一抓,便是将不知死活的冰河王抓在手下。

冰河殿大军见到冰河王被擒,顿时士气尽失,再不复战意,纷纷溃逃,而那黑袍男子见状,嘴角则是掀起残忍的笑容,他手掌挥下,森然之声,响彻天际。

“杀了,一个不留!”

在其身后,大军犹如蝗虫般的呼啸而出,接下来的一幕,便是近乎一面倒的屠杀,成千上万冰河殿的战士,被屠戮殆尽,唯有着少数之人侥幸逃脱。

一番杀戮,这片大地都是被鲜血染红,那黑袍男子凌空而立,在他的身旁,冰河殿那数名统领昏迷悬浮,他狞笑着伸出手指,闪电般的触在了他们眉心间,顿时后者等人身体痛苦的扭曲起来,面庞越来越惨白,仿佛生机是在被抽离身体一般。

短短数息的时间,那数名统领便是身体僵硬下来,黑袍男子将他们随意的丢弃,然后抬起头,那视线仿佛正是望向了镜面所在的地方,阴森之声,响彻开来:“三日之后,我幽冥宫会在骨骸山脉召开群雄会,到时候请大罗天域务必到来,否则我就在那诸多势力之前,将这冰河王一刀两断……”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ichoze.dzhhyy.com

b50dv.dzhhyy.com  8k24.dzhhyy.com  409vb.dzhhyy.com  iaj.dzhhyy.com  80s.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